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清风和畅——梁洪涛扇画展
上海中国画院美术馆      2021年1月1日—2021年1月31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清风和畅画扇面


我今已过八十岁,常年画画,念旧之心日增,想弄个回顾展览之类的事做做,转念一想,又不妥,这不是自己考虑的问题。想当年,吴昌硕大弟子,我画院画师王个簃八十岁时,自篆过一方名印章“百岁进军”。仍积极奋斗,勇往直前。我辈不能等闲虚度,专往后看,不思进步。在紧张的情绪中画大画,已不可能,选个新课题做做,画些小画来冲击,放松一下还是可以的。于是想到了画扇面画。我花了一段时间,对扇面画的历史和现状作了一番梳理,并开始集中创作扇面画。


从传统中国画的角度看:扇面和立轴、横披、斗方、册页一样,都是一种绘画形制,且形状特殊,它的画面不同于方形、长方形、圆形,而是上宽下窄,呈半圆状,画面较小,却能容纳中国画中的各种题材,如山水、人物、花鸟;能充分展示各种技法,如工笔、写意、没骨等。历代书画家大多喜欢在扇面上挥毫题诗作画,在咫尺天地里开拓传情写意的独特意境。明清书画家,如唐伯虎、郑板桥、任伯年等人所画的扇面作品,已成为传世之宝。近人张大千、齐白石、黄宾虹创作的扇面画也非常珍贵。扇子自从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以后,它的作用不断地扩大,从开始纳凉、驱赶蚊蝇,到审美雅玩,已成为一种扇文化。


扇面画的内容广泛,包容性很大,画些什么因人而异,一般是中国画家的专擅。我多画地域风景人物图,如江南田园风光;云南南国竹楼人家;四川藏区牧场家园;新疆沙漠绿洲各种不同的人物性情和人生。动物画里的牛,仍是我扇面画中的关键词。这和我以往绘画中的清新意境、饱满形象、淋漓笔墨风格相关联,有别于他人。


折扇画的材料,宜选购朵云轩监制的各类纸质折扇面,好处是比较规范,易于挥洒,便于日后装扇骨、赏玩和收藏。


折扇面有折纹,画时须用画夹摊平,其折纹不影响审美,反倒有一种自然美。折扇面的幅面虽小,但不可低估它的艺术价值。一般国画的创作规范,如立意、笔墨和构图等技巧,都很讲究,作时要从大处落笔,下笔要肯定,且不能涂改,要成竹在胸,一气呵成。我作过瓷器画,作扇面画初期如初次窑中烧瓷器,成功率很低,常失败,磨炼久了,熟能生巧,会不断增加成功率,画扇面画也一样,不能一蹴而就,须千锤百炼。


我每作一张扇面,都有草稿、腹稿,几易其稿,才能得一较满意的扇面画。所谓废画三千,有点夸大其词,但我作扇面画三年,废掉折扇面三百也不算多,剩下八十张扇面画尚能看看。

 梁洪涛

2020年12月于梁牛堂

作者介绍
展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