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吴玉梅(1940-2011)上海人。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
艺术历程


1960年进上海中国画院为画院学员,拜唐云先生为师。
1964年结束学员生活,转为专业创作人员。
  处女作《田头娘子军》发表。
  作品《女社员》入选“第五届全国美展”。
1978年作品《秋趣》选入《上海中国画选集》。
        作品《麦壮花香承雨露》选入《花鸟画选集》。
1979年作品《飞雪迎春到》选入《中国女画家作品选》。
1981年作品《牡丹》、《葡萄》、《茶花》选入中学美术教科书。
        作品《芭蕉小鸟》发表于北京《中国书画》。
1983年作品《幽谷飘香》在日本大阪展出。
1984年作品《李贺诗意》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
1985年 作品《秋趣》在日本展出并获优秀奖。
  《愿大地处处和平》入选“国际和平年画展。”
1987年“吴玉梅作品展”在松江醉白池展出。
1988年作品《亭亭一树月明中》发表于《中国书画报》。
1989年《怎样画玉兰》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
1990年《国画入门》之《芙蓉》、《牡丹》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怎样画玉兰》由香港明天出版社出版。
1993年《吴玉梅画集》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版。
1994年作品《衣被天下暖人心》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
1995年《画牡丹》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版。
1996年 大型布置画《花开富贵》在天安门城楼展出,并被收藏。
  作品十幅入选《上海中国画选续集》。
1997年为文化部新大楼做大型布置画《荷塘月色》。
1999年作品《豌豆》入选“时代风采——庆祝上海解放50周年美展”。
  作品《梨花小鸟》为上海图书馆收藏。
2000年赴陕北、浙东写生,创作山水画《农家乐》、《水龙吟》,并在年展中展出。
  赴欧洲法、德、意、瑞士等国旅游考察。
2001年赴云南、贵州写生,创作山水画《雪山之晨》、《香格里拉》,在年展中展出并发表。
2002年赴四川、江西、湖南、福建等地写生,创作《云中牧歌》、《红土青松》,并在年展中展出。
2003年作品《四季常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绿色家园》在全国画院双年展及上海中国画院年展中展出。
2004年创作抗非典作品《洁如白云 坚若青松》,并有作品捐献红十字会。
2005年 被聘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随画院创作组去山西太行山、吕梁、河口平型关等地采风,为犯法西斯纪念展收集创作素材。创作了《高粱映红天》参展。
        随画院创作组赴浙江安吉浦江源头写生。
2006年 随画院创作组到贵州赤水及少数民族地区采风写生;又随上海市文史研究馆赴云南西双版纳访问。
       作品《南国佳果》、《荷塘情趣》代表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去内蒙古参加“全国文史馆草原情书画展”开幕式。
2007年赴河南太行山红旗渠采风。
       由上海市文史研究馆组织去西安、汉中等地与陕西省文史馆交流考察,并举行书画联展。
       赴武汉参加“‘中部情’六省一市文史馆书画名家艺术展”开幕式并到襄阳、湖北神农架、三峡大坝等地参观采风。
2008年作品《江南好》入选全国文史研究馆迎奥运书画展,并入选《古韵新风》。
多次参加为四川汶川抗震救灾作画捐赠。
  在松江美术馆举办“吴玉梅中国画作品展”,并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吴玉梅画集》、《江南一枝梅——吴玉梅传略》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
2010年 在恒源祥香山美术馆举办“吴玉梅从艺五十年回顾展”。
2011年12月4日,因病去世,享年71岁。

评论文章
一点体会 — 吴玉梅
“没有人可以为我过我的生活,没有人会想我所想或梦我所梦”。每个艺术家都在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生活,用自己的语言表达自身的感受,我用我的画笔抒发我的情感。我选择的题材,我采用的表现形式,我的风格,取决于我的人生和经历。我爱泥土,因为它可以长出各种绿色的植物,我爱阳光雨露,因为有了它们,万物才能得以生长,我爱花草动物,因为有了它们我们的生活才有乐趣而多姿多彩。生活中如果没有美和愉悦,那还有什么质量和价值可言。特别是在现代工业文明时代的城市人,居住在水泥森林般的高楼中,冷、暖、空气都是人工制造的,人和大自然隔离开了,马路上人如潮涌、车如流水,工作的压力,精神的负担,快节奏的生活,够累的了。为此,我们应该让人们在工作之余轻松一下,愉悦一些,有朋友说:“你的画总是莺歌燕舞,欣欣向荣。现在好多画家都在变法,画面黑黑的,人物笨笨的,眼睛呆呆的,嘴唇厚厚的,这似乎是一种时尚,你也可以画一些鸟木木的,树枯枯的,画面满满的。”我说如果大家画的都一个路子,那岂不是新的老套,新的雷同。有人认为生活并不如绘画的那么美。是的,生活中有不如人意的地方,所以我更不希望画得太沉重。“杨柳散和风,青山淡吾虑”。“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人都希望有个好环境,让自己的心宁静些,在宁静之中才能使自己的心灵跟宇宙交流,才能吸纳养分,恢复生气,现在人们都在呼唤回归自然。中外古今人情相通,唐诗宋词千百年来一直引起后人的共鸣。

记得文革结束,对外开放后,常有外宾到画院来参观访问,当时一位欧洲外宾(忘了是德国还是法国)。他对中国传统文化颇有研究,看了我几幅描写田园风味的作品后,高兴地对我说,“陶渊明欢喜你,苏东坡也欢喜你。”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他不但会说一点中国话,而且还搬出二位古代的中国诗人,他知道陶渊明追求自由,回归自然。他理解我的作品,一个外国人的审美情趣,也与我们能够沟通,艺术无国界。

另有一次是一位德国外宾,他爱好中国的书画艺术,看到我作画便说:“你们中国书画就是抽象画,你们不需照着对象写生,你们的画都在心里,想画什么就画出来了,很美。”他也非常欢喜篆刻艺术,他从桌上拿起我的印章要我打在他穿着的T恤衫上,我告诉他印泥是容易洗掉的,打在衣服上无法保存,于是他就要我打在宣纸上送给他。又说:“你们有几千年的优良传统,我在博物馆看到许多精彩的艺术品。但你们有些搞中国画的也到西方去学习,没有必要。你们的老祖宗留下那么多好东西干吗不学?”这话是否有理不管,起码这个外国人很尊重我们的传统艺术,对我们的老祖宗那么佩服,而我们作为这些老祖宗的子孙们对自己的祖先及文化了解多少,又是否理解呢?值得深思。

还有,前几年一位美国老人,在中国住过一段时间,搞油画修复,是哪个画廊聘来的,人们叫他“鲍”。他说自己喜欢旅游,对植物有研究。一次他在上海图书馆的展厅里看到我的一幅《小豌豆》,他说非常喜欢,看得很仔细,看到我画的飘逸的豌豆须蔓,也用手比划着,说豆花很美,并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这幅画你要自己留着,可别卖给人家。”我告诉他,展览的作品我一般是不会卖掉的。

我感到,我的一些得到别人赞许和入选全国美展的几张作品基本上都是从生活中得到感受,倾注了自己的真情实感而创作出来的。花鸟画不像人物画那样直接反映社会生活,因此我不能说我有什么能耐或有伟大的使命感。但我会尽自己的力量多创作一起人民所喜闻乐见的作品,为精神文明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二〇〇三年八月
作品欣赏
  • 幽谷泉声
    作品:幽谷泉声 作者:吴玉梅 年代:1984年 尺寸(cm):68×68
  • 女社员
    作品:女社员 作者:吴玉梅 年代:1964年 尺寸(cm):180×96
  • 麦壮花香
    作品:麦壮花香 作者:吴玉梅 年代:1977年 尺寸(cm):135×68
  • 高粱映红天
    作品:高粱映红天 作者:吴玉梅 年代:2005年 尺寸(cm):244×122
  • 蚕豆小鸡
    作品:蚕豆小鸡 作者:吴玉梅 年代:2001年 尺寸(cm):6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