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张桂铭(1939-2014)浙江绍兴人。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曾为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师、艺术委员会委员、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文联委员。获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
艺术历程


1939年  
  出生于浙江绍兴
1953年  
  求学于浙江绍兴第一初级中学。1956年在《少年文艺》杂志上首次发表作品:漫画《莫名其妙》。
1956年 
  求学于浙江绍兴第二中学(现名稽山中学),在此期间曾在《解放日报》等报刊上发表木刻作品多幅。
1959年 
  求学于浙江美术学院(现名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1964年 
  入上海中国画院从事专业创作。
1972年 
  作品《春燕展翅》参加“全国中国画连环画展”。
1979年 
  作品《亲人》刊入《上海中国画选集》。
1982年 
  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
1984年 
  作品《画家齐白石》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获铜奖,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访问联邦德国。任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作品《寒林独步》等四幅参加上海首届“海平线画展”。
1986年 
  作品《八大山人造像》参加北京中国画研究院主办的“当代中国画展”。
1987年 
  作品《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等四幅参加香港“上海绘画——蜕变中的中国艺术”展览。
1988年 
  作品《荷枝小鸟》等二副参加武汉“国际水墨画邀请展”。被评为一级美术师。
1989年 
  作品《四季的印象》参加第七届全国美展。《张桂铭画集》出版。
1990年  
  作品《雀鸣》等十二幅刊入《现代花鸟画库》。访问日本。作品《夏塘》等七幅石板画有限印刷在日本出版。
1991年  
  “美与创新——张桂铭近作展”在香港举行。画集《张桂铭》在日本出版。
1992年 
  作品《果实》等九幅参加在德国举行的“北京.上海——来自中国的现代艺术”展览,同时访问德国。
1993年 
  “张桂铭艺术欣赏”展览在新加坡举行。当选为上海市文联委员。作品《夏日斑斓》参加深圳“第二届国际水墨画邀请展”。
1994年 
  作品《天地悠悠》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作品《山果》等四幅参加在台中举行的“现代中国水墨画大展”。
1995年 
  作品《葫芦》等九幅参加“海上十五家画展”。
1996年 
  作品《睡莲》等三十幅参加“上海华萃艺术中心三人展”。当代著名中国画家专列?上海——《张桂铭画集》出版。
1997 年  
  调入刘海粟美术馆任执行馆长。作品《金秋》参加“中国艺术大展——中国画展”。 任中国艺术大展艺委会副主任。作品《画家齐白石》、《夏日斑斓》刊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赴法国、西班牙参观、访问。
1998年   
  作品《荷塘》等四幅参加“上海美术双年展”。“荷塘”为上海美术馆收藏。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1999年 
  作品《荷满塘》参加第九届全国美展获优秀奖。当选全国美协理事、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作品《荷系列》四幅参加成都“世纪之门‘99中国艺术邀请展”。作品《彩荷》刊入《20世纪中国美术馆藏作品集》。
2000年 
  作品《蓝色的朝霞》等二幅参加“新中国画大展”。作品“荷塘”刊入《当代中国美术?中国画卷》。被聘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2001年 
  作品《夏韵》参加“百年中国画展”。作品《人体》参加“全国画院双年展”。作品《景和春明》参加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和平美术展”。赴德国、意大利、比利时、奥地利、荷兰等国参观、访问。
2002年 
  作品《金秋》等二幅参加“世纪思索——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作品展”。作品《冷艳》等十五幅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彩墨江山展”。作品《卧女》等六幅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上海当代中国画优秀作品展”。作品《硕果》等二幅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世纪风骨——中国当代艺术50家展”。
2003年 
  德国“久久画廊”举办个展,同时赴法国、挪威、瑞典、芬兰等国考察参观。
《中国名画家精品集——张桂铭》,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
2004年 
  作品《佳果》等二幅参加北京举办“世纪风骨——中国当代艺术名家展”。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艺苑掇英(特辑)当代中国名家张桂铭作品集》。作品《红果绿叶》等十幅参加“深圳国际水墨画双年展”。
2005年
  作品《红果绿叶》等七幅刊于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2005年中国画精品集”。作品《金秋》等四幅参加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当代中国画学术论坛首届当代中国画学术展”。作品《和韵》参加“北京?上海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作品展”。作品《青荷》参加“第二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作品《林间》参加“2005年上海美术大展”。作品《夏韵》等十四幅刊于《中国书画》。作品《蓝色的朝霞》等十五幅刊于《艺术跟踪》。
2006年 
  赴印度旅游采风。作品《山峦》等十八幅刊于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书画》,郎绍君著文:《张桂铭的超越》。作品《蓝色的朝霞》等六幅刊于《人民画报》。作品《葫芦》等十一幅刊于《中国花鸟画》,李小山著文:《特立独行张桂铭》。作品《蔬果四条屏》等九幅刊于《大美术》,陈鹏举著文:《绘画背后的张桂铭》。作品《硕果》等十七幅刊于《当代画坛》卷一,姜寿田著文:《张桂铭与传统花鸟画现代转型》。作品《戏莲》等五幅刊于《正当代?盛世中国画——中国美术出版界提名最具影响力画家百人作品集》。作品《夏盈盈》等二幅参加“2006北京世纪风骨作品展”。《中国当代花鸟画10家评述》康征著文:《东方浪漫——张桂铭的花鸟画》。《艺术跟踪(特辑)——张桂铭卷》出版。作品《彩荷》等七幅刊入四川美术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当代中国十大画家文献?作品集》。
2007年 
  《惊艳—陈诗张画》出版。
2008年
  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张桂铭》。
  “借扇”等作品四幅参加“戏墨.墨戏”展。
  “天地悠悠”、“秋瑟瑟”等六幅在西班牙巴伦西亚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2008艺术中国——当代水墨画展”展出,并应邀参加开幕活动。
  参加第十二届上海艺术博览会“群星璀璨”专题展出。
  作品“荷韵”参加北京宋庄上上美术馆举办的“水墨主义”作品展。
  作品“花鸟”等二幅参加江苏省美术馆举办的“时代与经典2008当代中国画学术邀请展”;
  作品“佳果”参加“长江三角洲?江浙沪改革开放三十年展”。
  作品“多彩的荷花”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美术作品展。
2009年
  应邀赴澳门参加民政总署举办的澳门美术作品展览的评审工作。
  作品《果实》等两幅参加中国美协、安徽省文化厅举办的现代思考——中国画邀请展。
  作品《三禽图》等三幅参加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办的《联合国水墨聚焦国际艺术展》,并参加开幕活动。
  参加明园艺术中心《穿越意大利艺术之旅》,赴意大利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城市及圣马力诺采风观摩。赴甘肃敦煌莫高窟观摩采风。
  作品《果蔬四条屏》参加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由上海博莱科信谊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举办《张桂铭艺术展》在浙江萧山举行。
  《百年中国画经典——张桂铭卷》由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
  赴日本北海道旅游采风。
2010年
  赴乌克兰参加《戏墨?墨戏展》开幕活动。
  为中国2010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贵宾厅绘制大型壁画《朝颜》。
  作品《荷影》等两幅参加中国国家画院举办的《2010大写意国画邀请展》
  《当代中国画文脉研究——张桂铭卷》 杨涓主编 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
2011年
  绍兴张桂铭艺术馆正式开馆。
  作品《荷影》等两幅,参加“东方既白——中国国家画院30周年美术作品展”
  出版《东方既白——中国国家画院30周年美术作品集》(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2年 
  作品《翔》等两幅,参加在广州美术学院主办的“笔墨新体——当代中国画大家作品展”
  出版《笔墨新体——当代中国画大家作品集》(河北美术出版社)。  
  作品《双飞》等两幅,参加上海百雅轩画廊红坊新店举办的“东方气象——北京上海艺术名家名作暨上海百雅轩画廊开幕展”。
  出版《花鸟画——当代名家名作》(广西美术出版社)。
  作品《秋瑟瑟》等 20余 幅,参加在朱屺瞻艺术馆举办的《回到地域--水墨与美术史学术主题展》。
  《张桂铭戏剧小品展》在上海锦沧文华大酒店骥文轩艺术展厅开幕。
  作品《出征》等三幅,参加上海朱屺瞻艺术馆举办的“粉墨写意——中国戏曲人物画展”。
  参加在绍兴张桂铭艺术馆举办的“海上墨缘”画展。
  出版《百年画家楹联书法》(山东美术出版社)。
2013年
  参加在绍兴张桂铭艺术馆举办的“上海青年艺术家推荐展----水墨拾方展”。
  参加在绍兴张桂铭艺术馆举办的“《沪墨越韵》——首届上海绍兴中青年当代水墨画联展”。
  参加在绍兴张桂铭艺术馆举办的“历久弥新”沪越中青年名家精品展。
参加在绍兴张桂铭艺术馆举办的“朱新龙、朱新昌中国画展”。
2014年
  参加在绍兴张桂铭艺术馆举办的“看戏?绍兴——中国戏曲人物画展”。
  “画韵诗意写惊艳—张桂铭中国画作品展”在上海程十发艺术馆开幕。
  参加上海自贸区929美术馆举办的“张桂铭作品展”。
2014年9月22日,因心肌梗塞离世,享年75岁。

评论文章
现代其外 传统其中 — 潘公凯

在我的印象中,张桂铭先生是一位性格比较内向的画家,不大爱说话,但是却有一种谦和的文人气质。

他在中国画坛的引人注目,是在85新潮以后,引人注目的是他的新画风,而且直至今天,这种引人注目仍然持续着。“85”以后,“创新”成了一种风气,因此“新”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十几年来,各种观念和风格花样的翻新十分频繁,然而能留得住的却并不多。因此,能够在这里面显得突出,并且多年来一直突出着,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为,这不是光靠一个“新”字能维持的,在这里面必定有一些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我觉得,在张桂铭的画里就有那种实在的、有着内在发展逻辑的、经过反复锤炼的东西。

张桂铭是“新浙派”出身,他是60年代中期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人物画专业的。浙美的中国画教学与其他美术院校相比有相当大的不同,它非常重视中国文人画的传统,重视研究和发展中国画自身的那一套注重意境和格调的画理画论和表现方法,与当时提倡的强调写生造型、将毛笔和水墨仅仅看成是材料工具的认识拉开了距离,当然,大背景还是“文艺为工农兵服务,表现现实生活”的文艺政策,对国画创作的要求也是以人物画为主,走比较写实的路。一边是传统的价值标准,一边是社会政治的要求。很多画家就在这不无矛盾的两极之间寻求着一种平衡,“新浙派”人物画的特殊风格也就是在这两方面的共同作用下形成的,其特点是经过改造的西式造型基本功与中国写意笔墨语言的结合。在这种结合中,笔墨语言似乎是一件外衣。值得注意的是,有些画家在研究这件外衣的时候,还注意去寻找、去接触这件外衣原本所裹着的身躯,去感悟这身躯中的灵魂。因此,在他们的画中,在那或厚重蕴藉或灵透飘逸的笔墨之外,流露出一种富有传统文化底蕴的气质。张桂铭就曾经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50年代末以后的20年代中,“新浙派”人物画家的个人风格基本上都统一在一种基调之中,并且他们在创作中所面临的问题、所要解决的矛盾也是共同的。改革开放以后,“政治任务”突然之间撤消了,而西方思潮一夜之间涌了进来,反传统的呼声再次高涨……也就是说,“新浙派”本来所立足的两块底板仿佛忽然被抽掉了。优秀的艺术家必然是敏感的,而对新的情境,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新一轮的探索就此拉开了序幕。于是,“新浙派”人物画开始呈现出非常多样的个人风格。

张桂铭是其中走得较远的一位,他巧妙地避免了浙派人物画家以往所面临的那种矛盾——尽管对有些画家来说,这种时代烙印是难以抹平的,他甚至从人物画中走了出来,走出了一条非常新颖的路——那遒劲的墨线和强烈的色块的交响。在他的画中,花鸟、人物都失去原本的造型要求,成为一种半抽象的符号。花瓶、八大山人图式中的游鱼、一枝梅花或几颗樱桃,都仿佛以中世纪的镶嵌玻璃画的格式加以组合,但分明又有着中国画的空灵和老辣。从表面上看,这种画风和他早年的画风是截然不同的,但我觉得,其中还是存在着一种内在的推演关系。那就是,他将传统笔墨变成了内核,而将形式感很强的西方式的平面构成拿来作为包裹这一内核的外衣。线是他牢牢抓住的一条根,他在其中贯彻了“以书入画”的古典原则,所以他的线有变化、有内涵、有力度、能够压得住以鲜艳的原色一遍遍积染而显得明丽、沉着而强烈的色块。近年来,我觉得他的画风更加厚实、也更加成熟了。

有人说他的画像米罗,我觉得不然,他走的路子比较抽象,对西方现代派和中国民间的一些形式因素都有所借鉴,但最核心的东西还是中国文人画传统中的。譬如,对于格调和笔墨的追求,就体现了他一贯追求的古典审美趣味。他那烂漫而充满现代感的画风,体现了他走出困境的智慧。我深信,这种智慧会引领他走得更远……

  (此文原为《中国名画家精品集?张桂铭》序,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

张桂铭谈艺录



艺术家要有精神性上的追求,丰子恺的画作很简单的,就是几根线条,但是里面的精神内涵,他所追求的思想境界是相当高级的。不是每一个画匠靠勤学苦练就都能够达到的。这样的大画家作品不仅仅是用风格上的独特,更在精神层面上超越了平凡之作品。

大师们画画中的探索、虔诚甚至殉道精神,值得年轻画家学习。我们所说的探索,不仅仅是探索一种风格,而是在探索中,铸造自己的精神,磨砺自我的修养。艺术家的成长,是修炼出来的。艺术作品不仅仅是给读者表面形式,而是要传递出艺术家对世界的解读和认知,这可能比技巧更加重要。



很多人说我是花鸟画家,实际上最早我是画人物的,对花鸟没系统地学习过。我觉得人物画局限比较大,受到诸如造型之类的种种拘束,而花鸟画比人物画(特别是写实人物)有着更大的自由度。当时,浙江美院对传统学习很重视,而写实人物对中国笔墨的发挥矛盾很大,我转向花鸟画的探索与这些因素有关,更主要的还是我自身的内在素质和艺术积累决定的。我曾经想过:人物为何不能画得像八大山人那样变形?像花鸟那样的有情趣?我本想花鸟画一段时间,再应用到人物画上面去,但后来花鸟画得一发不可收拾,就这样画下去了。花鸟容易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画,也就有利于笔墨的发挥,画风就更加自由一些,我就坚持在这条路上走着,特别是到上海后,走的步子比较大。相对来讲,上海比较宽松,开放包容,风格多样,画家只要有人喜欢,就能坚持下去,在我印象中,基本上老先生不会当面来批评你的作品。所以,上海对我风格变化有很大的影响,如果不是在上海,我可能出不了这样的画风。

画画风格的形成与从小接触的事物有很大的关系,我从小就喜欢民间的东西,包括木版年画、剪纸、农民画等等,民间的花布头也曾经给我以启发,改革开放后创作环境比较宽松,有想法就敢于去尝试。有一次,我去北京参观展览会,发现里面全是黑乎乎灰蒙蒙的一片,远看根本分不出是谁的画,这给我的印象很深,潜意识上我就会想到齐白石,为什么他的画一跑进去就能看到,他的画色彩强烈,造型简洁,我的作品某种程度上也受到了他的影响。1984年,我有机会去德国,参观外国的博物馆,欧洲的作品色彩明亮,画家个性非常强烈,和国内的画一对比,我觉得自己不应该照老样子画了,我就开始探索自己的画风。每个画家的风格形成都有自己的轨迹,我觉得年轻的画家们路子要走的宽,不要太窄。中国画分得很细,花鸟、人物、山水,人物和花鸟还分工笔、写意,越分越细,某种程度上路子就会越走越窄。对于我们的艺术,一些老的艺术家可能会认为,你的传统功力不够,年轻的可能还认为你保守。实际上,我们是一个过渡时期,现在条件也好了,年轻的画家们眼界也要更放开,吸收外来的事物,敢于创新,画出更好的画。

有人把我和米罗联系起来,米罗的画色彩明朗,也基本上用线,而我的画也有这些特点,我的用色主要是受中国民间传统的启发,其中包括木版年画、剪纸、农民画等。至于说受米罗的影响,我开始变画风时,米罗在中国的影响还没有那么大,那时我更熟悉毕加索、马蒂斯。其实,米罗的作品是受中国影响的,而我更多地是从中国传统中来的,有人讲我的画是学米罗的,我却对他说,是米罗学“我”的,为什么呢?因为米罗吸收了东方文化元素,我是个东方人,他不是吸收我的吗?当然,这是个玩笑。可能是米罗画中那些东方的东西让我对他的画感到亲切,产生了兴趣。毕加索在看到中国的艺术后,曾赞叹不已,他的作品中同样也吸收过许多东方的东西,应该说,东西方文化都有自身的优势,关键看你怎么对待。所以,我觉得一个画家的风格的形成不是无缘无故的,既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也不会从地下冒出来,它一定是各种因素彼此关联着的整体结果,年轻的艺术家们平时需要多积累。

其实我们这代人,起的是桥梁作用。恐怕对外国人起的也是桥梁作用。对于传统画,我们自己看很好,一条线可以让我们欣赏半天。在外国人眼里,线条就是线条,他们不会联想。我们将中国画和现代艺术结合起来,吸收一些西方的艺术,同时也有中国画的传统内涵,也讲线条、墨韵、节奏。

对于我们的艺术,一些老的艺术家可能会认为,你的传统功力不够。年轻的可能还认为你保守。实际上,这是我们的特别。



当年我在画院时,程十发先生就讲过,你就是齐白石和八大。他的意思是我的画受白石、八大影响较深。这也巧了,我画过的两张人物画就是这两位前辈的,而且还得了大奖。我觉得,我的画不仅有中国文人画的影子,还有中国民间艺术在里面。我曾经临摹过金山农民画,为了吸收它们的艺术营养。平时我还喜欢木刻画、皮影,包括戏曲的服饰色彩对我影响也很大。



一个画家,只要扎扎实实地探索成功一到两个艺术风格就不得了了。中国有多少画家呀。有人对我说,你以前的画不是也很好?为什么又变风格了?我想,我更喜欢自己现在的风格。现在的风格和大家的不一样,以前的雷同太多。艺术家追求的就是这个目标。

关于艺术风格问题,现在有些误区。黄宾虹有几个风格?齐白石又有几个风格?艺术风格要根据不同条件来定。有的人,就是有这个本领,常变常新。有的不具备这方面的个性。这好比,有的人造一个居住小区,房子很多,各色各样,有的人只造金茂大厦,求质求高。有的人像一片湖泊,有的人像一口很深的井。如果找出了一种风格,不加深挖就丢弃,是很可惜的。毕竟,要创出风格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每个画家不同。艺术生命与人的寿命经历有关,与画风也有关。有的细笔头,花的精力就多,粗笔力的相对要好些。像屺老,画风是粗笔头,所以到老了可以越画越好。有时我也想自己,现在这么画,年纪大了怎么办?或许现在画得可以精些,到年纪大了可以放些。齐白石到了老的时候,画得很浑实,不求形,但每幅画都有一种精神。王个簃过去人家说他像吴昌硕,但是到了八十岁以后,他的画风应该说已经不像吴昌硕了。但那时他已经精力不济了。我觉得这对我们这些画家有启发的。艺术要变,要形成自己的风格,要早。一个人一辈究竟能活多久,难以预料。不能等到自己走不动时才想到确实自己的风格。

 

作品欣赏
  • 作品: 作者:张桂铭 年代:2006年 尺寸(cm):132×68
  • 作品: 作者:张桂铭 年代:1995年 尺寸(cm):100×68
  • 秋瑟瑟
    作品:秋瑟瑟 作者:张桂铭 年代:2005年 尺寸(cm):132×68
  • 青莲
    作品:青莲 作者:张桂铭 年代:2000年 尺寸(cm):95×240
  • 齐白石
    作品:齐白石 作者:张桂铭 年代:1983年 尺寸(cm):163×66.5
  • 荷瓶
    作品:荷瓶 作者:张桂铭 年代:2005年 尺寸(cm):9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