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姚有信(1934-1996)浙江人。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
艺术历程


  姚有信(1934-1996),浙江人。国画家,连环画家。1954年始,在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深造五年,得潘天寿先生教授。擅长人物画,吸取西洋绘画技法,所作国画在继承传统基础上,融合吸收印象画派的色彩,融会贯通,别具风格,多次参加国际美术展览。人物造型,生动活泼,生趣盎然,开相、渲染,均有自己特色,也擅长连环画和插图。作品《伤逝》情景并茂,极得时誉。其作品曾在维也纳、莱比锡、锡兰、印尼、东德、苏联等国展出,也获好评。1952年为上海华东美术出版社专业画家,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

评论文章
姚有信:美国石油大王的朋友 — 贾靖宏

中国杰出画家姚有信在美国遭车祸,不幸英年早逝,令我震惊不已,悲痛万分!

热心助人的艺术家

我结识姚有信先生是在80年代的上海。当时我为采访上海画院院长唐云先生,在上海画院的庭院里与姚君不期而遇。他和蔼可亲,热心助人,知我要找的唐院长不在,便主动提出带我去唐先生家中拜访。

1990年深秋,即在有信赴美8年后,我到纽约东方画廊主持《新华书画院中国当代名家书画精品展》开幕。因初次赴美,中央美术学院姚有多教授修书一封,介绍我去找他的哥哥姚有信帮忙。我抵纽约的第二天上午10点,正打算给姚有信打电话时,我国驻纽约总领事馆传达室的先生通知我说,有一位姚先生在楼下会客室等我。我高兴地大喊一声:“他来了!”真想不到姚有信已知道我下榻纽约总领馆的招待所,便先行来看我了;更出乎意料的是,此时的姚有信已是在美国颇负盛名的大画家,并且是在曼哈顿第五大街拥有一套豪华宽敞公寓的“大富翁”。姚先生对我说:“你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有何困难尽管说。好在这里我已混了八、九年了,有些事情我还是好办的。”话语亲切干脆!

姚有信时年五十来岁,英俊潇洒,身材高大,我估摸比弟弟姚有多高出半头还多。他画风温文尔雅,可谈吐却干脆利落,待人十分诚恳,什么事说到做到。在北京登机前,我心里还在嘀咕:到纽约两眼一抹黑,可怎么开展工作,领导交下来的任务怎么完成?这下可好了,姚君的到来让我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有信即把我接到他的公寓里,对我在美的日程和要办的事情仔细了解后做了周密的安排,并亲自打电话帮我邀请人、联系召开旅美画家座谈会的场地等,足足费去了二、三天的工夫。我很过意不去,可他却一再表示:“这是我应该做的,能为同胞做点事感到光荣!”
我在美国的二十多天中,多数的出行都是他开车接送,彼此有了很深的了解。姚君正在准备在纽约哈默画廊搞一次个展,并邀我先睹为快。他热情地告诉我,哈默画廊是美国甚至其他国家的画家踏上成功之路的“龙门”。不久,他带我去参观了这个画廊。

美国承认他是“国际知名艺术家”

姚有信1981年以学者身份来到美国攻英文,很快就登上讲台给美国学生讲授绘画艺术了。他的绘画功底令美国高等艺术学府的同行们大为佩服。因而很快取得了宾夕法尼亚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的头衔,随之被美国移民局承认为“属于国际知名艺术家”,并给予在美的永久居留权。

不过,姚君却一再谦逊地说,那是因为他的机遇太好。他一生中遇到过许多伯乐,而其中最有影响的要算美国西方石油公司亚洲事务总裁陈立家了。陈先生经常到中国来,特别喜爱中国的绘画艺术。他俩素昧平生,可当姚君前去拜访陈氏夫妇时,陈一眼便看出了姚的才分。他提议让姚当场为他太太作速写。这位陈夫人甚有美名,尤其气质极佳,而气质乃是一般画家最难描摹的。不到一刻钟,姚君只寥寥数笔,一幅透着灵气的速写肖像展现在陈氏一家的面前。一直在现场看作画的陈公子忍不住喝彩:“这画上的妈咪可比她本人漂亮多了!”陈夫人再三向姚君表示谢意。陈先生对姚有信更是赞赏有加,不久便把姚引荐给了他的顶头上司——鼎鼎有名的古董和艺术品收藏家、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哈默博士,并很快博得了这位美国石油大王的青睐。

他画出了哈默太太80多年前的可爱形象

事有凑巧,姚有信来美后得悉那位雅擅绘事的哈默夫人正在四处找寻为她画像的画家,姚君便登门自荐。起初哈默太太不以为然,只给了他一张社交场合新闻记者拍的小照片。姚仅以此照为相貌凭藉,姿势和背景全要自己去驰骋想象。闭门数日,一幅尺码很大的油画肖像放到了老夫人的面前。哈默太太当即激动得拍案叫绝,惊为神笔。她给姚君去函致谢,信上说:“我分别请过8位画家为我画像,都不能令我满意。唯君之作,始将真正之我现于画布,我真的很高兴。”哈默太太把客厅中央原来悬挂欧洲名画的位置腾出来,挂上了姚有信的佳作。

数日后,哈默夫人给姚有信寄去了一张珍藏了80多年的自己2岁时与另一女孩的合影,照片已褪色发黄并有破损。哈默夫人在信中说她很珍惜此照,希望能将80年前她和小女友的样子永久地留存下来,特请姚先生以此为据,作一幅永久性的肖像画。姚接信后,终日沉浸在想象与构思之中。经数度易稿。终于完成了老夫人的嘱托,并信心十足地亲自将画送到她面前。哈默太太看到画面上自己儿时的面貌与照片上别无两样,而神气更足、更天真,激动得简直要蹦了起来。从此,哈默夫人对这位来自中国的画家,简直到了崇拜的地步。

弥留之际,哈默嘱家人善待姚有信

哈默博士看到也是行家里手的夫人如此赏识姚有信,终于开启尊口,请姚先生为自己作画。如今这位石油大亨的巨幅肖像,挂在洛杉矶西方石油总公司会议大厅里已有十余年了。从画面上看,已届耄耋之年的哈默老人神采奕奕,雍容儒雅。据说,哈默第一眼看到画中的自己时还略有疑惑:一般人的人物肖像头部和背景都是暗底,而自己的画却是明亮的,这是为何?哈默致函姚有信,想问个明白。其实,懂中国画的人都知道,这是传统中国画人物素描的基本理法。然而姚君的回答却出人意料:“我画人物,面部和背景都依人物的精神气质而定。您哈默先生必须与光明匹配。”真是绝顶聪明的回答!哈默欣闻此言,甚是佩服。

哈默老人弥留之际,让人把姚有信请到他的病榻前,当着姚君的面对儿孙们说:“姚先生是我们哈默家族永远的朋友,我走后你们一定要善待他。”一位美国大亨临终前对一个中国画家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在哈默心中占有的重要地位!

白宫挂上了姚有信的画

靠着艺术上的灵感,姚有信的画还闯进了白宫。有一次,他从报上读到里根夫人经常慰问残疾人,尤其关心残疾儿童的事迹。在她发表的谈话中有一句“爱能治”(Love can heal),姚君于是迸发想象,以这三个英文词为背景,绘制了一幅里根夫人搂着孩童亲吻的油画。当有信拿给我看这幅画的照片时,我真是惊诧不已,太佩服作者的丰富想象力了!那充分传达的母爱温馨和儿童幸福的神情,不正是第一夫人要树立的“典型形象”吗?据姚君说,里根夫人收到画的第二天就专致谢函给姚,并告诉他此画已决定张挂在白宫了。

                                                               (原载于《上海滩》,2000年第3期。)

作品欣赏
  • 母子
    作品:母子 作者:姚有信 年代:1978年 尺寸(cm):69×55
  • 作品: 作者:姚有信 年代:20世纪70年代 尺寸(cm):7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