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乔木(1920-2002)字大年,斋名南有斋。河北深县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第四届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艺术历程
乔木(1920-2002),字大年,斋名南有斋。河北深县人。自幼喜爱绘画,师从江寒汀学花鸟画,为“荻舫”入室弟子。还吸收陈白阳、华新罗、任伯年诸家之长,并出入宋元以来笔墨之中,用笔凝柔,敷色嫣丽。经常深入生活写生,钻研花卉、树木、鸟禽的生长规律和姿态情趣,故善画百卉、百鸟,被誉为海上“乔百鸟”。出版有《花鸟画基础技法》、《怎样画蔬果》、《乔木花鸟画集》、《花鸟草虫入门》(与人合编)等。多次参加国内外画展。1983年去日本授课。1986年在美国纽约举办画展。1992年新加坡画展都得到各国报刊报导。1960年执教于上海美专。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大学美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协上海分会理事、上海文史馆馆员。
评论文章
开不尽的紫藤花——画家乔木 — 朱金晨

正是紫藤花开的季节,但见串串璎珞,片片紫云。这个季节,纵然不是置身在紫藤树下,远远望上一眼,也有阵阵清香扑鼻。

每每见到紫藤的花序,我总会情不自禁想起著名国画家乔木的几次晤面,倒也不是紫藤花是他笔下的宠物,亦不是他曾精心绘制一幅紫藤图赠我,而是他的多才博学,使我久久萦怀。

记得紫藤花开的日子,他曾如数家珍地告诉我:紫藤又名朱藤,藤萝,为豆科的高大木质藤本。花冠多为蝶形。花色变种者,兼有红、黄、白几色。他还告诉我:尽管上海地区的一些公园和花园中都栽有紫藤,而闻名全市的仅有三棵。一棵在金山县的金张公路上,毗邻五龙桥站头。这棵紫藤树干粗壮,四周围以铁架花开季节垂以串串青紫色的花朵,霞光绚烂。另一棵在上海县马桥公社紫藤镇,街上以紫藤为中心,临空建架,紫藤枝干向东西两边延伸,大有满街春情洋溢之景。还有一棵在上海县朱行镇,也是屹立在镇中心,树干苍古粗壮……

一树紫藤花,乔木先生就能侃出许多道道,可见他肚里装着多少有关花鸟的知识。又有谁会想到这位上海中国画院著名老画师,上海美术学院的名教授,解放前由于生活所迫,仅有小学文化水准……

1935年,年仅16岁的乔木,从河北家乡来到上海谋生,好不容易托人才找到一份工作,在一家布栈里学生意。白天干活,夜晚与两位师兄栖宿在一间四壁透风的库里。艰难的生活并不能磨灭自小酷爱绘画的他的嗜好,工作之暇,他总握笔临那些大家的画,一个月的工资没多少,哪经得起他用来买作画的工笔,常是有了上一顿而没有下一顿,好在师兄们待他视同亲兄弟一般,时时给他救急一下。一晃几年过去了,乔木对自己的绘画不能长进深为烦恼,巧在这时,有一位乡友热情给他引荐,终于得拜江寒汀先生为师,走进了艺术殿堂。从此,他得以深造,师承有法,与花鸟画结下了不解之缘。

然而在旧社会,一个小学徒去学绘画是被视为不务正业的,师兄们深知个中利害关系,但又不愿拂逆小师弟的学画心愿,于是暗自决定,瞒过老板,并替代小师弟的部分工作,让他多点时间用在学画上。无论是白天,或是夜晚,好心的师兄们总时时为小师弟捏着一把汗,紧张地为他在外放风,留神老板的动静。一天,布栈打烊后,乔木将自己平时所画的那些习作,往上衣口袋里鼓鼓囊囊地一塞,正要拔脚门去江先生家请教,谁知被老板一头撞见,顿生疑窦。好在大师兄反应敏捷,见势不好,忙上前煞有介事地向老板报告这几天棉布的上市行情,转移了老板的注意力,才使乔木趁机脱身。从此以后,乔木听从师兄们的劝告,找了裁缝,特制了一件袖口较大的衣服,袖口尽管没有戏台上演员们甩的水袖大与长,且也够长够大,当然乔木是为了便于将画作放在袖筒里,但师兄们都与他打趣道:是在登台唱戏,唱戏就唱戏吧,用乔木的话为说:为了学画,也只能与老板唱上这台无声的“戏”了。

从江寒汀先生那里,乔木了解海上画派的渊源,在海派画家中,江寒汀先生是久负盛名的翎毛画师,乔木自知要成为江门的传人非是易事,所以,他还经常在工余时到山西路上的“寿春堂”裱画店去观看当时的一些大家的画幅。

对于画画的真知灼见,乔木还是在一次伴随江先生出去写生,到常熟的破山寺一游之后才算真正领略的。那一天黄氏时分,他们师生二人在寺院的晨钟暮鼓中徜徉、流连。突然,江先生在一块古色古香的石碑前停住了脚步,轻声唤乔木,要他将石碑上所镌有的大字一字不误地念出来。“山光悦鸟性”,乔木念是念出声来,起先倒也不在意,古人留下的诗句嘛,还不是托物言志,借景抒情。待到先生再次叮嘱他要用心读好这句诗时,他才明白先生不是在这石碑前凭吊古人,故作风骚,而是告诉他学画的一句至理名言,就拿江先生来说,号称翎毛画画家,一生中不知绘过多少种鸟,但还是嫌自己识得的鸟太少,况且又是自己这个并不懂鸟性的年经人,平时仅是照着别人的样本画鸟,那画出的鸟难怪没有灵性。“山光悦鸟性”,这对于乔木这样一个布庄的小青年来说何其难呵,哪有时间与路费去观山看水、深人生活呢!

好在旧上海有几处花鸟市场,乔木一有机会就拔脚往那里跑。别人是提着鸟笼,前呼后拥去赶鸟市的,唯有他带着一本小画本是去画速写的。每当人们在为一只珍禽的价格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他就悄悄向身边的那些养鸟的行家打听鸟性。夜深人静时,在自己的一张又一张画笺上,喂养着几百种甚至从国外进口的鸟儿。每一种鸟儿在他的笔下都栩栩如生,充满了春天的活力。解放后,他应中国邮电部所邀设计百鸟信封,造型别致、构图新颖,使得许多人千方百计去当作收藏品觅找。这艺术功力的深厚可以说就在那时打下扎实基础的。尽管他家里从来不饲养一只鸟儿,但又有谁能说乔木不是一个在行的养鸟专家,他肚子里藏着几百种鸟儿,走在鸟市里,连那些鸟迷们也敬佩他的学问渊博。

刻苦的追求,不懈的努力,即使在后来的布庄倒闭了,失去了生意,乔木还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有一顿,没一顿,生活的贫困,他从不在意,但是一天不握画笔,他就感到失去了生活的依托。在众多的江门弟子中,乔木终于脱颖而出,成为有影响的花鸟画家,画坛中同行们赠他一个美号“乔百鸟”。

乔木笔下的花鸟种类繁多。况且他作出的花鸟画不是在画室中苦思冥想就能做到的。他作的画总是充满生活气息,将人带进美丽的大自然中去。他绘的《梅鹤图》,显然是取材于林和靖的“梅妻鹤子”的故事。此类题材自古以来不少名家画过,但多是清淡萧疏,缺少生活气息。乔木却自成新路,在梅的老干新枝上勾满了花瓣,一只丹顶鹤在梅下举步欲动,使整幅画在清淡中充满着活力。老的题材能够创出新意,这就是乔木的画艺的难能可贵之处。

在海派花鸟画家中,江寒汀的画风如同他的字号一样带有寒味,淡雅而不媚俗。乔木既师承老师的画风,也学了老师的为人。本来中国绘画就是一种讲究修养与内涵的艺术,画品的高雅总是与人品相连的。在上海画坛上,流传着乔木与曹简楼的一段值得称道的学艺佳话。

乔木的老师江寒汀与曹简楼的老师王个簃知交颇深,时常在王的画斋里品茶谈艺,因而,乔木也常碰见这位吴门画派的领衔人物。王个簃很喜欢学艺谦虚用功的乔木,想到自己门下没有一个用工细笔融画吴门花卉的,有一次禁不住向江寒汀提出交换一个弟子:“让简楼从你,乔木从我一段时期。”江寒汀也早有此意,很想收曹简楼为自己的弟子。然而,老师们的想法却没有得到弟子们的认可,因为乔木认为:论吴门花派的花卉,曹简楼早已称道画坛,先生要我学吴门花卉虽说是好意,但两家都画吴门花卉,这不合自己的为人。曹简楼也感到:乔木是画江寒汀翎毛画的高手,上海已有他的翎毛画,何必再生一家……换师不成,同窗弟子两人的情谊一直常在,几十年来,乔木从不画吴门画派的花卉,曹简楼也不画江家的翎毛画。两位画家师承同画派,互相取长补短,随一而终,其尊师重道,个中可见了。

新的生活是充满绚丽七彩的,乔木是采取热烈态度的,作为画家本人亦是强烈感受到这种春天萌动的气息,并以出自内心对新生活的真挚地描绘投入自己的全部创作,从而他的花鸟画热烈、丰富,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怒放的牡丹,雪中的梅朵,溪边的秀竹,迎春的鸟啼,霜晨的雁飞……无不在这画家的笔下,倾吐着对祖国、对人民,对足下这片热土的挚爱之情。人民大会堂、上海宾馆、南京军区“延安饭店”、甚至海外的日本和香港都有他美丽动人的画幅。许是为忆及自己艰难的学艺生涯,乔木还出版了《花鸟画基础画法》、《花鸟草虫技法》两书,欢迎更多的学画的少男少女们走进艺术的殿堂。

最近的一个时日,笔者又去采访了这位著名的画家,七十多岁的老人仍然雄心不减,要在有生之年创作出一幅酝酿多年的百群集的巨幅画卷《百鸟图》。为此,他准备再下生活,到深山老林里去采风。在采访时,老画家还告诉了我一个故事,说是印度早年有位雕塑家,在大都市里生活了一阵子未能有什么佳作问世,后来潜居在一个深山里,终于雕塑出传世之作。是呵,一切创作的源泉都来自生活,没有生活,又怎会有几百种鸟,几百种花卉飞入乔木的画笺里。春天是美丽的,你不走进春天的田野里,又怎么会感受到那种蓬勃的生机、青春的活力。

在本文行将结束时,我又想起了乔木先生为我介绍的沪上三棵百年花开不凋的紫藤。乔木就象那三棵紫藤一样历尽风霜,始终扎根在足下这片乡土里,春深似海的时候,倾吐着累累不尽、分外艳丽的紫色的花朵。固然,画家笔下的鸟儿早已誉满海内外,连上海电视台也专程为他拍摄了一部传记片《乔百鸟》,但我更欣赏他画的紫藤花,什么原因,一时也很难说清楚,也许就是笔者第一次采访乔木先生时听他介绍上海那三棵老紫藤的故事,另外大约就是听说在花卉中,画紫藤很吃功夫,画好非是易事……

紫藤花年年开个不尽,就如乔先生旺盛不衰的创作活力一样,这恐怕更是我欣赏他画的紫花的一个重要原因。

无论如何,紫藤花是一个美好的象征,何况上海又有三棵百年老紫藤树呢……

                                                        (摘自《文汇报》,1992年2月7日)

 

作品欣赏
  • 竹鸟
    作品:竹鸟 作者:乔木 年代:1979年 尺寸(cm):135×68
  • 锦鸡
    作品:锦鸡 作者:乔木 年代:1981年 尺寸(cm):120×60
  • 春意
    作品:春意 作者:乔木 年代:1981年 尺寸(cm):119×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