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庞左玉(1915-1969)又名昭,号瑶草庐主。浙江吴兴人。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中国画研究会会员。
艺术历程
庞左玉(1915-1969),又名昭,别署瑶草庐主。浙江吴兴人。1934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早年从郑曼青学习花卉,由学徐渭、陈淳入手,继而得洪伯义及伯父、著名收藏家庞莱臣的指导,临摹了大量古画,吸取了恽寿平、华嵒的设色与写生技法,所作花卉草虫,笔致秀雅,色泽妍丽。她曾参与“中国女子书画会”和“中国画会”的活动,暇时兼及诗书,而亦时习程玉霜派青衣剧艺以自遣。解放后,曾加入新中国画研究会。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
评论文章
庞左玉小传 — 包铭新

庞昭,字左玉,别署瑶草庐主。浙江南浔人。生于1915年10月15日。

就在1915年重阳的前二日,江南古镇南浔庞氏宗族又添了一位千金,这个生于菊英如霞,碧空高爽之候的女孩,便是后来驰名沪上画坛的女画家庞左玉。庞左玉长成后的性情竟会出奇地与她所生时的物候节气相似,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性情天成吧!

庞左玉在家排行第三,祖父庞天笙为南浔望族庞氏宗族族长,时在苏州代族侄庞青臣管理图书典当业,其庞奉之为北洋政府公债使,时驻北京。庞左玉幼年随祖父母居姑苏。稍长,往北京随侍父母,并入学堂读书。北洋政府倒阁,其父携家眷南回,庞左玉则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攻读中国画。当时美专教员有名家马公愚、商笙伯、郑曼青等。后庞左玉专师郑氏学青藤、白阳写意花卉。

1934年,冯文凤、李秋君、陈小翠、顾青瑶、杨雪玖、顾默飞等在沪上发起中国女子书画会,复得陆小曼、吴青霞、鲍亚晖、庞左玉等响应,会员一百五十余人,是我国解放前唯一的女子书画活动组织。庞左玉为会中年龄最小者。其时书画会无固定活动场所,适庞家在虹口东体育会路建有私宅一所,左玉喜交结,待人友善,故书画会常假庞宅作活动场所。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上海成为孤岛,东体育会路庞宅为日军所占,庞家迁居复兴中路桃源坊,恰巧与江南名士钱振鍠成为坊内邻居。庞左玉有机会常趋钱府问候、请教,其绘画颇得名山先生赏识,名山先生常为其画作赋诗题跋,今已成为一段文坛佳话。

1941年,应湖州画家之邀,加入清远艺社,得识杨清磬、沈迈士、凌虚、包蝶仙等。

1942年,为纪念亡母,在大新画厅开念萱义卖画展。展览非常成功,未数日所有展品尽为得主所有。

1944年夏,于大观园(今南京西路原杂技场)举办个人扇面画展,得识画家江寒汀。后与江常合作作画。左玉平常不作山水画,1945年,应友人命题,作《山居》册页一帧。

1946年,左玉往祁门游览。在乡间勤奋作画、写生。深秋后返沪,年底,将祁门之行所作展览于宁波同乡会。

1947年2月,与徐晓萍赴台湾开联合画展,至台后适逢“二二八”起义,无果而返。不久,一画作为其伯父、名收藏家庞莱臣(虚斋)所见,大为赞赏,因而招其至府住下,尽出所藏宋元名家手迹,嘱庞静下心来,仔细观摩临抚。如是日复一日,脱透机关蔗境日甜。居虚斋府一年有余,得古人绘事精髓,画技大增。

1948年5月,于成都路中国画苑举办临摹画展。观者云集,人誉之为画界女中翘楚。稍后,其小传及肖像被收入《中华美术年鉴》。

1950年起,左玉教授在沪外国使节的夫人及外商驻沪代办的家眷中国画,直至1966年5月。学生先后计四十余人,大都是欧籍人士,如英国、挪威、比利时等国。庞左玉不仅教绘画,还不断把中国的风物人情,文化习俗逐一地介绍给洋学生们,使得这些西方人更多地了解了中国。同时她也吸收了西方绘画的色彩理论,用于自己的国画中。她与那些洋学生的关系很是融洽,许多人回国后不常致信问候。除教洋学生外,她也收中国学生,有上海的和外地的,只要想学愿学她都教,且分文不取,还常贴纸张笔墨。

1956年,庞左玉入上海中国画院,任画师。她每年拿出力作参加各种画展,曾根据民歌创作的一幅《桃花燕子图》,参加全国美展,并在国内许多城市巡回展出,得到广大观众的好评。为了让纯美术作品与人民大众缩短距离,为轻工业生产服务,她多次尝试将国画艺术应用于日用产品的装潢美术。如她为搪瓷工艺品绘制的画稿,被用于搪瓷面盆及暖水瓶壳装潢。产品投放市场后,深得消费者喜爱。

在新中国成立后庞左玉加入了“新中国画研究会”,后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及美协上海分会会员,并加入了农工民主党。

1957年,庞左玉与老画家樊少云哲嗣樊伯炎结为伉。一年后得一子。其间佳作颇丰。除专业从事绘画外,演唱京剧也是庞左玉的终生爱好,她擅长唱程派青衣。

至此,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自1967年被揪靠边至1969年10月,她每日起早去画院劳动,接受审查、批斗,常常到晚上九点后才能回家。这种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对于一个好胜但又体弱多病的中年女子来说,是何等的残酷而沉重(庞左玉患上腭肿瘤,曾多次作切除手术,又有严重的肝和心脏疾病)。

1969年10月20日,庞左玉照例去画院劳动,下午4时许被叫去谈话。专案组人员对其实行“轮番轰炸”,逼她承认恶毒污蔑过伟大领袖,逼她承认隐瞒画师陈巨来有污蔑伟大领袖的言论。庞左玉坚决拒绝,认为必须对革命,对他人,对自己负责,没有的事不能胡乱应承。专案组对其动武,她提出“要文斗”,不能采取“逼、供、信”,并与他们进行辩论。专案组声称其气焰嚣张,必须“从严处理”,直至晚九点多才放她回家。

肉体的折磨仅是对人机体的摧残,而对人格的污辱于一个正直的、极具自尊个性的艺术家而言,将意味着毁灭。庞左玉拖着疲乏的身体,精神恍惚地回到家中。虽然共患难的丈夫给予了极大的劝慰和关爱,倾听着她的诉说,给她排解,但这黑夜漫漫,何时方休?无边的苦海,她望不到边啊。

1969年10月21日晨,带着对人世的无限遗憾,她从原上海历史博物馆楼上纵身扑向了另一个世界!

庞左玉生自10月,那是自然生命的降生;她离开人世也是在10月,这是被迫的中断生命。正向高峰攀登,日趋辉煌的艺术生命,被无情地摧残了。

                          (摘自包铭新《海上闺秀》,上海画报出版社2003年版。)


 

作品欣赏
  • 连绵花绽
    作品:连绵花绽 作者:庞左玉 年代:1964年 尺寸(cm):104×52
  • 扁豆
    作品:扁豆 作者:庞左玉 年代:1964年 尺寸(cm):9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