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应野平(1910-1990)原名俊,又名野萍、野苹,斋名愚楼。浙江宁海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第三届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第四届上海市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第五、六届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师范大学艺术系教授。
艺术历程
应野平(1910-1990),原名俊,又名野萍、野苹,自题画室为“愚楼”。浙江海宁人。幼承家学,15岁到上海,遍访名师,研习绘事。其早期写人物,后弃而专攻山水。初从石涛入手,后转学王蒙、黄公望,再上溯董源、巨然、郭熙诸家。解放前,任教于新华艺术专科学校。1949年,任教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83年,任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他的作品独辟蹊径、自成面目,时人誉之为老画家中的革新派,开上海山水画新风。亦擅书法,尤长隶书。间作诗词,亦清新隽雅。著有《山水技法》、《应野平画集》、《应野平山水画集》、《应野平山水画册》等。上海教育学院曾为之拍摄影片《应野平山水画技法》。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师范大学艺术系教授。
评论文章
造化入画,画夺造化——读应野平的国画 — 吕蒙
应野平是著名的山水画家,也是一位富有经验的美术教育家。

画家热爱祖国山河,“日日攀登不计程,丹青忘却老来身”,足迹遍及祖国名山大川。他的画大多从大自然的感受中得来,以造化为师,从而创造了自己秀美浑厚的艺术风格。早年,他临摹了大量古代作品,对于宋元诸家,如宋之董源、巨然,元之黄公望、吴仲圭、倪云林,特别是对于王蒙的作品,更是废寝忘食以求,这为他的发展打下了稳固的基础。但这仅仅是个基础,他知道如果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必须冲破这个束缚,有自己的笔墨和面貌才行。近年来,由于他不断的求索,在原来的基础上迈出一大步,在画面上笔墨奔放,气势磅礴,重视传统与写生相结合,画出了他的心声。雁荡之奇、桂林之秀、泰岳之雄、井冈之葱郁,尽收他的笔底。

今日起,这位山水画家的个人画展在上海美术馆展出,展品大部分是近年游历各地后所写的,如昆明黑龙潭,大观园,西山龙门,石林,狮子池,洱海,西双版纳傣族生活等等,都是从写生中得来的。当然国画的写生还兼有写意,不完全拘泥于现实景物的摹写,而是创造性的记录。应老的写生技巧是国画界中难得的高手,你看那狮子池的林叶,郁郁苍苍,写得极有层次,如身入其境,给人以凉爽的感觉。其他作品也无不如此。因为要写实,所以在技法上不得不有突破,有时就不管是中国技法还是西洋技法,融会贯通地加以运用,但求其达意罢了。最明显的是几年前写黄山的一幅《苍松叠翠》,它区别于其他作品,不仅用了碎乱的笔触,表达了极有层次的丛林、近山和远山,写得极其形似,而且十分重要的是,写出了它们的神韵,这就是一个突破。可见,技巧也者,也是从观察生活中感受而来的。

但最令人留恋的还不是他的写生作品,我以为《万条飞瀑千条涧,雨后雁山分外娇》、《青山微雨绿含烟》、《春山过雨》、《雨歇空山云过深谷》等都是写意的精品,并非真有其境,只是千山万壑积在心中,用笔倾泻出来罢了,但又如此真实,似曾相识,这样的令人陶醉,这样的迷人!那重重山峦,那薄薄的烟雾,那潺潺的流水,那青翠的林叶,那雨过以后的春山。……多么静谧而开阔的宇宙啊!如果没有早年的辛勤努力,和作者的学识修养融会贯通。那么,这是决不可能办到的。应老曾说泼墨山水要“泼而能润,泼而有骨”,他一笔下去,墨晕就有散有收,收散都恰到好处,似乎都早在意中。在适当时候就蘸浓墨顺着山势娴熟地加上皴法,一气呵成,把山的阴阳面和气势灵魂全画了出来,再用轻松的几笔,画上远树和在近处的千姿百态的树梢,这样画面就显得更复杂、丰富而有生气了。应老的用笔一波三折,有轻有重,有浓有淡,节奏抑扬顿挫,色彩清新和谐,更为绘画增添了诗意。

古人论画谓“造化入画,画夺造化”,“夺”字最难,造化有神有韵,此中内在之美,谁能夺得,就可以说得到了绘画艺术的真谛。应老的有些画已达到了这个境界。
大师风范 — 张立行

今年是海派画坛两位大师级的艺术家谢稚柳和应野平诞辰100周年。由于种种原因,两位大师过世后,无论是学界还是收藏界对谢稚柳关注更多,相对而言,应野平则显得比较冷寂,对其认识不足。但是,真金是不会埋没的的。近年来,应野平的艺术逐渐又成为学界和收藏界注目的焦点,其作品引起了越来越多藏家的兴趣,并成为艺术品市场的“抢手货”。尤其是应野平运用中国画的艺术形式表现新时代新生活的探索,在当时的画家中可以说无人能出右。本报5月27日《鉴藏》专刊有关介绍应野平艺术的文章刊发后,读者纷纷来电和来信,希望能够对应野平其人其艺有更多的了解。这里,笔者从从小处着眼,记录了应野平创作历程中不为人所知的种种逸事趣事,以求更为真实地展现还原这位海派艺坛巨擘的艺术风貌和生活情状。
    
默画本事  令人折服

应野平中国画的基本功十分厚实,颇多绝招。尤其是他那独步一时的默画本事令人折服。任何古画名画,只要经过应野平的法眼,他事后都能分毫不差地默画出来,令同行万分佩服。但是,应野平的默记、默画能力,是困难的学画环境逼出来的。这一绝活对应野平日后长达半个世纪的艺术创作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学习传统技法时,默记能力使他能充分掌握各种技法的线条、笔墨的特有规律;深入生活又使他的观察力、辨识力比别人敏锐、细致。当年,因为缺少条件,难得看到好画,只能当场默记。默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起初,他记起这一笔忘了那一笔,记起一座山忘了两棵树。经过无数次的强记硬背,终于练就了犹如花果山上的孙悟空那样的火眼金睛,磨练出一副过人的默记本事。后来,不管他读到笔触如何繁复,构图怎样驳杂的画作,只要经过仔细揣摩,便能默记在心,以至能分毫不差地背临出来,一丝不苟地再现原作面貌。
    
“将山水画请出了书斋,请到了人民大众中去”

“中国江南水墨画第一人”尽管是日本人对应野平的评价,但也从一个侧面恰当地反映了应野平在当代中国画坛的地位。

应野平的绘画作品具有鲜明的个性,你很容易在一大批作品中挑出他的画来,这种个性的独特性来源于他的绘画技巧,也来源于他的绘画观念。他的技巧为观念服务,而观念又能恰如其分地转化为技巧,两相得益,遂使心手两畅,佳作迭出了。

和前辈海派画家一样,应野平也是以传统入手,经历了摹古、仿古到创新的绘画过程。虽然应野平早就有创新之意,但真正付诸实践并开始有所收获,则是在1949年上海解放之后。应野平将自己的名字野萍改为野平是出于政治热情,而对绘画改革的决心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受了政治热情的鼓舞。由于要创作表现现实生活内容的绘画作品,他自觉地将画笔蘸上了新时期的墨色。要知道,传统水墨画的创作是书斋式的,即使古训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但实际情况是画家们着重的仍然是画面上洋溢着的书卷气,而这种书卷气是远离尘世的超脱之气,是画家们寄托自己乌托邦理想的世外桃源。当习惯了这种情调以及与这种情调相关联的传统绘画技法的应野平直面现实时,他就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笔墨习惯,来适应新时代的要求了。他走遍了新中国的山山水水,都市工地,用崭新的笔墨创作了一大批在今天看来仍然充满时代激情的佳作,引来了无数的称誉。

作为一个都市的艺术家,作为新一代的大师级海派画家,应野平的绘画也洋溢着现代都市的文化气息,这表现为他对画面的唯美追求,对作品内涵的理想主义寄托和形式上的雅俗共赏的倾向。唯美追求使他的画在粗放用笔的同时仍然津津乐道于细节的完善和笔墨的丰富及完整性,包括诗书画的统一协调;理想主义的寄托则使他在山水中独独钟情于黄山,他不厌其烦地描绘黄山的奇峰异石,飞云乱流,并且把自己完整融入了进去;而形式上的雅俗共赏是他巧妙地将时代性与现代都市人的审美观结合起来的结果。应野平将古人深奥的意识用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表现了出来,就像当年任伯年把人物画画得老少皆能看懂一样,应野平把传统中国画主要是山水画请出了书斋,请到了人民大众中去,这一点,可以说是对中国传统绘画的又一次革命,其意义已远远超越了技法范畴。
    
善于从朋友处汲取“养分”

应野平生性爱交友,十分重情谊,朋友遍及各行各业。在收获友谊的同时,他与朋友谈艺论画,彼此汲取“养分”。

评弹名家杨振雄当年与应野平过从甚密。应野平爱听评弹,尤喜杨振雄的《长生殿》。杨振雄曾经回忆说,当时政协里有政协俱乐部,每星期四是画家、书法家、金石家、艺人等集会搞活动的时间。每次活动,大家都论诗作画,随意挥洒。有时合作写诗绘画,我也凑凑热闹,涂上几笔,时间一长,大家也就熟了,以后除了每星期四之外,我与应野平先生也经常相互走访,用应野平先生的话来说,我们是文艺之交。应野平先生钻研吟诗作画,他的艺术表现在笔墨宣纸上,我的艺术表现则是借助于舞台。我在演出时,应先生经常是我的座上客,而应野平先生作画时,我亦时常背手观摩。我对应野平先生说:看画家画画是一大乐事,明明是一张白纸,片刻之间便是层峦叠嶂,万壑争流,画家的用笔、构图、调色、题词,对我的弹词表演来说,在说法、布局上大有帮助,可以免俗增雅。应野平先生也说,“听你的《长生殿》之脱靴、磨墨,可使画家更增画兴。”他又说:“文艺本来是触类旁通的,可以互相吸收,如唐之张旭观公孙大娘剑舞而得狂草之法,诸如此类不可胜数。”应先生留于我的墨宝很多,有条幅、册页,但我最爱的是应先生的扇面,每每在创作或表演之时,应野平先生画幅中那种奔放的笔墨,磅礴的气势,无不感染着我,给我联想,给我借鉴。

身患恶疾不忘画画、吟诗、吃螃蟹

应野平热爱艺术,也热爱生活,更是一位性情中人。他一生经受了许多磨难,而越是在磨难之中,就越能表现他的乐观和顽强。他曾经中过风,因手颤而无法握笔,连一位医生朋友也说:应先生恐怕不能再画了。但是,奇迹般康复之后,他不但顽强地拿起笔,而使人惊奇的是他的艺术走向更为老辣沉着。名记者郑重是应野平的忘年交,曾经撰写出版了《应野平年谱》。据他撰文回忆,那年,突然发现应野平患食道癌,经化学治疗,有着强烈反应,他仍是不以为然,并把病中写的几首诗寄给郑重,诗中说“小病生来得小休,暂抛笔砚且优游”,这时,人们都以为他不能再作画了。接到他的诗,郑重去看他,却发现墙壁上又挂着应野平水墨淋漓的新作,并题着“病后试笔”的字样。郑重看了,心中一阵高兴:呵,应先生又能拿笔了。
    本来,应野平在病中生活得很当心,身体一天天在向好的方面发展。到了秋天,几阵西北风一刮,阳澄湖的蟹上市了。虽长期“忌嘴”,但这次经不住“诱惑”,应野平开忌吃了一只蟹,自此癌症一发而不可收拾。此事,应野平是有些后悔的,还写了一首诗寄给郑重:‘天不亡人人自亡,病从一蟹入膏肓。此身倘得回春日,暂勿轻尝八足王。’信末附语:“不吃蟹,也不再画蟹了”。

但是,这次病魔再也不给他回春的机会了,病情每况愈下。有一次在他的病床前,郑重说你今年八十一岁,可称“九九翁”了。他说:我不想当寿星,只是想画画,病中连做梦也在画画,要画到自己不能拿笔的时候。他相信自己的艺术生命很长,直到生命结束的时刻还在拿笔作画。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走了。

《渔村》

(原载于2008年9月6日新民晚报12版。)


 

林泉高致向大众审美的转帆——应野平的山水画艺术 — 徐建融

最近,已故的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海上著名山水画家应野平成为评论界和收藏界所关注的焦点人物。这固然是因为明年是这位海派山水画家诞辰100周年,但更重要的是,应野平生前对海派山水画的贡献和影响受到了学术圈越来越深入的关注和研究,并取得了一批成果。本报这里发表的两篇稿件,从不同的角度阐发了应野平独特的山水画艺术和收藏价值。

应野平先生的山水画,早在1960年代还在念中学的时候,便已引起我的观止之感。

平心而论,应先生的山水,在传统的功力方面,比不上陆俨少、谢稚柳的深厚坚实。尽管他早年也曾在传统方面下过相当的功夫,尤其是临摹王蒙几乎达到形神逼肖,但他的追求并不在此,而在“笔墨当随时代”的创新。而且,他在创新方面确实也达到了相当的成功,在上个世纪50、60、70年代的三十年间,应先生不仅是上海山水画坛的第一块牌子,更是全国山水画坛的重镇,这样的地位,决非偶然所致。即使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陆俨少和谢稚柳的山水如异峰突起,但应先生的地位仍不失其独特的意义。

传统的山水画,其精神的要义在于“拟迹巢由,放情林壑,与琴酒而俱适,纵烟霞而独往”的林泉高致,与社会大众的审美需求是有着相当的隔阂的。即以近代的海上画派而论,以任伯年、吴昌硕为代表,虽因商品经济的影响,创造了作为中国画雅俗共赏的最佳形式,清新明快,热烈响亮,完成了传说向近现代转轨的契机,但主要也只是局限于人物、花鸟两科。作为传统中国画的大宗,山水一科,这种转轨其实并未完成。

真正完成这一转轨,使山水画由“世目未必售也”的林泉高致,成为雅俗共赏的大众审美形式,应该归功于应先生。在这方面,不仅陆俨少、谢稚柳有所不逮,即使傅抱石、李可染也是无法相媲美的。唯一能与之媲美的,也许只有一位钱松喦。但相比较而言,钱松喦仍嫌雅的成分多一点,传统的气息多一点,即使他所描绘的是现实的工农兵改天换地、山河换新颜;而应先生则俗的成分多一点,时代的气息多一点,即使他没有描绘现实的工农兵改天换地、山河换新颜。所以,在当时社会大众的影响中,应先生的名声又要大于钱松喦,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应先生之所以能完成山水画史上这一重大的审美转轨,是与他50、60年代的写生实践分不开的。应先生当然也到名山大川作过写生,尤以黄山写生为多,但他更多、更有个人特色的写生稿,则是从江浙一带山村水乡的自然风光中撷取而来的。普通的山,普通的水,普通的农田,普通的村舍,没有奇峰,也没有怪树,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一点不具备经典性。这就与李可染的写生拉开了距离。他有时也在山水中添加汽车、劳动者、红旗等等,但一点也不火热,基本上不带政治的色彩,而完全是自然风光本身的真实写照。这又与傅抱石写生团的写生拉开了距离。读他这一时期的山水写生,有如读范成大的田园杂兴诗,不同的只是不是古代的田园杂兴,而是现代的田园杂兴。松灵俊秀的笔墨,淡雅朴素的色彩,清新明丽的意境,浓于时代的生活气息,这是传统的山水画中所不曾有过的。读应先生的画,既使最广大的普通的社会大众能有一种亲切感,又丝毫没有政治的压力和动力,它所给人的感受,是平淡天真的。这种平淡天真,不属于古代士大夫的情调,而属于丰衣足食的现代社会大众的感情。

如上所述的画风,大约一直延续到70年代中期。从70年代后期,应先生的画风又幡然改图,开始了大跨度的变法。这一变法的原因也许与陆俨少的崭露头角于画坛有所关联。因为陆的画法以用笔、用线为胜,其线条的精湛,一时推为石涛之后所仅见。始终强调个性独创的应先生当然需要考虑与之拉开距离。恰好其时唐云的花鸟画创始出一种以厾笔排叠而上的点苔法,于兹,应先生的山水也由前期的侧重于用笔、用色改向用墨的方向另辟蹊径。他的方法是,用大笔抱蘸了淋漓的水墨,自山脚厾笔排叠而上,一气呵成,至山巅则以简略的线条画龙点睛般地勾皴出峰峦的形廓和脉理。这样重重的排叠,在满纸锢镒中隐现出高远或深远的意境,不仅富于丘壑的气势,更富于笔墨,主要是墨韵的趣味,是画史上米氏云山之外的别开灵境,但由于画家有着坚实的写生、写实的功底,其形象是一点不含糊的,所以依然能为雅俗所共赏。

(原载于2009年5月4日文汇报8版。)

谈谈应野平作品的收藏 — 祝君波

什么样的艺术品可以收藏?由于民族不同,人们的审美情趣不同和财力大小的不同,这是因人而异的,本来也没有一个划一的样式。因此,作为海派绘画名师的应野平其作品自然列在可收藏,可交易的范围。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艺术市场里,应野平的作品主要在画店交易,拍卖图录上很少见到。对他作品的收藏价值,认识到的人比较少。这些年,笔者由于艺术品经营和出版工作的便利,有条件看到应野平各方面的作品,接触到一些专好收藏应氏作品的藏家,对他作品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管窥之见,写出来以供同行参考。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尚健在的应野平先生是当时画坛的代表人物之一。这个时期出品的应野平的作品,体现了他变法以后的风格,或者纯墨色的山水,或者色彩不很浓烈的青绿山水,其共同点是用笔比早期松动、大胆,墨块或色块比较粗圹。由于那时的画册等媒体刊登的应野平作品大多如是,因此很多人误以为这就是他作品的唯一风格。其实他既有晚年变法以后大胆运用墨块的山水画特点,更有前期、中期立足传统、注重写生、精雕细刻的山水画风格。随着他的去世,一些中期的作品更多地呈现在人们面前,使大家有一种陌生而又惊奇的感觉。

应野平的作品可以分成四类以供人收藏选择:一是前期山水,二是后期山水,三是人物画,四是花鸟画。以艺术性论,应野平的后期山水是他变法的代表,而以收藏论,他前期山水以及人物画,功力深厚,大多为主题创作,态度严谨,收藏价值很高。

现在艺术市场中影响收藏的一个因素是真伪难辨,使收藏者忘而却步。应野平的作品不能说是无人伪造,但由于他生活的时代离我们的时代较近,可供参考的资料较多,目前伪作还比较少。就笔者的接触而言,现在有的伪品是仿他晚年的山水,因为他晚年作品概括性强,强调笔墨技巧;而他的人物画和前期山水,大多是主题创作,只画一件,重复的比较少,且功力很深,精绘细作,伪作较少,大多比较真实可靠。他的作品还比较贴近生活,即使是后期山水,画春夏秋冬,则四季分明;画黄山,则黄山依稀可辨。这样的作品,虽然在艺术上大家可以见仁见智,但从收藏而言,则是受人喜爱的,精品较多。一般而言,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在艺术场上要有大价钱,除了艺术风格以外,必须要有一定存量的大幅艺术精品。这点是应野平所具备的。从近些年他的作品流传的情况看,精品力作并不少见,且保存完好。

(原载于2009年5月24日文汇报8版。)

象外之致 韵外之味 ——纪念应野平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 秉 源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红军队伍,攀登在逶迤的崇山峻岭中,向着娄山关挺进。红旗猎猎,战马嘶鸣,空谷回声,残阳如血……1978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诞辰85周年纪念,粉碎“四人帮”后的老艺术家迎来了第二个春天,应野平先生“值兹新长征起点之际,写毛主席词意以自勉”。作品以磅礴的气势,奇宕的布局,雄浑的笔墨,淋漓的元气,描绘了“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深邃意境。丰富的水墨山水表现语言,开创了写意山水的崭新风貌。通透灵变,单纯的墨与洁净的水,幻化成夺人心魄的神奇图画,交融出绚烂瑰丽的异彩华章,令人遐想不已。《雄关漫道真如铁》(见图)表达了画家的激情,也鼓舞了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的人们。这是上世纪70年代应野平先生实现衰年变法之后,创作的一幅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完美结合堪称典范的杰作。

对中国画有深厚造诣的应野平先生,在新中国成立后更加注重深入生活,以造化为师,足迹遍布海岛、渔村、名山、大川、林场、工地,积累素材,写生创作。《沈家门纪游》《新安江写生集》《黄山茶林场组画》《桐君山写生册》等讴歌建设成就、反映时代新貌的作品先后问世,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些重要作品。

具有特别意义的是,应野平先生重视传统笔墨而不排斥西方优秀绘画,但他吸收的是西画理论而不是西画技法。块面点线的组合对比,精气神韵的生发融铸,黑白的反差,彩墨互衬的效果,三维的真实感,将中国传统的水墨写意画推向新的高度和广度,创立了强烈而独特风格的“应派”山水。

应野平先生擅书法,精诗词,一画既成,题于画幅,诗、书、画三绝,同辈画家鲜有望其项背者。收藏应氏画作颇丰的藏真画廊近日精选100幅以公开展示,给了我们学习大师为人治艺崇高品德的机会,可谓功德无量。

(原载于2009年6月15日新民晚报B5版。)

作品欣赏
  • 松云无尽图
    作品:松云无尽图 作者:应野平 年代: 尺寸(cm):
  • 建设中的新安江水电站
    作品:建设中的新安江水电站 作者:应野平 年代:1959年 尺寸(cm):71×145
  • 黄埔江边
    作品:黄埔江边 作者:应野平 年代:1960年 尺寸(cm):127×69
  • 茨坪新貌
    作品:茨坪新貌 作者:应野平 年代:1965年 尺寸(cm):9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