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王己千(1907-2003)原名季铨,又名季迁、纪千。江苏吴县人。就读于苏州东吴大学法律系、上海东吴大学。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艺术部特别顾问。
艺术历程

王己千(1907-2003),原名季铨,后改名季迁,又名纪千,70岁后又改名己千。江苏吴县人。出生于书香门第。师从苏州画家顾麟士习画。就读于苏州东吴大学法律系、上海东吴大学,同时从吴湖帆学画及研究鉴赏。曾在上海与苏州美专教授中国画。1949年定居美国纽约,后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美术系。1964年返回美国,先后在纽约、旧金山、新泽西州博物馆及大学办个展,并在世界各国美术院校进行绘画之学术演讲。出版有《王季迁画册》、《王季迁风景画》等。生前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艺术部特别顾问、《艺苑掇英》名誉顾问。

 

评论文章
挥洒丹青 直摅灵性 — 杜哲森

王己千出生于书香仕宦世家,他的前十四代祖先中的王鏊(1450-1524)曾官至宰相,并且是著名书法家,与明代的著名画家沈周、文徵明相友善。从那时候,王家就开始收藏书画,王己千很为自己的家族史感到骄傲,曾治“文恪裔孙”、“震泽世家”等印,押在自己的作品上。17世纪,王家从东洞庭湖迁居中国文化名城苏州。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王己千的祖父和父亲仍旧跻身仕宦,但后来目睹清王朝的日见衰落,便隐退回到了苏州,王家的红火时代开始黯淡了。但更大的不幸又降临到这个家族,在王己千9至11岁时,父亲和祖父相继故去,紧接着短短八年内,他同父异母的哥哥的一个小侄子病亡。偌大的家族中一下子只剩下了三个寡妇和少年王己千,那时他刚满十七岁。在这“神秘死亡”的灾厄中,唯王己千逃出了动数。这是他的命大呢?还是苍天有心,特意从死神手中夺回了这位艺术天才?

王己千早年跟随顾麟士学画,顾麟士是中国清代著名收藏家顾文彬的后代,家中有着极为丰富的书画收藏,使王己千初开眼界。30年代,来到上海后拜景仰已久的吴湖帆为师,得到这位精于鉴赏、富于收藏的艺术家的栽培。吴湖帆对青年学子的艺术教育,采取的方式不是说教而是薰陶。王己千当时就住在吴湖帆家中,有机会亲睹吴湖帆的作画过程,从中受到启发。他回忆那段学生生活时曾写道:“我的老师从来不教人,他从不教我怎么画,或该做些什么,我只是靠观察来学习的。我看他作画时如何构思,如何运墨,然后加以思考,力求弄明白。我看吴湖帆先生作画不下一百次,看多了也就逐渐领悟到其中的奥妙。我们之间似乎不需要说什么,他从不主动地要求看我的画,我也从没有想到让他看我怎么画。当我把画好的一幅画拿给他看时,他也从不明确地指出是好是坏,更不具体地指导怎么画对,怎么画不对,他只是以亲切的表情给予含混的表态,有时甚至什么也不说,那态度分明是相信我自己知道其中的得失,无须他来评说。他不像老师,倒像个朋友。我们学生每月在他那里聚会一次,这时吴湖帆先生会把他自己的或是他收藏的作品拿出来让我们欣赏,并做一些指点,使我们开了眼界,也提高了鉴赏能力。”

在从师吴湖帆的期间,王己千又有机会在收藏家庞元济家中遍览历代绘画精品近千幅。此外,当时上海的古玩店“集古斋”亦富有收藏,也成了王己千进行艺术鉴赏,理解传统绘画精髓的一个重要窗口。这样,在上海期间,私人的那些绘画收藏中的大部份作品,都被王己千收於眼底,铭记于心了。

但艺术之神对王己千似乎是格外关注。一个更难得的机会又给了这位艺术界的“幸运儿”。这就是1935年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历代藏品运抵上海和南京,并筹备赴英国展出。王己千被聘为这次重要展览的艺术顾问,从而使他有机会对这些艺术精品进行了三个月的研究,享受到了已往只有皇帝才能能享受到的特权。他和当时德国驻上海领事夫人孔达女士一起将这些故宫藏画上的印章一一拍成照片,并整理成册,以便使传统绘画的鉴赏研究工作系统化。完成了这一工作之后犹感不足,又用了三年时间,跑遍了全国各地,考察了国内能见到的所有的公、私绘画收藏,编辑出版了极富学术价值的《明清画家印鉴》一书。至此,中国境内的历代绘画作品的百分之九十都被这位得天独厚的艺术家鉴赏过了,研究过了,有史以来,恐怕还没有谁曾得到过这么大的“眼福”。今天王己千得到了,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历史把同样重大的责任加在了他的肩上,期望他能在民族传统绘画的发展史上另辟新局,再起奇峰。但要完成这一使命,是何等的不容易!
见多固然能够识广,但认识得越多越深,就会发现自己是处在丛山峻岭的包围之中;在前人所取得的成就面前,不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要想完成超越,是根本不可能的。明、清两代,那么多的画家甘心匍匐在古人足下,以捡拾宋元遗韵为能事,就是一个例子。不以力辟乾坤的精神和魄力站立起来;就只能淹没在前人巨大的身影中,历史的发展就是这样严酷无情。从十四岁正式开始学画算起,一直到五十年代,即过了不惑之年,王己千在创作上还是没能真正地出人头地,1959年他在美国举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但他的那些再地道不过的中国传统绘画,在美国这个斑驳陆离世界中,根本引不起人们的注意,就像一颗石子,不能在大海中激起浪花一样——尽管这颗石子是那样圆润和晶莹。这使他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但这种痛苦没有使他沉沦,而是起到了一种催化剂的作用,促成了他艺术的嬗变过程。

他从自己的艺术实践中领悟到了这样一个道理:任何绘画语言,诸如中国传统绘画中反复强调的笔墨,各种皴法和点法等等,归根到底都不过是一种符号,是一种揭示自然神韵和抒写画家感受的手段。既然如此,那么每个画家都可以依据心灵的导引和自然的启示去创造全新的,能够负载更多信息的符号,都可以选取最能把自己的感受和情思传达出来的手段,而没有必要为前人的某种成法局限住。为此,他在创作中彻底放开了手脚,甚至把中国画家千百年来所倚重的,最重要的表现工具——毛笔——也看轻了,或拓印,或溅洒,或揩抹,甚至手抚掌抵,颐指气使,整个创作过程的起始阶段犹如冲决了堤堰的洪流,一任其泛滥开去,随其自然,然后再因势利导,凝聚成势,并于细微处略加收拾,提醒精神,使作品在艺术风貌上浑然天成,尽去刻画之习。他没有用笔墨,但却制造出了较之原来用笔墨更为丰富的层次、肌理、节奏、韵律、体量和气势,还有那中国画至关重要的诗的意境,从而把传统绘画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使之与时代取得同一步伐。他的贡献是巨大的。

王己千现已是八十高龄的老人了,但他却说“我从不认为我老了,我的身体老了,但愿在思想上我觉得自己只有二十岁或十几岁,”他感到自己越来越富有想像力,创作激情仍在他的心中激荡,他有充分的信心攀登上更巍峨的艺术高峰,这或许又是艺术之神对他的再次赐福吧,对此,我们寄予殷切的希望和美好的祝愿。

摘自《〈留真〉当代中国画名家像传》之王己千,Soobin Studio Pte Ltd.,1989


作品欣赏
  • 水果
    作品:水果 作者:王己千 年代:1994年 尺寸(cm):13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