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陈小翠(1907-1968)又名玉翠、翠娜,号翠侯、翠吟楼主,斋名翠楼。浙江杭县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上海书法篆刻研究会会员。
艺术历程
陈小翠(1907-1968),又名玉翠、翠娜,别署翠侯、翠吟楼主,斋名翠楼。浙江杭县人。为旧文学家陈蝶仙之女、画家陈定山之妹。家学渊源,允传衣钵。13岁能诗,有“神童”之称。从父兄写作,曾出版译著达五十余种,获教育部奖。印有《翠楼吟草》十三卷。从杨士猷、冯超然学画,擅长工笔仕女和花卉画,风格近似华喦、费晓楼,清雅秀逸,饶有风姿。善书法,宗王羲之,兼学怀素《小草千字文》,笔致委婉雅淡,具清秀峭拔之趣。作诗亦婉丽俊逸,与其书画如出一辙。1934年,陈小翠与冯文凤、李秋君等共同主持上海中国女子画会。曾辟有“翠楼”画室教徒。生前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书法篆刻研究会会员。
评论文章
记陈小翠女士 — 郑逸梅

多才多艺的女子,自古已稀,于今更少。无怪历来编写人物传记的,要特地列着才媛一门,可是这一门,往往寥寥数人,成为凤毛麟角。在近数十年来,称得上才媛的,陈小翠可首屈一指了。她生于民纪元前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名翠,号翠娜,后来便署小翠,为钱塘陈蝶仙的女儿。

小翠艺事是多样的,先来谈谈她的绘画吧!她的画,具有渊源。原来她的父亲蝶仙,从小喜欢改七芗的仕女,但仕女不易着笔,便改作文人画,剩水残山,折枝零叶,随意挥洒,确是别饶清致。不久山阴杨士猷到陈家作客,他是蒲作英的得意弟子,整日渲红染紫,泼墨纵毫,小翠多少受这熏陶,也就点点触触,拈管嬉弄,没有多久,居然像模像样了。进一步,看些画学理论方面的书,懂得一些什么吴门、娄东、云间、金陵等流派,观摩前贤时彦的名迹,凭着她的七分天资三分学力,举凡人物、山水、蔬果、花鸟,都有那么一手。起初画了送人,那春烟芍药,秋水芙蓉,殊色流妍,博得戚友的喜爱,直至应接不瑕,开始订了润例。书和画,是有连带关系的,她在学画之余,即注意八法,俾书和画组合起来,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虽大的联额没有看到,那扇册之类,写得闲逸遒秀,鬻画又复鬻书了。我有她画的仕女扇,一婵娟作海棠睡,惺松双目,态极妩媚,一面为冯文凤书,这是小翠和文凤书画合展时送给我的。还有一扇,小翠画的是赤壁夜游,船中数人,作幽情遐致,旷怀自得之状,更为工致。这是在十年浩劫后,在冷摊上购得的。此外她又为我绘了一个小册页。那时上海成为孤岛,她的父亲蝶仙已下世,小蝶流寓域外,她的生活情况,大不如前,赁屋而居,可是屋主一再逼她迁让,因为其时居屋奇俏殊常,赶走了甲,把屋顶给乙,可收一笔挺大的顶费,利之所在,屋主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既不讲情,又不讲理,小翠被屋主惊扰得非迁地为良不可,再三请托,好不容易,总算觅得一栖息之处。我去访问她,袖出一纪念册,请她随意点染一下,她就为我画了翎毛花卉,并借题发挥,写了一首七绝,但这个册子,在浩劫中被凶徒掠去,幸而小翠题了字赠给我的《翠楼吟草三编》,为一油印本,却还留存。在这《翠楼吟草三编》中,有《为郑逸梅先生画花鸟占题》,诗云:

微禽身世可怜生,风雨危巢夜数惊。
借得一枝心愿足,夕阳无语自梳翎。

诵之多么凄人肺俯。

小翠的诗,造诣很深,当时沈禹钟眼界甚高,于诗不轻许人,可是对于小翠却钦佩备至,称为“当代闺阁中惟一隽才”。又前辈常州钱名山,读了她的诗,一再劝她把什么都放弃,专力于诗,将来必传无疑。她从善若流,也就在诗方面抉破藩篱,直窥堂奥。

民国二十三年,小翠与顾青瑶、杨雪玖、李秋君、顾默飞、唐冠玉、虞澹涵、吴青霞、鲍亚晖、周鍊霞、谢月眉、杨雪瑶、庞左玉、丁筠碧、包琼枝、余静芝、谢应新、冯文凤、徐慧等组成中国女子书画会,又组画中诗社,分课唱和,当时是盛极坛坫的。

十年浩劫,知识分子什九受到冲击,其时小翠居沪西淮海路上海新村,里弄组织,对小翠频肆凌辱,不得已和庞左玉对调居舍,可是画院的极“左”思潮,汹涌澎湃,诸画师例须赴院接受审查。某晨,小翠甫及画院之门,即望见诸画师均罗列成行,为阶下囚,小翠返身逃回其寓,不料已被发觉,追踵而来,小翠坚闭其门不纳,一时叩门如擂鼓,势将破门而入。她没有办法,开了煤气自戕。沉冤多年,直至“四凶”垮台,才得平反。

       (摘自《郑逸梅笔下的文化名人》,上海书画出版社2002年版。)

 

作品欣赏
  • 报春图
    作品:报春图 作者:陈小翠 年代:1966年 尺寸(cm):5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