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陈秋草(1906-1988)又名蔯、羽,字犁霜,号劲草,斋名风云楼。浙江宁波人。肄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第三、四届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文联委员,上海美术馆馆长。
艺术历程
陈秋草(1906-1988),又名蔯、羽,字犁霜,号劲草。斋名风云楼。浙江宁波人。自幼酷爱绘画,肆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28年,与人创办“白鹅画会”及“白鹅绘画研究所”,并先后主编《白鹅年鉴》、《美术杂志》。1945年,创设“劲草社”。1946年后,参与组织上海美术作家协会与上海木刻会。1949年,当选为全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1954年,任上海美协展览部长和上海美术馆长。为儿童读物《小蝌蚪找妈妈》所作插图,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洲文化中心1978年颁发的拿玛奖。其作品融汇中西绘画及装饰艺术之长,擅花卉、鱼虫及人物,尤擅小品。注重物象神韵,别具风格。出版有《秋草画集》、《陈秋草花卉小景画选》、《小品画选》等。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三、四届理事,上海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秘书长,上海美术馆馆长,上海文联委员,上海书协会员。
评论文章
真情实感与时代——序《陈秋草画集》 — 江丰

最近收到陈秋草先生来信:自顾生平,谈到他几十年来的艺术实践,有些话看似平淡无奇,但确使我很有所感。他信中说:“我作画不力,但求真情实感。我爱传统笔墨,而不欲脱离现实景象侈谈神韵。当然缺点不少,还需多方南的教益。”寥寥数言,态度何等谦虚,对自己的要求又何等严格。信中一方面深自贬抑,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成就可言;另一方面又十分诚恳地提到,他深感于老革命家精神力量的激励,还在坚持进行不倦的艺术探索。并说:“但愿有生之年,留得一分热发一分光,能为祖国四化略尽微力,也就十分欣慰了。”这是发自一位有良心的、热爱祖国、年近八旬的老画家的心声。

陈秋草先生是著名的老国画家,以专工花鸟、山水,为知者所称道。他早年曾经是油画家,具备相当水平的素描功底,加上他非常重视写生,所以他笔下的花鸟是有生趣的,为了写生,不辞艰苦,游踪所至,遍及浙、皖等地的名山大川,乃至长江三峡。他不满足当一个陈陈相因、以临摹前人为能事的国画家。但他对传统笔墨是很有研究的,所以点染施色不流凡俗。
秋草先生一辈子兢兢业业、老老实实,其画恍惚其人。他不愿脱离现实景象侈谈神韵,那种崇实的精神是令人可佩的。但恕我直言,我总觉得他的有些作品从容有余,酣畅不足。

秋草先生主张作画应力求真情实感,这是不移之论。问题是如要感人心魄,醒人肺腑,还要看作者具备怎样的真情和实感。个人始终认为:

只有与时代共鸣的真情实感,才能受到广大人民的喜爱。在这一方面,无疑秋草先生是有所追求的。例如他的《追怀鲁迅、学习鲁迅》,他主要画的是簇拥在鲁迅雕像四围红艳艳的雁来红。画面题句曰:“战斗精神永足式,革命豪情老更红。”寓意鲜明,不仅勉人,抑且自励了。又如《繁花似锦》,作于1987年3月五届人大政协胜利闭幕之日,画面题句曰:“捷报御风遍九州,繁花似锦不胜收。献与群英迈壮志,继续革命不停留。”感情色泽是很健康的。《茶子花》则为国画的花卉园中又开一品种,作者试以经济作物入画,使读画者眼目为之清新。个人多年来确信:中国画——包括花鸟、山水,需要发展,需要推陈出新。这样,才能永葆其生命力。“出新”首先取决于作者对人民大众现实生活的关心和热爱。一幅耐看的花鸟或山水画,在给人以美学享受的同时,无不洋溢着作者所处的特定时代的感情色调。而所谓时代色调总是伴随着不同画家的个性特征和创造性的艺术表现手段来得到完成的。关于秋草先生画艺的成就,恐怕也应据此来过细研究加以评价。总的来说,我认为秋草先生是一位属于不甘守旧、又力求图新的、当代老一辈的国画家之一。

秋草先生又是一位老一辈的艺术教育家,早在20年代,他就与画友创设我国最初的业余美术教育团体于上海。他这一方面所作的努力是不容我们忘怀的。秋草先生是我青年时代学习美术的启蒙老师之一。岁月易逝,屈指已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白头师弟,俱垂垂老矣。但庆幸的是我们都还没有丧失青壮年人的锐气。回顾过去经历的峥嵘岁月,瞻望祖国前程似锦,美术事业日益繁荣,我们这些伏枥的“老骥”们,同样是“壮心未已”的。

《陈秋草画集》即将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付印问世,承秋草先生雅属作序,不揣简陋,匆匆写了些未必切当的话。“书被催成墨未浓”,见笑了。

一九八一年五月二十一日于北京

(原载于《秋草画集》,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3年版。

难忘艺海贝人 — 宋铮
前不久,上海举办了陈秋草先生百年诞辰回顾展。恐怕今天很少有人知道,陈秋草先生是中国美术史上一位重要的中西画家、美术教育家、活动家,还是上海美术馆的第一任业务馆长。

“……我们可以责怪时间粗暴的覆盖,但忘记这样一位老人恰恰说明我们自己对历史、对昨天缺少温暖的回忆和必要的尊重……”这是上海的学者毛时安在刚刚出版的《秋草赋》序中发出的感慨。

早在1928年,时年22岁的陈秋草抱着“振兴启迪国民皆有美学之真谛”的一腔热情,倾其所有家资,与美专的几位同学一起创办了后来极有影响力的“白鹅画会”。这只开创了中国业余美术团体之先河的“白鹅”,以其不同于专业团体的灵活机制,让当时许许多多“既要艰辛讨生活,又十分热爱艺术”的年轻市民,有了最理想的学习场所和展示平台。他们办学、做刊物、举办各种展览会,在当时的上海形成了一个影响力极大的“白鹅时代”,不仅切实培养了一批诸如江丰、程及、张雪父、赵无极、费新我等日后颇有名望和实力的艺术家,还引领着整个市民阶层的审美理念,使之有了难能可贵的最初的觉醒和提高。“白鹅”麾下有个名为《装束美》的杂志,作为中国最早的时尚刊物,曾对当时妇女衣着盲目跟风的现象,多次强调了个性对于穿着的重要性。

解放后,陈先生依然坚持理想,继续创办美学机构,致力于新国画的研究。1956年,坐落于南京西路456号上海美术馆落成,陈秋草先生做了第一任业务馆长。从此他更加全身心地投入美术的创新改革和大众普及工作。虽然后来在各种政治运动中受尽了冷落与磨难,一旦阴霾散尽,他又焕发了活力。他的儿子陈箴回忆:“1978年到1982年,是父亲心情最好,创作高产的时期。”陈先生早年已是具相当功力的西画家,后期他又转画中国画,他的作品中西融会,风格独特,在北京展出时曾“轰动了美术界”。他专为小朋友画的《小蝌蚪找妈妈》还荣获了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颁发的“拿玛奖”。

一个德高望重的名画家,担任上海美术馆馆长长达十几年,操持主办的展览不计其数,直到去世前不久,陈先生才因太多朋友的请求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

感谢上海美术馆的陆权和樊晓春,她们查阅了大量资料,做了深入的采访,并从陈秋草的子女、学生、美术界前辈处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最后写就了详细记录这位美术界前辈生平事例的《秋草赋》,为我们重新认识秋草先生提供了最真实可信的依据。这本图文并茂的传记,新近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

给了这部传记极大支持和关注的上海美术馆现任执行馆长李磊说,上海在中国近代美术史上有着重要意义,西画东渐之风在中国绘画史的改革中有独特的贡献,类似陈秋草先生那样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著名画家都在上海留下了足迹。我们美术馆人就像艺海拾贝人,挖掘这些散落的珍珠并用心收集起来,呈现给观众。

今天的上海人,相对于越来越丰富的物质欲求,他们的“美”感还远远不够,从这个层面上说,重温秋草先生,仍有十分特别的意义。

(原载于2007年5月24日新民晚报。)

心中的秋草 — 卢润祥

陈秋草是沪上画家中倾情讴歌新事物,把工人、厂房、机器、船舶、大楼、铁水等融入国画中的第一人!他是上海美术馆首任馆长,繁忙的公务后,每当夜阑人静,还在灯影小楼中寄情翰墨,烟云满纸,抒发他革新国画的情怀。读他的作品《鲁迅像》《朝晖》《沸腾上海》等,你会发现西画中素描、水彩或油画的神韵与影子。

上世纪50年代,在北京西路圣彼得教堂对面的一个石库门旧居中,先生创办了“新中国美术研究所”,附带招收学员。此地距我老家晋福里仅隔一条马路,当时还是一名学生的我,对未来充满憧憬,在学长引荐下,课余来此,甚感新鲜。大概我是学员中最小的,秋草老师对我呵护有加。那时我对画黑白素描劲头不大,他因说:“素描虽无色,但有时会比色彩更有魅力。”为此,赠我两张外国画家素描画片,记得其中一张画上海孔庙,画上风物都用极细之线条叠加点缀而成,十分精美细腻。这里有时也有讲座,如沈柔坚说版画、哈同谈水彩等。一次,请到国画大师贺天健作画,大约近二十张宣纸张挂墙上,他鹤发童颜,白髯临风,手握大排笔向纸上泼洒大把墨汁或颜料,还身轻如燕在木梯上勾勒着那幅山水的细部……一年后,我们结业了,临别依依,老师赠我们一枚刻有所名、白底红字、横型的小徽章留念。

留给我深深印象的是他下巴上那一撮雪白短髭,坚挺而齐整,透出他的毅力、刚直、清白、操守。他那个飘着桂花幽香的古色古香小院里,挂着一把鞘套上镶嵌着红蓝宝石的长剑,每当东方发出鱼肚白,就是他闻鸡起舞时。学长因成绩优异被聘为辅导员,他说,一次,在黄昏树影下,曾见老师赤膊舞剑,豪情满怀。

岁月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几十个春秋过去了,如风之无影,月之无语,但我们却永不会忘怀秋草老师的关爱以及他对中国美术事业的贡献。以上,也是对读到的《秋草赋》(上海文艺社)一书的补充罢。

(原载于2009年4月18日新民晚报B9版。)

作品欣赏
  • 天竺水仙
    作品:天竺水仙 作者:陈秋草 年代:1979年 尺寸(cm):70.5×65
  • 山高水长
    作品:山高水长 作者:陈秋草 年代:1944年 尺寸(cm):135×70
  • 菊花
    作品:菊花 作者:陈秋草 年代:1979年 尺寸(cm):4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