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张大壮(1903-1980)原名颐,又名心源,字养初,号养庐、富春山人。浙江杭州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
艺术历程
张大壮(1903-1980),原名颐,又名心源,后更名大壮,字养初,号养庐,别署富春山人。浙江杭州人。自幼受家庭熏陶,喜书画,曾随其三舅父章太炎学中医,章氏对他文字等方面均有一定影响。19岁时,到收藏家庞莱臣家担任古书画藏品管理工作。1917年,定居上海,山水师从杭县汪洛年,师从山阴李汉青学花卉。1945年,执教于中华文艺书画学院,主教恽派花鸟。当时与唐云、陆抑非、江寒汀合称为“花鸟画四大名旦”。解放后,参加了上海美术家协会,入聘上海中国画院画师,先后执教多所院校。擅长花鸟画,宗清恽寿山、华喦。中年所作牡丹、紫藤、画眉、黄莺,妍丽清润,秀美动人,其精勾勒,上溯黄筌。小写意之作,则得徐熙风神,有“形骨轻秀”之趣,晚年逐步及徐渭、陈淳、朱耷、原济等,笔致洒脱。多取材日常生活所见的瓜果、鱼虾等,观察入微,反复推敲,技法精湛独特,设色秀润明丽,具有艳而不俗、淡而不薄、气清味厚的艺术感染力。偶作山水,亦生涩清劲。兼擅书法、篆刻。代表作《新豆涌到》、《甜》、《解暑》、《对虾》、《山水》等。1981年出版《张大壮画集》,1982年出版《张大壮画集》、《张大壮》。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
评论文章
“现代的恽南田”——张大壮 — 了庐

张大壮先生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是有幸的。熟悉他绘画艺术的人无不为他高超的画品和人品而崇敬,并赞叹不已。他宗法清代恽南田的没骨绘画艺术,不仅润腴清新,笔墨法度又十分精炼。尤其是晚年,可谓积渐悟为顿悟,豁然纵笔奇恣,出神入化,把恽南田的没骨绘画艺术创造性地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他创作的新作,气息和笔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令人耳目一新,被人们誉为“现代的恽南田”。

但作为一个著名画家,张大壮先生又是最不幸的。这位传统型的中国画家,由于恪守着谦退自逊、恬淡无为的传统道德观念,与他身处在功利主义极端膨胀、阶级斗争异常激烈的现实社会相去甚远,故而他失落了。他那卓越的绘画艺术在他生前未能得到社会充分的认识,享受应有的待遇和声誉。这在他身处的现代社会中也许是个典型的个案。这又也许是画史上像吴镇、徐渭、恽南田、任伯年那样众多书生气十足的艺术家和文人共同的悲剧。因而,直到今天,许多熟悉他的人一提起张大壮先生的命运和艺术,都无不为之嗟叹和不平。

时代有不合理的,但历史终究会合理的。

入“虚斋”掌管书画,使他有机会接触了众多的传世书画佳作,这种得天独厚的机遇在他同辈的画家中也是很少的幸运。这为张大壮先生以后一生从事中国绘画艺术的创作奠定了极为良好的基础。

张大壮先生在庞氏“虚斋”所造就的对中国书画见多识广的学养和造诣,及卓越的鉴赏能力和运用自如的笔墨法度,连现代大书画家、鉴赏家吴湖帆先生也为之称羡和膺服。故而在先生28岁那年,不幸因病离开庞莱臣先生的“虚斋”时,吴湖帆先生曾多次亲自及转托另一位书画大收藏家、鉴赏家孙伯渊先生诚恳延请张大壮先生去其“梅景书屋”共研画事。但先生终因病不愿去忧劳于人而婉言谢绝,得以归家养病。从此始更名“大壮”,以示不息。更不幸的是,不久因战乱,张大壮先生生活日趋动荡。迫于生计,先生只得勉强抱病卖画,开始走上了一条以画为生、贫病交困、坎坷潦倒的艺术生涯。患难之中,又是吴湖帆先生以各种方式,直接和间接地予以经济上的接济和帮助。多次转托孙伯渊先生以重金收藏张大壮先生新作,可谓两全其美。吴湖帆先生在他一生中一直把张大壮先生视为少数艺术上的知已,不以贫贱为嫌,执手相挽,亲密无间而时相往来。得有佳作务必先请张大壮、孙伯渊二位先生共析鉴赏。这影响到后来的陆俨少先生,生前对张大壮先生一直终身礼仪有加而十分尊重,不敢怠慢。

张大壮先生是个典型的传统型中国画家。早先在“虚斋”时受主人庞莱臣先生的影响,接受和崇尚董其昌的艺术思想。并身体力行,系统地学习中国南宗一脉“文人画”家的传世名作。先生早先学研山水,致力于元四家和明董其昌,上及董源、巨然、米家父子、高房山及方方壶,下涉四王吴恽,先生都竭力追求,化而用之。以后又旁及花鸟,主要宗法恽南田及华嵒二家。其中,尤醉心于恽南田的“没骨”绘画艺术。先生又留心于八大的绘画作品。张大壮先生重视传统,严于法度。先生论画不多,主张“气韵第一,逸品为上。画以清淡为宗,静为最高。骨法用笔,要笔笔见笔,笔笔要有来历……”这一切,都是受董其昌的中国绘画美学思想和笔墨论的影响。直到五六十年代,因健康上的原因才转而注重对花卉、蔬果的观察写生。到了六七十年代,先生的绘画创作实践经验日趋成熟,又有幸受到中国画创新运动和与西方绘画交流的影响,识高胆大,解放思想,逐渐将恽南田的“没骨”绘画艺术创造性地发挥运用。从恽南田的“没骨渲染”发展成为“没骨点染”,最后又发展成为“没骨写意”。这不仅是对恽南田“没骨”一脉绘画艺术的发展和贡献,也是对中国绘画艺术的发展和贡献。尤其在当今传统中国绘画处在因各种干扰而困惑的时期中,为如何正确地认识学习和继承发展中国画,积极地“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和有益的思考。这也是我们历史地重新认识大壮先生绘画艺术的意义和价值。
张大壮先生早先致力山水画,不幸的是因健康上的原因,作品不多,为花鸟画名所淹。先生长年卧病在床,很少出门,缺少对自然界山水的观察和感受。但晚年偶尔为之,无论大帧小品,先生都能以自己独特的艺术感觉将早先熟悉的前入画题、名家风格及笔墨法度,以“文人画”家的思维,由表及里,去粗存精,用简括的提炼手段娴熟地再创作,独辟蹊径,开古为新。先生不多见的山水画连陆俨少先生也为之十分膺服,时有请教。

张大壮先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一生除了致力于绘画艺术的创作外还精于篆刻和书法,不幸的是也因健康原因较之其山水画更鲜为人知。先生早年在庞莱臣先生的“虚斋”时即注意收集了许多泥封、汉魏六朝将军杂号与侯印的印花。同时又将明清各流派主要篆刻家散见的印花都收集成册,并一一都作了铭记。而且手拓了大量的秦汉砖瓦以为资料。张大壮先生的篆刻学习浙派,尽取名家之长,以丁敬身的“切刀法”入手,兼以蒋山堂的“拙出”,主中求圆,拙中求放,力求庄严之势,尽去矫柔妩媚之态。他早年为“虚斋”主人庞莱臣先生所制的收藏印章即以此为之,参以汉印篆法。继而先生致力于黄小松、陈鸿寿二家,同时兼取奚铁生、陈秋堂。吸收汉印、泥封、铭文、诏版、钱币之体。阳文印,力求工稳、秀丽、生动。阴文印,奏刀更大胆,有苍茫浑厚之感。先生为其三舅父章太炎所制“章炳麟印”与“大章之章”,以及为其主人庞莱臣先生七十四以后的年岁印即是其貌。晚年先生尽取赵之谦之势,并吸收吴昌硕之长,将秦汉碑刻、砖文等种类书体均融会贯通于印,以势取神,多有变化。刀法也更见沉着,于秀丽处见苍劲,流畅处见厚朴,在不经意处见功夫。同时兼取皖派邓石如,吴让之“切中带削”和“冲刀法”结合,尽取自然以求表达笔意。先生晚年的自用印即大都以此为之。偶尔也参以吴昌硕、齐白石的“出锋钝角”之法玩之,各取所需,变化无穷。先生用印大都己出,不以石质为然,又很少署款,朴质如其人。有不知印之人献印于先生,先生只是淡然一笑,随手将印置于水盂之中视同卵石与水仙为伴。可见篆刻之自负。

张大壮先生一生书法不幸也因健康上的原因作品不多。见有早先临汉《夏承碑》、《史晨前后碑》的记录。先生对唐书家颜真卿颇为敬重。论书辄提颜真卿《颜家庙碑》与《郭家庙碑》等,对五代杨凝式的《韭花帖》更是赞不绝口,以为董其昌即得益于此。观先生遗存不多的书法作品及晚年题画字,遒劲典雅直接取法于唐孙过庭《书谱》,具晋唐遗风。书中行气,得益于杨凝式的《悲花帖》。书骨自有唐颜鲁公之雄肆,绝无时俗之媚态。较之以形取胜的画家字,先生则足可称“书家”无愧。

纵观张大壮先生一生的艺术生涯有“有幸”于人。早年有缘得以入庞莱臣先生的“虚斋”,系统地学习、研究中国历代书画珍品,达到艺术上的早慧。也有“不幸”于人。中途开始病缠终身,不能以充沛的精力去积极地从事艺术实践,同样也失去了各种机遇。如果命运真给其“大、壮”的生命力,相信凭先生对中国绘画艺术见多识广的修养和运用自如的笔墨法度功力、聪慧的艺术和勤奋,一定能在他自己从事的各方面艺术上“古为今用”,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和取得更大的成就,为中国绘画作出更大的贡献。

                  (摘自了庐《对前辈中国画家的评论》,上海画报出版社2004年版。

 

大壮先生赐我画和名 — 张大根

清明节前去杭州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还有大壮先生、张师母上坟。在凤凰山万松岭大壮先生坟上,我突然想起上世纪70年代初的一个腊月,也是去杭州为爷爷、奶奶、爸爸上坟——

一下火车正赶上杭州大雪纷飞,我即去湖滨六公园西湖边上,环湖的山巅一派银装,也衬黑了一湖水色,整条白堤没有一个游人,我从断桥走至平湖秋月,又从平湖秋月对面小道去孤山后山的放鹤亭,游至西泠印社的后山道翻上西泠印社,眼前真可谓是移步换景,就好似一幅幅宋人画册在眼前翻动,雪白的山巅上露出了绿色琉璃瓦的屋脊,时不时地点缀着几株古松或老梅,面对阵阵的腊梅清香,“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名句真不为过。

在西泠印社的四照阁题襟馆的平台上看西湖是最佳之处,如同庞虚斋所藏南宋李嵩西湖图长卷展现在面前,真是清福啊。出西泠印社,过西泠桥,至苏小小坟,那时坟头已然夷为平地,当然武松坟也不见了踪影,本想过岳坟去金沙港老家燕南寄庐看看,由于历史原因燕南寄庐已住有二十多户人家,诸多不便,只得作罢。

上完坟自杭州回来,即去大壮先生家,一进门先生问,好几天没见你去哪儿啦?那时我家与先生家很近,几乎天天去先生家转转,所以几天没去先生会惦念。我回说去杭州给爷爷奶奶上坟了。先生说他已好几年没去杭州了,杭州变得如何了?我说去杭州的几天正赶上杭州下大雪,西湖的景致真是美极了,真的印证了清人“压白万山巅,衬黑一湖水”的名句。先生又提及了老家燕南寄庐,我说现已住有二十多户人家了。我见先生画桌上有一条裁下的边料纸,砚中尚有余墨,我即请求先生给我画张燕南寄庐图以解相思。先生说我又没去过燕南寄庐,如何画法?我说先生是杭州人,我们家在岳坟过去点的金沙港,背后即是双峰插云,前面离孤山不远。先生提起笔蘸了点墨,即在这边料纸上随意点染,不一会儿一幅屋前万点梅花,屋后雪压双峰的雪中燕南寄庐即映入眼帘。这是中国画的最高意境,这是中国画的笔墨神髓。我要先生款落我的小名,先生问我小名叫什么?我说我属鼠,又是子时生的,爷爷奶奶都叫我子根,但是款写好了一看,确是燕南寄庐图张大壮为大根造。我说先生错了,我小名子根。先生说你属鼠,又是子时生,又排行老大,不是大根吗?!而且大根比子根叫得响。我说您名张大壮,我叫大根不妥。先生笑笑说有什么不妥啊,你跟在我后面不碍的。就这样先生不单给我画了画,还赐给了我名字。三十多年过去了,先生师母都已作古,我按照先生的意愿把先生师母的坟地安置在杭州凤凰山万松岭。先生无后,每年上坟祭扫我是不会遗忘的。

                                                                           (原载于“新民晚报”2008年7月B10版)
张大壮的“带鱼”为何受追捧 — 肖方


在近日落幕的一场春季拍卖会上,张大壮的《带鱼图》立轴(46厘米×35厘米),估价4万至5万元,成交价达到了20.9万元(上图)。

张大壮的“带鱼”为何受追捧?中国绘画史上,从唐、宋、元、明、清至近现代,善于画鱼的画家不下千人,像恽南田、八大山人、齐白石、张大千等等都能随手拈来,而吴青霞的鲤鱼、汪亚尘的金鱼,更是成为了画家的“名片”。古人和前人,善于画鱼的高手,笔下的鱼,都为淡水鱼,俗称“河鱼”,而以海鱼为题材入画的恐怕只有张大壮一人而已。看似简单的“带鱼”,在绘画工艺上却颇下功夫。张大壮先用焦墨写出带鱼的头部,“之”字形的鱼身用淡墨一扫而就,笔墨简练,造型生动,富有艺术感染力。

张大壮与唐云、陆抑非、江寒汀并称海派花鸟四大名旦。他的花鸟画清润秀美,喜欢画蔬菜瓜果、河虾螃蟹,形象生动活脱,别有韵味。陆俨少、陆抑非两位先生亦发自肺腑地说:“张大壮是当今画坛唯一有仙气的人。”但从目前的市场价格来看,却与其他三位有着天壤之别,特别从艺术品拍卖市场来看,他的作品却难以拍出高价,即使在书画市场火爆的时候,他的画作也没有受到市场追捧。究其原因,有关业内人士认为,这主要是他具有代表性、有相当分量的作品并不多。但是从2005年开始,这种状况已经开始有所改变,当年他的《刀鱼丰收》在上海的一场秋拍中,估价5万至6万元,成交价达到了25.3万元,此次的《带鱼图》立轴再次超过20万元,无疑将对于其市场价格重新定位。 

                                                                 (原载于“新民晚报”2007年8月B4版) 

 

 

作品欣赏
  • 新豆涌到
    作品:新豆涌到 作者:张大壮 年代:1974年 尺寸(cm):139×70
  • 水产丰收
    作品:水产丰收 作者:张大壮 年代:1958年 尺寸(cm):133×66
  • 明虾竹笋
    作品:明虾竹笋 作者:张大壮 年代:1973年 尺寸(cm):69×67
  • 果熟图
    作品:果熟图 作者:张大壮 年代:1973年 尺寸(cm):55.5×79
  • 带鱼丰收
    作品:带鱼丰收 作者:张大壮 年代:1973年 尺寸(cm):1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