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王个簃(1896-1988)名贤,字启之,号个簃,斋名霜荼阁。江苏海门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名誉院长,第三、四届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第二、三届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西泠印社副社长,第三、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三届上海市文联委员。
艺术历程
王个簃(1896-1988),名贤,字启之,号个簃,别署霜荼阁。江苏海门人。早年笃好诗文、金石、书画。27岁入吴昌硕门下,深得吴昌硕画风精髓,吸取青藤、白阳、八大山人、石涛等明清诸家之长,另创新意。善以篆籀之笔作画,尤精藤木花果,笔墨浑厚刚健、潇洒遒劲、浑穆生动、风格别具。偶作山水,亦清新有致。工书法,四体皆精,神雄气畅,无不称意。篆刻则直逼秦汉印,苍厚浑朴、拙中有奇。1928年,与王一亭、张大千、钱瘦铁等人出访日本。1928年,任新华艺术专科学校教授。1930年,任昌明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国画系主任。1949年前,曾两次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1957年,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后在北京、太原、广州等地巡回展出。1964年,随中国书法代表团访问日本。1981年3月,在上海举办个人诗、书、画、篆刻大型展览。1985年,应邀赴日本、新加坡讲学,并举办书画展。1949年前,出版有《个簃画集》(上、下集)、《个簃印旨》(一卷),后出版有《王个簃画集》、《个簃印存》。著有《王个簃随想录》、《霜荼阁诗集》等。南通市建有“个簃艺术馆”。曾任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西泠印社副社长。
评论文章
艺术家王个簃 — 汤兆基

王个簃是我国当代著名的国画家、书法家、金石家和诗人,早年受业艺坛巨擘吴昌硕先生门下,得到吴派嫡传,并有所创新。他辛勤耕耘艺苑六十余年,历任新华艺术大学、中华艺术大学、东吴大学、昌明艺专、上海美专教授,现任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西泠印社副社长、交通大学美术顾问。

王个簃1897年出生于江苏海门的书香门第,原名贤,字启之,号个簃。祖父王月阶为不第秀才,父亲王少阶是教书先生。他们虽都不会作画,但对艺术有特殊爱好,家中藏有不少名人书画,院子里种满花草,斗奇争艳,四季飘香。这样美好的环境,使王老自幼即受到了美的陶冶,正如他在晚年所著《随想录》中所说:“这也许是一种最初的诱发,也许是环境的熏陶,促使我为了美化环境而走上了艺术创作的道路。”他五岁丧父,由母亲含辛茹苦抚养成人。后来在嗣父王渭滨的教育下,熟读四书五经,打下了古文基础。旋入国文专修学校,又学会了做诗。海门高等学校的陈尔益先生是他学画的启蒙老师,在他的影响下,王个簃临摹了一张金冬心的作品《佛像》,投寄上海《学生杂志》,后来登出来了,这是他生平发表的第一幅作品,给他以极大鼓舞与信心。与此同时,他开始对刻印发生兴趣,经常到刻字店去,揣摩刻字师傅如何把刀,如何布局,又从《康熙字典》中查阅篆字的写法,他为不少同学刻过印章。中学毕业后,由于家境衰败,经济拮据,无力升学,于是走上了他父亲走过的道路,当了邻县南通城北小学的教师。

南通位于长江北岸,水陆交通方便,商业发达,名人荟萃。在那里,王个簃结识了不少良师益友,其中突出的有吴昌硕先生的出色弟子,著名的画家、金石家李苦李、陈师曾和昌硕先生的至交诸宗元等人。

1924年,王个簃29岁,在诸宗元和李苦李的引荐下,受业于近代艺术大师吴昌硕先生。时吴已80高龄,王个簃成了他晚年亲传衣钵的得意弟子。当时,王个簃受聘为吴昌硕六岁孙子吴长邺的家庭教师,与吴昌硕朝夕相处,接触频繁。有了名师的指点,王个簃钻研益勤,往往练字、画画、刻印或写诗到深夜不辍,次日曙光初露,又开始晨课,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艺遂大进。后来吴长邺回忆当年情景,对王流露出无限钦佩的心情,他说:“王老师比我这个学生用功得多,我一早走进他的房门,就见他已写了不少的石鼓文……”

当时吴昌硕住在上海山西北路吉庆里一幢石库门楼房里,上下各三间,吴住楼上,王住楼下。吴昌硕广交艺友,家中宾客不断,他喜欢在夜阑人静时和王个簃聊天,艺海无边,书画金石,诗词歌赋,无所不谈。吴昌硕训练学生,重在培养独立思考能力,主张“古人为宾我为主”,“继承传统要为我所用,而不是泥古不化。”有次,吴画了一株郁郁苍苍的大松树,刚落上款,来了个朋友,吴请他看那幅画,并问:“你看要不要加点什么?”那朋友端详了一阵,然后说:“可以加一点树枝。”等这个朋友告辞后,昌硕先生叫王个簃过去,问道:“启之,你看怎么样,要不要加树枝?”王说:“不能加了,现在盈虚相依,平衡感非常强,再加就过密了……” 昌硕先生听完后,点头说:“对,不加了!”(见《王个簃随想录》)

王个簃拜吴昌硕为师学艺,前后共五年,深得吴派精髓。他的早期作品《龙幻图》,是当时一幅颇具代表性的杰作,充分体现了昌硕先生笔墨酣畅、古朴醇厚的艺术特色。昌硕先生看了此画,极为欣赏,并在画上作了长题,中有“缶(吴昌硕号缶庐)亦当退避三舍”之句,足见评论之高。除了吴昌硕之外,王个簃又潜心探讨青藤、白阳、八大、石涛等明清大家的作品,广收各家之长,既能突破前人的藩篱,又有自己隽逸洒落的风格。喜作藤本画,紫藤、葡萄、葫芦、扁豆等等,在他的笔下,无不精彩纷呈,予人以美感。他自幼喜爱自然,师法自然,所画小蝌蚪,充满天趣,逗人喜爱。他为此画题诗:“闲来泼墨为蝌蚪,却忆儿时嬉水滨。画稿从来随处有,何必点划效前人。”其洒脱风格,跃然纸上。另两幅《刀鱼》及《瓜菱消暑图》,早年曾由刘海粟携至伦敦、柏林展出,得到国际上的好评,那幅《瓜菱消暑图》迄今仍珍藏在柏林东方艺术馆内。

王个簃作画遵循“奔放要不离法度,精微要照顾气魂”的原则。这种矛盾统一的高度境界,没有精湛的艺术修养是难以达到的。

篆刻是我国一门独特的传统艺术,吴昌硕精于此道,自成一派,王个簃深得其神髓。西泠印社之所以能驰名中外,缶庐一派作出了卓越的贡献。王个簃从事金石篆刻六十余年,当年吴昌硕初见他的印稿,便加以称许,除了为王个簃的印稿批注外,还鼓励王专心金石一门,并书隶联一副相赠曰:“食金石力;养草木心。”1982年,《个簃印集》出版,吴昌硕的批语及所赠有关篆刻的零金碎玉,均罗辑卷端,洵属难得。

王个簃的书法,从金文、石鼓文奠定根底,铁笔银钩,雄健奇岖,直追昌硕老人。他落笔千钧,粗中带细,拙中有奇,富有浓厚的金石气息。又加文学修养渊博精深,才思敏捷,往往一画既成,诗亦随之,画龙点睛,益增风趣。

数十年来,王老循循善诱,作育了不少人材,现在蜚声艺坛的程十发夫妇、冯建吾、罗铭及陈大羽等,均曾受过他的引导。

1946年,王个簃在上海举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展出作品一百多件,接着,在1947年和1948年,先后举办了第二、第三次个人画展。他用展览中卖得的钱,出版了珂罗版精印的《个簃画集》上下册。当时他已成了吴昌硕的象征,现任西泠印社社长、吴昌硕先生的弟子沙孟海先生曾说:“海内外向慕吴先生者无不仰慕个簃,以为今之吴先生也。”(《个簃印集》跋)

在旧社会,王个簃的艺术得不到充分发挥。他最后任教的上海美专因经费困难停办,只得靠课徒卖画勉维生活。后来又离开上海,到外地工厂工作,直至1949年解放前夕,回到上海,与他的学生刘伯年一起,在一家电气公司里当文书。

解放以后,万象更新,处在危机中的国画艺术犹如枯木逢春,展现出前所未有的蓬勃气象,个簃的艺术达到了全盛时期。1953年,他以充沛的精力,严谨的构思,豪放的笔墨,在酷暑炎炎的七月,用一天多时间,一气呵成,创作出一幅丈二大型国画《五色牡丹》,歌颂国家的昌盛和人民的幸福。这幅画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受到各界的好评(此画现存南通)。

王个簃积极创作,硕果累累,他的卓有成就的劳动受到了党和国家的重视和关怀。1954年,上海美术家协会成立,王个簃成为第一批会员,并被选为美协副主席。1957年,美协举办了王个簃的个人画展。1959年,他被选为上海市先进工作者,担任全国政协委员。1960年,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时,应邀参加了周恩来总理主持的敬老会,同时上海中国画院正式成立,担任第一副院长。1983年8月,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王个簃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有着深刻的感受,在他的《还砚楼抒怀》诗中写道:“穷途迫促回肠断,歧路彷徨两鬓霜。却喜淞滨还砚日,旧妆卸就换新妆。”并有小注:“解放前夕,国画事业每况愈下,我一度搁笔。解放后又重新回到文艺队伍,友人以吴昌硕师所刻《还砚党》印见赠,因名我所居为还砚楼。” 王个簃通过自觉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文艺思想,积极深入生活,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使吴门艺术的发展体现了时代精神。自上海中国画院筹建开始起,王个簃即和其他画师一起,到工厂、农业和部队蹲点,体验生活,对工农兵有着深厚的感情,从他们身上汲取丰富的营养,他的艺术又有了新的开拓。为了体现农村的丰收景象,过去文人雅士很少着笔的许多农作物,随着他的妙笔,闯进了画幅。1963年秋,他从大场部队返回途中,在一个公社受到社员的热情接待,午饭菜肴中有荷包蛋,王个簃深为感动,回来后便以荷包蛋配菊花为题材,画了一幅反映农村幸福生活的国画,寥寥几笔,生动感人。另一方面,对一些画中常见的题材,由于他精心构思,赋予深刻的内容,展现出崭新的主题。如他画的《春风杨柳》,别具一格,反映了新时代的风貌。在总结这幅作品的创作经验时,他说:“以此表现出蓬勃的朝气和遒劲的生命力,让人们感到社会主义的春风,是催化万物兢发的动力。”又如,1961年创作的《春蚕图》,在右上方题了一首小诗,使画的意境大开: “蚕宝宝,真乖巧,殷勤吐丝意缠绵,好绣河山新面貌。”总之,无论什么题材, 王个簃总是努力开掘深刻的主题,使之闪耀出时代的光芒,给人以清新隽秀,浮想联翩的艺术享受。他认为:“依我所见,无物不能入画。只要你善于观察,并发现事物——你所要描绘的对象——的美,并加以取舍和提炼,进行艺术加工,运用你所掌握的艺术技巧来反映它,就能达到预期的艺术效果。”

正当王个簃的艺术创作活动处于高潮的时候,十年浩劫开始。在动荡的岁月里, 王个簃身处困境,失去人身自由,当然更谈不上艺术创作。就在这艰难的环境下, 王个簃并没有丧失对党的信任,坚信“春天会到来的。”1970年以后,老人坚持每天到中山公园,观察那里的花木,追忆以前的感受,回到家中,挥毫不辍。

春天终于来到,1976年粉碎了四人帮,在举国欢庆的日子里,他度过80岁诞辰,以无比欢快的心情,刻了一方《八十大可为》的印章,表示“要与党同心,与民同力,以有生之年为振兴中华尽余力”的决心。从此,王个簃又重新活跃在艺坛上。

1978年,王个簃的学生、新加坡中华美术研究会会长黄葆芳在新加坡举办了《吴昌硕王个簃画展》,并出版了大型画册。画册的序言是新加坡著名学者、书画研究家潘受所作,对王个簃的艺术风格作了精辟的评价:“个簃艺术风格,一如其师,同奉重、拙、大为圭臬。所微不同的,缶庐狠些,辣些,跌宕些;个簃隽些,润些,婀娜些。”

1979年,西泠印社成立75周年,举办了庆祝大会,王个簃再次成为西泠印社副社长。在这次大会上,他捐献了生平珍藏的吴昌硕等书画精品30件,连同以前捐献的书画遗物,共60件。其中有沈石田《送归燕图》,仇十洲《三狮图》,王一亭《缶庐讲艺图》,吴昌硕《缶庐诗稿》,《六十自寿双桃图》等等。会议期间,王个簃刻四方巨玺:《献身四化》、《百岁进军》、《追术六法》、《前程似锦》。

1981年,上海美协举办了王个簃的诗书画篆刻展览,共展出了王个簃早、中、晚年作品二百多件,受到各方面人士的好评,《解放日报》、《文汇报》都以整版篇幅作了突出的介绍。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选出118件作品,出版了《个簃画集》。安徽省美协主席赖少其在该集《前言》中指出:王个簃是“爱国主义画家”,“献身艺事近六十年,挥毫作画,奏刀刻印,孜孜不倦,怀着赤子之心,歌颂祖国,歌颂人民,歌颂党,如今虽逾八旬,仍壮心不已,为祖国的美好前景而热情讴歌!”

同年10月2日,王个簃至南通访问,在南通市文化宫举办了个人作品展览,并向南通市捐献了珍藏的十件绘画,其中有王一亭的《苦李造像》、李苦李的《秋窗课子图》等。

1984年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第23奥运会上,我国体坛健儿发扬拼搏精神,赢得了15枚金牌、8枚银牌、9枚铜牌,为祖国增添了光彩。王个簃和普天下炎黄子孙一样,感到十分兴奋,为此他挥毫泼墨,作了《山花烂漫》,赠给国家体委,以祝福我国健儿所取得的优异成绩。

王个簃重视中日文化交流,以扩大吴门艺术的影响,促进中日人民友好事业的发展。作为中国人民的艺术使节,他曾先后两次赴日访问。第一次是30年代初,同行者有王一亭、张大千、钱瘦铁等二十余位书法家,第二次是1963年。近年来,随着上海与日本大阪结成友好城市,两国人民互访日多, 王个簃的书法作品多次在日本展出,受到日本书法界的好评。

1982年秋,上海著名的百岁书法家苏局仙老人诗赠王个簃:“衣钵真传一代新,缶庐门下几多人。巍然硕果群钦仰,启后承先不尽春。”这首诗,可说概括了王个簃在发展吴昌硕先生艺术方面的积极贡献。

如今,王个簃已是80岁高龄,然而他老而弥坚,勤于锻炼。他每天早上起来和午睡之后,总要从居住的二楼登上三楼,这样来回八次,并作了这样一首诗:“每日两度小登山,上下扶梯不厌烦。好事坚持成习惯,从来不识有艰难。”从这件事,也可以使我们看到,这位被誉为当代缶庐的爱国画家的精神风貌。

(原载于《上海文史资料选集》,四十八辑)

作品欣赏
  • 走向生活
    作品:走向生活 作者:王个簃 年代:1958年 尺寸(cm):88×40
  • 篆书毛泽东词
    作品:篆书毛泽东词 作者:王个簃 年代:1965年 尺寸(cm):137×68
  • 篆刻鹰击长空(放大)
    作品:篆刻鹰击长空(放大) 作者:王个簃 年代: 尺寸(cm):
  • 篆刻心到夜禅空
    作品:篆刻心到夜禅空 作者:王个簃 年代: 尺寸(cm):
  • 篆刻万物静观皆自得(放大)
    作品:篆刻万物静观皆自得(放大) 作者:王个簃 年代: 尺寸(cm):
  • 篆刻实事求是(边款)
    作品:篆刻实事求是(边款) 作者:王个簃 年代: 尺寸(cm):
  • 篆刻实事求是
    作品:篆刻实事求是 作者:王个簃 年代: 尺寸(cm):
  • 篆刻孺子牛
    作品:篆刻孺子牛 作者:王个簃 年代: 尺寸(cm):
  • 篆刻粗服乱头
    作品:篆刻粗服乱头 作者:王个簃 年代: 尺寸(cm):
  • 篆刻笔头不倒(边款)
    作品:篆刻笔头不倒(边款) 作者:王个簃 年代: 尺寸(cm):
  • 篆刻笔头不倒
    作品:篆刻笔头不倒 作者:王个簃 年代: 尺寸(cm):
  • 向日葵
    作品:向日葵 作者:王个簃 年代:20世纪60年代 尺寸(cm):64×50
  • 双丰收
    作品:双丰收 作者:王个簃 年代:1965年 尺寸(cm):132.5×66.5
  • 勤俭持家
    作品:勤俭持家 作者:王个簃 年代:20世纪60年代 尺寸(cm):57×64
  • 行书王杰日记
    作品:行书王杰日记 作者:王个簃 年代:1965年 尺寸(cm):103.5×34.5
  • 行书罗店杂诗(局部)
    作品:行书罗店杂诗(局部) 作者:王个簃 年代:1979年 尺寸(cm):96×44.5
  • 行书罗店杂诗
    作品:行书罗店杂诗 作者:王个簃 年代:1979年 尺寸(cm):96×44.5
  • 菜肥麦秀
    作品:菜肥麦秀 作者:王个簃 年代:1963年 尺寸(cm):13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