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刘海粟(1896-1994)原名槃,又名九,字季芳。江苏常州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第三届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第四届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华东美术家协会理事,第三届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第四届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第五、六、七、八全国政协委员,第四届全国文联委员,第三、四、五届上海市政协委员,第三届上海市文联委员。
艺术历程
刘海粟(1896-1994),原名槃,又名九,字季芳。江苏省常州人。童年在家中研习诗画,14岁到上海,进周湘举办的布景画传习所学习。1912年在上海创办图画美术院,教授欧洲绘画技法,并在中国首先推行人体模特儿教学。1918年,创办我国第一份专业性的《美术》杂志。1919年、1927年两次赴日本进行美术教育考察。1922年在北京举行首次个人作品展览。1923年出版个人第一册画集。1928年赴欧洲进行美术考察,先后到了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和德国,参观各国的名胜古迹和艺术博物馆的收藏,临摹了许多名家作品,对欧洲当代美术亦给予关注和研究,结识了马蒂斯、毕加索等现代艺术家。在欧期间,曾举办个人画展和学术讲座,深获好评。1931年回国。抗日战争期间,前往南洋诸国举办筹赈画展,支援抗战。1952年,出任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和南京艺术学院院长。之后遍历名山大川,创作上日渐深沉博大,成为中国当代画坛上卓有成就的杰出艺术家。获得多项国际荣誉,如意大利国家学院奥斯卡奖(1985年),国际艺术家联合会功勋证书(1985年),欧洲学院欧洲艺术大纛奖(1985年)等。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名誉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
评论文章
刘海粟论 — 傅雷

现代德国批评家里尔克作《罗丹传》,有言:“罗丹未显著以前是孤零的。光荣来了,他也许更孤零了罢。因为光荣不过是一个新名字的四周发生的误会的总和而已。”

当海粟每次念起这段文字时,他总是深深地感叹。

实在,我们不能诧异海粟的感慨深长。

他16岁时,从旧式的家庭中悄然跑到上海,纠合了几个同学学洋画。创办上海美术院——现在美专的前身——这算是实现了他早年艺术梦之一部;然而心底怀着被催残了的爱情之隐痛,独自想在美的世界中找求些须安慰的意念;慈爱的老父不能了解,即了解亦不能为他解脱。这时候,他没有朋友,没有声名,他是孤零的。

廿年后,他海外倦游归来,以数年中博得国际荣誉的作品与国人相见。学者名流,竞以一睹叛徒新作为快,达官贵人,争以得一笔一墨为荣。这时候,他战胜了道学家(1924年模特儿案),战胜了礼教,战胜了一切——社会上的与艺术上的敌人,他交游满天下,桃李遍中国;然而他是被误会了,不特为敌人所误会,尤其被朋友误会。在今日,海粟的名字不孤零了,然而世人对于海粟艺术的认识是更孤零了。

但我决不因此为海粟悲哀,我只是为中华民族叹息。一个真实的天才——尤其是艺术的天才的被误会,是民族落伍的征象。(至于为艺术家自身计,误会也许正能督促他望更高远深邃的路上趱奔)。在现在,我且不问中国要不要海粟这样一个艺术家,我只问中国要不要海粟这样一个人。因为海粟的艺术之不被人了解,正因为他的人格就没有被人参透。今春他在德国时曾寄我一信:“我们国内的艺术以至一切已混乱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一般人心风俗也丑恶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在这种以欺诈虚伪为尚,在敷衍妥协中讨生活的社会里,哪能容得你真诚赤裸的人格、与反映在画面上的泼辣性、和革命的精神?

未出国之前,他被目为名教罪人、艺术叛徒,甚至荣膺了学阀的头衔。由这些毁辱的名称上,就可以看出海粟当时作事的勇气,而进一层懂得他那时代的艺术的渊源,他1922年去北京,画架放在前门脚下,即有那般强烈的对照、泼辣的线条,坚定的、建筑化的形式的表现。翌年游西湖,站在“南高峰绝顶”,就有以太阳为生命的象征,以古庙枯干为挺拔的力的表白的作品产生。他在环攻的敌人群中,喑恶叱咤,高唱着凯旋之歌。在殷红、橙黄、蔚蓝的三种色调中,奏他那英雄交响乐的第一段。

原来海粟的“大”与“力”的表现,早已被最近惨死的薄命诗人徐志摩所认识;他在1927年《海粟近作》序文中已详细说过。他并勉励海粟:“还得用谦卑的精神来体会艺术的真际,山外青山,海外有海……海粟是已经决定出国去几年,我们可以预期象他这样有准备的去探宝山,决不会空手归来,我们在这里等候着消息!”海粟现在最满载而归,然而等候消息的朋友仅仅见了海粟一面,看了他的画一次,喊一声“啊,你的力量已到画的外面去了”的机缘就飘然远引,难道他此次南来就为着要一探“探宝山”的消息吗?

可是海粟此次归来,不特可以对得住艺术,亦可以对得住他的唯一的知已——志摩了。他在欧三年,的确把志摩勉励他的话完全做到了。他的“誓必力学苦读,旷观大地”(去年致我函中语)的精神,对于艺术的谦卑虔敬的态度,实在令人感奋。

他今春寄我的某一信:
昨天你忧形于色,大概又是为了物质的压迫罢。××来的三千方,几日已分配完了。(一千还你,五百还××,二百五十还××,颜料、笔二百五十方,×××一百方,东方饭票一百五十方,韵士零用一百方,二百方寄××)。没有饭吃的人很多,我们已较胜一筹了……

我有时在午后一两点钟到他寓所去(他住得最久的要算是巴黎拉丁区沙蓬街罗林旅馆四层楼上的一间小屋了),海粟刚从卢浮宫临画回来,一进门就和我谈他当日的工作,谈伦勃朗用色的复杂,人体的坚实,……以至一切画面上的新发现。半小时后刘夫人从内面盥洗室中端出一锅开水、几片面包、一碟冷菜,我才知道他还没有吃过饭,而是为了“物质的压迫”,连“东方饭票”的中国馆子里的定价菜也吃不起了。

在这种窘迫的境遇中,真是神鉴临着他!海粟生平就有两位最好的朋友在精神上扶掖他鼓励他,这便是他的自信力和弹力——这两点特性可说是海粟得天独厚,与他的艺术天才同时秉受的。因了他的自信力的坚强,他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从不曾有过半些怀疑和踌躇;因了他的弹力,故愈是外界的压力来得险恶和凶猛,愈使他坚韧。这三年的“力学苦读”,把海粟的精神锻炼得愈望深处去了,他的力量也一变昔日的蓬勃与锐利,潜藏起来,好比一座火山慢慢地熄下去,蕴蓄着它的潜力,待几世纪后再喷的辰光,不特要石破天惊,整个世界为它震撼,别个星球亦将为之打战。这正如《玫瑰村的落日》在金黄的天边将降未降之际,闪耀着它沉着的光芒,暗示着明天还要以更雄伟的旋律上升,以更浑厚的力量来照临大地。也正如《向日葵》的绿叶在沉重的黄花之下,挣扎着求伸张求发荣,宛似一条受困的蛟龙竭力想摆脱它的羁绊与重压。然而海粟毕竟是中国人,先天就承受了东方民族固有的超脱的心魂,他在画这几朵向阳花日葵的花和叶的挣扎与斗争的时候,他决不肯执着,他连用翠绿的底把黄的花朵轻轻衬托起来,一霎时就给我们开拓出一个高远超脱的境界,这正是受困的蛟龙终于要吐气排云、行空飞去的前讯。

1930年6月,他赴意大利旅行,到罗马的第二天来信:“……今天又看了个博物馆、一个伽蓝,看了许多蒂湘、拉斐尔、密克朗琪罗的杰作。这些人实是文艺复兴的精华,为表现奋斗,他们赐与人类的恩惠真是无穷无极呀。每天看完总很疲倦,六点以后仍旧画画。光阴如逝,真使我着急……”

这时候,他倘佯于罗马郊外,在佛朗伦画他的凭吊唏嘘的古国的颓坦断柱,画二千年前奈龙大帝淫乐的故宫与斗兽场的遗迹。在翡冷翠他怀念着但丁与倍屈画他俩当年邂逅的古桥。海粟的心目中,原只有荷马、但丁、密克朗琪罗、歌德、雨果、罗丹。

然而海粟这般浩荡的胸怀中,也自有其说不出的苦闷,在壮游、作画之余,不时得到祖国的急电;原来他一手扶植的爱子——美专——需要他回来。他每次接到此类电讯,总是数日不安,徘徊终夜。他在西施庭中,在拉斐尔墓旁,在威尼斯色彩的海中,在万国艺人麇集的巴黎,所沉浸的所薰沐的艺术空气太浓了。他自今而后不只要数百青年受他的教化,而是要国人、要天下士、要全人类被他的坚强的绝艺所感动。艺术的对象,只有无垠的宇宙与蠕蠕在地上的整个的人群。但在这人才荒落的中国,还需要海粟牺牲他艺术家的创造而努力教育,为未来的中国艺坛确立一个伟大坚实的基础。终于迫着他忍痛归来,暂别了他艺术的乐园——巴黎。

东归之前,他先应德国法兰克福学院之邀请,举办一个国画展览会。以后他在巴黎又举行西画个展。我们读到法文人赖鲁阿氏的序文以及德法两国对于他艺术的批评时,不禁惶悚愧赧至于无地:我们现代中国文艺复兴的大师还是西方的邻人先认识他的真价值。我们怎对得起这位远征绝域,以艺者的匠心为我们整个民族争得一线荣光的艺人?

现在,海粟是回来了,“探宝山”回来了。一般的恭维,我知道正如一般的侮辱与误解一样,决不在他心头惹起丝毫影响;可是他所企待的一切的共鸣,此刻在颤动了不?

阴霾蔽天,烽烟四起,仿佛是产生密克朗琪罗、拉斐尔、达芬奇的时代,亦仿佛是1830年前后产生特拉克洛瓦、雨果的情景。愿你,海粟,愿你火一般的颜色,燃起我们将死的心灵,愿你狂飙的节奏,唤醒我们奄奄欲绝的灵魂。

原载1932年9月21日一卷三期《艺术旬刊》。

作品欣赏
  • 石笋云松
    作品:石笋云松 作者:刘海粟 年代:1983年 尺寸(cm):97×52
  • 江南春雨
    作品:江南春雨 作者:刘海粟 年代:1963年 尺寸(cm):135×67
  • 黄山一线天奇观
    作品:黄山一线天奇观 作者:刘海粟 年代:1976年 尺寸(cm):69×134
  • 黄山天门坎
    作品:黄山天门坎 作者:刘海粟 年代:1982年 尺寸(cm):94.5×49.4
  • 黄山白龙潭
    作品:黄山白龙潭 作者:刘海粟 年代:1982年 尺寸(cm):97.5×52.3
  • 红梅
    作品:红梅 作者:刘海粟 年代:20世纪70年代 尺寸(cm):13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