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朱屺瞻(1892-1996)号起哉、二瞻老民。江苏太仓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第四届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第三届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第四届上海市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第三届上海市文联委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艺术专科学校教授、西画系研究所主任,上海大学艺术系教授。获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
艺术历程
朱屺瞻(1892-1996),号起哉,别号二瞻老民。江苏太仓人。自幼酷爱书画,八岁起临摹古画,中年时期两次东渡日本学习油画,50年代后主攻中国画。擅山水、花卉,尤精兰、竹、石。作品融会中西、笔墨雄劲、气势磅礴,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1982年,作品参加法国“春季沙龙展览”。1983年,应邀为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作巨幅中国画《葡萄》,并参加国画的揭幕典礼和机场落成典礼。1986年,应邀赴美国纽约、休斯顿讲学,同年被评为上海文化新闻人物。1991年,获首届上海文学艺术杰出贡献奖。1995年,在英国大英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朱屺瞻画集》、《癖斯居画谭》、《朱屺瞻画选》、《朱屺瞻年谱》、《屺瞻百岁画集》、《当代中国画名家朱屺瞻》、《世纪丹青——艺术大师朱屺瞻传》。1982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摄制艺术纪录片《画家朱屺瞻》。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艺术专科学校教授、西画系研究所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中国美协上海分会常务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上海大学艺术系教授,上海文史馆研究馆员。
评论文章
“写出精神朱屺老”——“百岁画展”前访朱屺瞻画师 — 谷苇

白茅盖瓦初飞雪,青铁为枝正放葩;
如此草堂如此福,卷帘无事看梅花。

这原是半个世纪以前,齐白石为朱屺瞻绘“梅花草堂图”所题之诗。当时的梅花草堂   ---太仓浏河,早已毁于日寇侵华的战争,现在的梅花草堂也因迁徙无定,名存实亡。只能随诸画家的身子,住到那里,那里就算梅花草堂了。
江南的晚秋,天高气爽。在朱屺老的画室里,主客相对,静静地欣赏画家的新作,确也是人间的赏心乐事。

“卷帘无事看梅花”。在巨大的画桌上,徐徐展现的正是老人的墨眉手卷,长二丈四尺,当然是巨作了。读画的时候,我只感到一股乾坤气扑面而来。那虬枝如铜、老干似铁,新蕾初展,掩映着繁花似雪,教人感受到的不再是林和靖“梅妻鹤子”式凄清的咏叹调,却觉得是凝聚了青春、生命与力量的交响乐,是贝多芬式的艺术。
回头再读这“墨梅花卷”引首林散之老人的题诗,就觉得诗人确是体味到了画家的心思:

今年沪上梅花早,写出精神朱屺老;
九畹幽静藏不住,芳馨一握笔下扫。

“写出精神”,说来容易,做到却难。然而,展读了朱屺瞻的新作“墨梅花卷”,大概就会理解什么叫“写出精神”了。

梅、兰、竹、菊,素来被中国画家喻为“四君子”,并且多半被取作四屏条画的题材。朱屺瞻并不因为这传统题材易于因袭旧规、重蹈前人窠臼,而有意规避;但也并不轻车熟路地随意落笔。细读这四个巨幅手卷,谛视各具风骨、风姿的“君子”,不禁体味到画家自身的风骨,并领会到画家把自身的人格力量赋予了他所创造的艺术形象。以此,人们读画所感已不仅是梅的高洁、兰的自重、竹的虚怀、菊的独立秋风等等的高贵气质,同时更强烈的感受到画家把自己整整一个世纪积聚的热爱和赞美的感情,倾注在他笔下的一枝一叶、一花一萼之间。这种感情是现代的、进取的、昂扬的,教人对生活更挚爱,对未来更憧憬的,令人对自身的生活和面对的现实,以至对明天的希望都漠然处之的。

总之,在朱屺瞻的这四件前无古人(当然不能说后无来者)的花卉图卷中,人们会看到画家本人,也会看到时代精神。

看画的时候,我油然联想起的是我们这个民族历来推崇的一种精神——“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我们是多么需要这样的精神来强化自己的民族啊!

中国画家素来以作“径丈巨幛”为难,因为尺幅愈大,愈见功力与修养。功力与学养不足者,强作大画,非空即松。即如古人论书法之道所说:“大字宜结密,小字宜宽松。”没有深厚的艺术功力与学养,都是不易做到的。在朱屺瞻的梅花草堂,看他的“丈二匹”山水巨幛,真令人目眩神摇,心慑口噤。尽管这些山水画幅上并未题明是“黄山胜景”,或是“雁荡绝巘”,然而使读者读后的直觉是“真山水”,绝非画人杜门不出而向壁虚构者。艺术的真实,总应高于生活的真实与自然的真实,否则摄影作品就可以取绘画艺术而代之(当然好的摄影艺术作品也必然会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谛视着朱屺瞻笔下的苍茫群山、奔湍争流,与郁勃的林木、流动的云雾,好象随着画家的足迹,身入其境,与之同游于江山胜景之间了。

神游之际,忽然想起画家的一些往事。大概是五十年代初期,由于社会的变动,国画艺术作品一时无人问津,画家的生活忽遭困顿。据说最困难的时期,一家数口局处于南市蓬莱路一“过街楼”上,甚至吃饭无菜,全家只能以“酱油汤”下饭。后来,有友人见状,慷慨解囊,借以一百大洋,助其暂度难关。谁知画家得此,虽然大喜过望,却并未以之津贴家用,反而取作川资,远走燕赵,遨游京都,实现他的写生计划去了。最难得的是朱夫人深明大义,居然赞助先生的“浪漫主义”,任凭他去游山玩水,自己却老老实实做一个“现实主义”者,勒紧裤带,带着几个孩子苦度光阴。事过境迁,朱屺瞻至今不忘这桩旧事,总是记着妻子的襄助。西方有这样一句谚语:“丈夫的成功,一半是来自妻子的帮助。”这是有道理的。因为正是这次的燕赵之行,使朱屺瞻大开眼界,立志变法,回沪以后,在他的艺术创作上打开了新的局面。到了六十年代初期,朱屺瞻的山水花卉就以崭新的面目,赢得艺术评伦界的注意。

十年长夜,对于以创造与探索为生活目的的艺术家说来,更是如堕炼狱,其心情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朱屺瞻尽管以待罪之身,闭门索居,但仍未辍笔。当时他像过去的“地下工作者”一样,躲在他的小小亭子间里不断地作画、探索。听见有人敲门,就赶快收拾画具画幅,佯作“闭门思过”之状。但遇到熟人还是照样作他的画,并时时高谈他的控索心得与创新设想。记得正是在这大夜弥天之时,一日他忽然唤我跟他上楼,从一小室中取出新作“泼采山水”近十幅来,让我观赏。面对这一批使人耳目一新的佳作,我不禁拍手叫绝(当时处境,不便“拍案”叫绝),并且竭力鼓动画家锲而勿舍,希望终有一天人民大众能看到他以百幅巨作,公开展出!

现在这样的一天终于来到了。朱屺瞻先生终于以百岁高龄展出他的“百岁画展”。在面世的一百余件作品中,极大多数又都是画家近年的新作。其中且不乏中国艺坛必将永远保存的一代杰作,画面上洋溢着的是永远充沛的生命力。

画如其人!朱屺瞻先生会以他坚实的脚步,走向一个新的世纪!

(原载于《上海文史》,1990年第1期。)
 

作品欣赏
  • 紫藤
    作品:紫藤 作者:朱屺瞻 年代:1980年 尺寸(cm):87×48
  • 溪山信美
    作品:溪山信美 作者:朱屺瞻 年代:1985年 尺寸(cm):66×66
  • 山水清音
    作品:山水清音 作者:朱屺瞻 年代:1982年 尺寸(cm):68×68
  • 绿化都市
    作品:绿化都市 作者:朱屺瞻 年代:1959年 尺寸(cm):91×51
  • 菊石
    作品:菊石 作者:朱屺瞻 年代:1977年 尺寸(cm):13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