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贺天健(1891-1977)字健叟,号纫香居士。江苏无锡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华东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第二届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上海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会员,第二、三、五届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市文史馆馆员。
艺术历程
贺天健(1891-1977),字健叟,别署纫香居士。江苏无锡人。少孤贫,性耿直,初从孙云泉习像画,后改习山水,从吴历、王翚入手,兼习石涛、石溪、梅清、戴进、吴伟,并远追宋元诸家,博取众长,不局促于“南北宗”。重视师法造化,遍历名山大川。画风雄奇阔达,用笔纵横畅爽,泼辣奔放。善用水墨,层层敷染,沉厚饱满,仿佛淋漓犹湿,设色讲究层次,善用复色,青绿山水尤见专长,自成风格。书法挺峻雄强,笔势劲利,得北魏《张猛龙碑》和《龙门二十品》神骨。精诗文画理,著有《学画山水过程自述》。为“中国画会”创办人之一。主编《画学月刊》、《国画月刊》。曾任南京美术专科学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无锡美术专科学校教授。曾先后在上海、北京、天津、无锡举办个人画展。1975年,在丹麦举办个展,并被聘为丹麦康纳美术家协会会员。传世作品甚多,出版有《贺天健画集》。逝世前,嘱将三百件余作品捐献上海中国画院。建国后任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中国美协上海分会副主席、上海文史馆馆员、西泠印社社员、上海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会员。
评论文章
心香一瓣——忆先师贺天健 — 张之阿 邱陶峰

在上海中国画院建院30周年的书画展览会上,看到了贺天健老师的作品,展品卡上注明1891—1977年。现在距贺师逝世已有十四个年头了,今年刚好是贺师诞生百周年。

作为贺师的学生,在老师一百周年生辰的时刻,更在当前改革开放,画坛上多元化的时刻,忆及贺师生前的謦欬教导,很有想法。

有一次,贺师在教我们书法时,由书画同源说到吴昌硕先生的学画过程。吴氏五十岁时,致力于绘画。问道于任伯年,任氏指点他,以你自己写石鼓文书法的本领,运用到画里去,效果一定很好。就这样一句话,经过吴昌硕先生的努力实践,开辟了蹊径,奠定了基础,后来居然成为一个大画家。虽然,任伯年先生一直没有称吴先生是他教导过的,而吴昌硕先生到老一直称只比自己大四岁的任伯年先生是他的老师(任伯年1840—1896,吴昌硕1844—1927)。所以贺师说“崇道”就要“尊师”。他还说:“学习是一步一步提高的,到了某一阶段,觉得老师不能够为你解决问题时,你尽可以再找一个高明一些的老师去向他学习,但千万不要因此而看不起以前的老师。‘一日为师,终身敬之’,我们应该记取这句老话”。他的这番话,对发扬敬师爱徒的风气是应该但导的。

贺老师自己是终身敬重他的老师的,虽然他的成功基本上是靠惊人的毅力,自学苦练的。他在八岁的时候就欢喜学画,开始是自己摸索画山水,请祖母向人家借来旧画临摹,或是结交附近裱画店学徒,夜间借画来通宵临摹。九岁那年,遇到了一位画人物的、著名的传神画师孙云泉。就很快地与他接近。孙老师先教贺师练眼力,从而练心练手,观察正确,才能得心应手,所以贺氏的人物画根柢扎实。后来虽然这位孙老师很快就离开,但他觉得孙老先生教他的练眼辨形的功夫,使他终身受用不尽,所以他常常怀念孙老先生,在他的许多有关学画的文章中,往往字里行间,流露对这位孙老先生的敬佩和怀念。

贺师对于同道,相处甚洽,如解放前的《新雅集》(与画友相集于新雅酒楼作画,并将作品制版编辑成册)与孙雪泥、杨清磬、钱瘦铁、陈定山(蝶野)、黄太玄等先生都有联句合作切磋之谊。陈定山先生,在1931年(辛未)题在贺师写杜牧诗意的画上一诗:“吾友贺与杨,善画复爱画。贺君丹青手,真赏谁识者。杨子持此来,展轴神洒洒,……信非唐宋诗,竟竟夺天主宰。老夫头未白,何能赞好坏”。多么的廉虚啊!又如在1933年(癸酉),定山先生从绍兴回沪,看到贺师的一幅摹王子猷的人物画,有题句说:“……我自会稽来,思君若羹面。见此如见人,写从贺天健。妙手偶得之,画师真不忝。癸酉初夏予从会稽来,见此妙绘戏题俚句”。可见他们之间多么的互相推重鼓励!

我发现1932年(壬申)贺师在两幅山水画上,都有与张大千先生有关的题跋。一幅在题诗之后说:“壬申之秋,大风堂主大千道兄赠我此楮,兴到挥毫,不意乃入北宋境界”,一幅是“壬申之秋,张大千道兄赠我大风堂藏楮,纹密质醇,的为嘉制……”同道的往来,见诸文字,表示得多么融洽大度!

解放后,贺师有一幅两米多的山水画,画得气势非常雄伟,林风眠先生看了对他说:“贺老!看了你这幅画,如饮老窖陈酒,其味醇朴”。后在文化俱乐部里评选,贺师却逢人便说:“我这幅画是赵延年同志教我把炭条绑在竹竿上,才顺利地起好稿,解决了问题。”1955年秋,贺师画了一幅《春夏间农村风光图》,描写农忙期间,农村现场在田间设立临时托儿所。在这幅画上题有“托儿所阿姨与小孩系邵克萍先生为我制稿”。从这些可以看出贺师对新社会和同志之间的态度,既是虚心学习,又不掠人之美。

贺师对待学生,既严格,又爱护。他教学中一点一捺的书法示范,一树一石的教学临摹,一家一派的讲述源流;并且更要求学生要注意在品德、学问、生活等方面的修养,“人品不高,笔墨无方”,这句话是他常常叮嘱学生的口头禅。回想在“百劫河山馀泪尽”的敌伪年代里,他不俯权势,只是“天不绝粮能换画,地留一角得安身”。那时,他在“孤岛”收徒授画,“人言海母虾为目,我种桃花蹊有阴”,他力避以本人蹊径影响学生,而是“力主五代两宋法度精神,严矫乾嘉卑陋之弊”。在困苦的条件下,他明确要求学生为国画起衰振弊。1950年,贺师花甲之庆,几位日常相聚的同学,大家心情非常愉快,共约举觞祝寿。贺师每人酬以一画,题诗中谦虚地说:“何才何德堪相长,不尽惶惶抚厥身”,师生之间,是多么的尊敬和爱护啊!真是“人生难得是情亲”。

贺师在绘画的理论和艺能技法上,有他的独到之处,理论指导实践,实践中对传统要能入能出,从而溶化为自己的东西。贺师在任中国画会主任委员期间,主编了《画学月刊》、《国画月刊》、《中国现代名画汇刊》,自己并在报上发表了许多论画方面的文章。晚年又写了《学画山水过程自述》。六十年前,江小鹣先生看见贺师作论画的文字,曾经劝说:“你是画家,不应该兼做评画家,欧洲如法国等地艺术理论有艺术理论家,艺术有艺术家,你不要犯这个规。”但贺师认为不大合理,一个没有艺术修养与艺术习作经验的人,那里会晓得“个中甘苦”,“事非经过不知难”这句话是很不差的。否则,写出来的艺术评论,多少是“隔靴搔痒”。他是主张艺术理论家最好要由艺术家来做。他并且鼓励学生们必须理论与实践并重。他在数上黄山之后,研究了黄山画派和黄山,不能自己,在1957年写出了《黄山派和黄山》,其中得出了“石涛得黄山之灵,梅清得黄山之影,渐江得黄山之质”的概括论断。1961年又发表了《中国山水画的皴法美》等文章。

贺师在国画创作上主张质量与数量并重。他数十年如一日,勤奋不辍,对自己的创作要求很严格,从不自满。看到有些人作画只求数量,好象工厂里的产品那样,画品没有灵魂,艺术品的制造者不能相等于商品的生产。所以主张质量并重,创作与研究并进。曾提到他小时候孙云泉老先生常常对他说:你是用功的,但要防止动笔时不转念头,不用心思,画出来老是一个面貌,成为一种习气。老先生们称之谓“结壳”。他常要求学生们在作画时要自我意识到是否有“结壳”的倾向。不要自己以为成了风格,因为自己作品有了习气,他在欣赏别人的画时,也是喜欢这一种派头或习气的画,否则就不合自己的胃口。这就是创作中无意被“壳”束缚,必须要迅予破“壳”,来个解脱。所以在学画时,不论你是学古人或今人,或自学,都要随时研究我这样学的受益处和有害处。他说自己画了数十年的画,的确不知结了多少“壳”,摔了多少“壳”。而自己不能发觉已经结了“壳”,才真是可怜的。学传统的,要传统上开花而又加以消化。我们从他各个时期的作品加以比较,觉得贺师的作品时代感很强,紧跟时代,在韵律、风味、格调上随着时代都有变化,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贺师叮嘱对于“粗制滥造”的作风必须消除,同时,学画者要有自己的主张和目标,不能今天画这,明天画那;东学西学,好似“游魂”,以致最终变成“一技无成”,应加警惕。但学画的人,又不能为那一家那一派所束缚,应该要有自己创稿的本领,这就在多摹古人作品之外,还要向大自然学习,饱览饫看,造化在手,才有自由。否则变做“附影子”。他把“结壳”、“游魂”、“附影子”等弊病,视为创作中的障碍,必须突破障碍,方能前进。

贺师的画稿诗篇,紧随时代。上海在孤岛时期,四郊多垒,他自己认为画人的生活便是尼姑清苦寂寞的生活,那时,他借笔墨以写其抑郁之气。1946年抗战胜利后,不为物囿,心情舒畅,乃有《河山还我图》、《关山图》等伟丽精工的杰作。解放以后,环境和心情的变化,使他不仅要高唱“党怀宽若东西海,国计光同日月辉”、“快把艺能争上游”的歌声,获得了勇气和力量,创作了许多新作。继又在“岁岁东风日日喜,今年更好更精神。自然人事皆可喜,为君击拍且鼓唇,盲者明、睡者觉”的岁月里,以其深厚的笔墨基础,不顾一切地追求新的东西,追求反映新时代的东西。他画了水库、公路、汽车、电线、现代化的楼房,以及现实生活中的人物。一个从旧社会过来的老画家的这种表现过程是不简单的。在这伟大的时代,贺师学习得好,改造得好,创作得好,没有辜负时代的哺育。今天我们纪念贺师百岁诞辰,从游多年,百感交集,归结到一点,就是要学习他的砥砺自守,艰苦学习,热爱祖国,紧随时代,创作出有生命力的反映时代精神的作品。

(原载于《上海文史》,1991年第2期。)

作品欣赏
  • 伺牛图
    作品:伺牛图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51年 尺寸(cm):97.5×67.5
  • 秋林偶语
    作品:秋林偶语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39年 尺寸(cm):109.5×61
  • 莲花峰
    作品:莲花峰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57年 尺寸(cm):45.5×71
  • 黄山宾馆翠岚间
    作品:黄山宾馆翠岚间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57年 尺寸(cm):108×52
  • 虎头岩
    作品:虎头岩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57年 尺寸(cm):108.5×54
  • 行书宋人徐玑诗(局部)
    作品:行书宋人徐玑诗(局部)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61年 尺寸(cm):81×30
  • 行书宋人徐玑诗3
    作品:行书宋人徐玑诗3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61年 尺寸(cm):108×39.7
  • 行书宋人徐玑诗2
    作品:行书宋人徐玑诗2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61年 尺寸(cm):81×30
  • 行书宋人徐玑诗1
    作品:行书宋人徐玑诗1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61年 尺寸(cm):80.5×30.5
  • 行书毛泽东词2
    作品:行书毛泽东词2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65年 尺寸(cm):139×68.3
  • 行书毛泽东词1
    作品:行书毛泽东词1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65年 尺寸(cm):136×68
  • 此中另有一乾坤
    作品:此中另有一乾坤 作者:贺天健 年代:1943年 尺寸(cm):86.5×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