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樊少云(1885-1962)名浩霖,号昙叟。上海崇明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上海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会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
艺术历程
樊少云(1885-1962),名浩霖,晚岁号昙叟。上海崇明人。父樊子云,善画肖像,通音律。幼年随其父学习肖像画及琵琶,且学过油画。20岁后,拜名家陆恢为师,学山水花卉、人物,深入堂奥,得其真传。擅长山水,画多取恽寿平、王石谷笔趣,旁及华喦、原济,采其秀丽轻灵。后识收藏家庞莱臣,得见许多名家真迹,艺事突飞猛进,风格趋向朴茂。并擅长画云,动静舒卷,曲尽姿态。偶绘人物,近费丹旭,花卉亦妍雅。出版有《少云画谱》。雅好昆曲,随俞粟庐学昆曲,曾和俞振飞清唱《折柳阳关》。曾在苏州美专执教,1947年为上海美术馆筹备征集委员。解放后,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文史馆馆员、上海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会员。
评论文章
多才多艺的樊少云 — 瓜瓞

历来书画收藏家多以竞藏大名家的作品为荣。对此如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几可说是私人收藏的不足之处。在《启功书画集》出版座谈会上,傅熹年先生在发言中提到“‘书画鉴定’对一般收藏家来说,主要是判定真伪、好坏问题。但如从学术角度而言,则是解决书法史、绘画史的基本素材,探索发展规律,以便形成正确的艺术史的问题。”这段话用来观照以上提到的书画收藏中的现象,同样颇具意义。因为一部艺术史绝非仅为“董、巨、荆、关”等大家所能包罗。况且书画家的“名头”和作品诸种价值的大小,有些往往是随着时代而改变。如在晚清,比任伯年(颐)名头大的就有不少;当代著名画家黄秋园、陈子庄在生前名不见经传,此类例子还多得不胜枚举。因此,如能将收藏集赏鉴、投资、研究为一体的话,在收藏中应该视作品的艺术特色,及其在艺术史中应有的地位等来考虑取舍,这样才不失为书画收藏的明智之举。

在此例举一位在当今书画收藏界并不为人所重,而名载《中国美术辞典》的现代画家樊少云。不妨先照录所载其小传中有关绘画方面的文字,再就其中有关他的习艺师承、经历,并结合作品来对他的绘画特色略为谈一下。也许就不难看出像这一类画家的作品,也是值得收藏的。

樊少云(1885-1962)现代画家,音乐家,名浩霖,崇明(今属上海市)人。子云子,幼随父习肖像画及琵琶,二十岁后从陆恢学山水画。曾在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执教。建国后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画多取恽寿平、王翚笔趣,旁及原济和华,走秀丽轻灵一路。后纵观宋元明诸家真迹日多,画格开豁,风格趋向朴茂。江南景色中之翠堤新柳、烟雨江村、月夜归渔,为其常写之景。擅长画云。偶绘人物,近费丹旭,建国前作《钟馗捉鬼图》以讽世。花卉亦妍雅,用古法写生,有自然淳朴之趣。

从所引文字中可知,他习艺虽源自家传,但为了谋求发展,他年未弱冠,到苏州先以设画摊鬻画;后画名渐起,历任苏州草桥学堂、吴江女子学校、苏州美专诸校图画教职。民国初年,在苏州拜名画家陆廉夫为师专攻山水,艺益精进。曾与同门专攻花鸟的常熟陈迦庵(摩)为一时吴门艺苑比诸清初的王石谷与恽南田,画名益盛。嗣后大收藏家庞虚斋(莱臣)欲聘他为西席,但他婉辞而推荐其子伯炎任之。因而他将“虚斋”所藏历代名迹临摹研习,使他“画路开豁,风格趋向朴茂”。

在此从他作于1936年的《看雨看山还自得》来看,此图为墨笔雨景山水,笔墨坚实酣肆,浓淡疏密布置得当;无论阔笔挥洒,或草草点缀,均能将情景意态表现得神完气足,风格朴茂老成,深得明人沈石田(周)“粗沈”遗韵,显示出了他精湛的艺能。

诚然,综观他的画格,确以“走秀丽轻灵一路”为多又最见特色。如所见他七十七岁时为吴湖帆征集当代名家画迹所作《二十八将军印斋图》(横卷,1961年作),笔墨轻灵宕逸,情景幽雅动人。此图风格在应征名家萧俊贤、吴待秋、吴华源、冯超然、张大千、溥心畲、郑午昌、刘海粟、谢稚柳、朱屺瞻、陆俨少等二十四家中,也堪为独树一帜。

他的人物画,以戏曲(昆剧)人物最有特色。因他除了精于弹奏琵琶,谱曲外,又嗜昆曲。所作即以剧情为题材,意到笔随,形神兼致,委实不同凡响。至于他在音乐方面的造诣,郑逸梅先生在《樊少云艺术世家》一文中记之颇详,在此也就不作赘述了。总之,樊少云作为近现代画坛上一位知名画家,且其在艺术上也自具风貌,因此在现代绘画史中自然有其相应的地位。

樊少云:昆曲入画第一人 — 范敬宜

 

昆曲戏画《白兔记?出猎》

正当中国昆曲被宣布名列联合国“人类口头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榜首、昆曲欣逢又一春的时候,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已故老画家樊少云的昆曲画册。这无论是对画坛还是对曲坛,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樊少云先生(1885—1962),江苏崇明人,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蜚声上海画坛的名家,与吴湖帆、吴待秋、吴子深并称吴门画派四杰。同时,他又精于音律,昆曲、琵琶、古琴、箫笛无不当行出色,尤其对昆曲造诣很深,与昆曲大家俞振飞、吴曼公、倪传钰、张紫东、张充和等大师或著名曲家均为挚友。像这样的艺坛“多面手”,在中国画史上也是少见的。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六位子女也多继承父业,文坛名家郑逸梅先生曾为之撰文:《樊少云满门风雅》。

出于对昆曲的深厚感情,樊少云先生从40年代开始,以其笔墨作昆曲画册自娱。因为他对山水、人物、花鸟无不擅长,画来挥洒自如,自成一格。古往今来,善以诗境、词境入画的画家不少,也有以画京剧人物著名的,但是像樊少云先生那样专画昆曲意境的可谓绝无仅有。他的特点是专选昆曲中有代表性的剧目和情节。虽曰画戏,但不画舞台陈设,都为自然景色或平常室内外场景;人物不着戏装,不开脸谱;衣衫均求古朴,不事艳丽;画面大多以景为主。

昆曲戏画《西厢记?佳期》

如《西厢记?佳期》,主要画了花园的月色夜景,角色仅张生一人,在画面一角,烘托出曲文“彩云开,月明如水浸楼台……”《夜奔》则画足了漫天风雪、丛林山径和背景中草料场的烛天大火,而林冲只占景中一小角,使观者好像走进了《水浒》里描绘的那个境界。正如少云先生子女在画册后记中写的:“戏曲是把生活舞台化……而先严的画,则是把舞台上的戏,还成原来的景和人,在笔墨间绘出人情景象。

画家虽多,爱曲者亦多,然兼擅之者则不多;兼而擅之又如此画戏者,则恐前无古人,亦不知是否会有来者!”

我少年时代曾师从少云先生的哲嗣伯炎先生学画,亲睹少云先生沉醉于画曲时的情景,因此一直希望这批珍贵遗墨能够公开出版。但由于种种原因,直到现在才成为现实,从此空谷跫音长鸣岩壑,鲁殿灵光重现人间,肯定会大有益于艺林的推陈出新。

(摘自于《人民日报》,2008-10-24)

樊少云一门风雅 — 郑逸梅

樊少云先生是我的老师,也是吴湖帆、颜文樑的老师。可是湖帆的国画、文樑的西画,均负一时重望,我却一笔不能涂,一笔不能抹,甚矣我之为笨伯也。

《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列有樊浩霖的大名,《中国美术辞典》列有樊少云的大名,少云即浩霖的字。他是上海崇明人,崇明隔着海,海客谈瀛,因有古瀛之号。我在这儿,摘录《辞典》的介绍,作为一个轮廓吧!

樊少云,现代画家、音乐家,樊子云子。幼随父习肖像画及琵琶。二十岁后,从陆恢(廉夫)学山水画,曾在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执教。1950年后,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画取恽寿平、王石谷笔趣,旁及原济和华嵓秀丽轻灵一路。复纵观宋、元、明诸家真迹,画路益形开豁,风格趋向朴茂。江南景色中之翠堤新柳、烟雨江村、月夜归渔等,常点缀于缣素间,尤擅画云,极缥缈依茫之致。偶画人物,近费丹旭,绘《钟馗捉鬼图》以讽世。花卉亦妍雅可喜。崇明的《瀛洲古调》,有三十多个乐曲,一传海门沈肇洲,一传樊家,大套《淮阴平楚》,为樊家绝技,尚创作《云里雁》、《柳岸莺声》。

我和少云师既有师生关系,当然相知有素,足以叙述他的生平,但总觉得不够全面。好在少云师的哲嗣伯炎,现在上海,和我为师兄弟,有了咨询处,也就有恃无恐了。奈我年衰步蹇,杜门不出,伯炎多才多艺,什么学艺有关的会议,都邀他去参加并任顾问,忙不过来,不得已,由我委托学弟夏石庵约期和伯炎相晤,因二人均相稔熟,所居相去亦不算远,伯炎口述,石庵走笔,这样若干次,把记录交给我,经我删润和组织,也就掌握了相当资料,加之我原有所知益发赡足了。

少云师的尊人藻青,号紫云,一作志云,又作子云,崇明人。崇明环城仅九华里,城西有樊家弄,通往南街,称樊家老宅,南街的居舍,称为樊家新宅。清光绪十一年(1885),乙酉十二月九日,少云师即诞生于此。故居今尚存一部分,可供瞻仰。

子云早年在乡画喜神(为人画生时的神态,称为画喜神,这个名目宋代已有之)。他画得惟妙惟肖,生气勃然,颇得乡里称誉。画山水花卉,亦疏落有致,以家境清贫,兼给人家裱画,不论绫绢纸素,均能熨贴平复,装潢得体,借以挹注生活。与沈肇洲为莫逆交,业余都爱好琵琶,轻拢慢捻,具风绕指、月入怀之能事。子云的琵琶,传给两人,一施颂伯,颂伯东渡日本,日本人得其薪传,闻日方有《萨摩琵琶爱吟炼磨集》,为一曲谱,附《弹法图解》,那就不知是否渊源于颂伯了。少云师所藏明代琵琶,即颂伯家故物。别传一人为程士东。

少云师自幼丧母,赖姊扶养长大,姊名韵卿,为子云元配徐氏所生,少云师为续弦范氏所生,四岁丧母,惟长姊是依。姊嫁崇明西街之李永泰,李设李裕和茶食铺,为崇明名店。故少云师和李家颇多往还。少云师学画,即受之于父,又从伯父樊沛霖、樊雨之读经书,但读书时间不长。专事丹青传神,及琵琶演奏,以颖慧故,得窥堂奥。父以居乡闾,难于发展,即鼓励少云师出游四方,第一目的地为苏州。苦无亲故援引,不得已,在玄妙观前设一画摊,适显宦陈夔龙路经其地,见其画大为称赏,购数幅以去,因此少云师对于陈夔龙有知遇之恩,频频道述。

少云师以所教学校多,且学校分散各处,往往骑了毛驴赶课,驴儿有一劣性,喜靠墙而行,因此衣服被擦破了好多件。天下雪,不得不改乘轿子,一次轿夫被冰滑跌,轿子倾覆,他老人家堕在雪中,引为大苦。而所任的课,渐由其弟子颜文樑从他的父亲颜纯生学过中国画,此后少云师放弃西洋画,颜文樑放弃中国画,成为纯粹的专艺,的确是很有识见的。

他有时收购一些小骨董,作为清供。某次,又以较昂之价买一摆件,欣然携归,夫人龚榴仙,不以为然,喋喋有言,谓:“这些牢什子,饥不能为食,寒不能为衣,要它有什么用!”少云师很风趣地回答:“人们花了润金,来买我的画,不是同样没有用么!”又多嗜好,不论旱烟、板烟、卷烟、雪茄烟,吞吐为乐,当点染丹青,时常一支接一支不绝。酒量更洪,黄酒一顿可尽五六斤,喜饮张裕白兰地,浓度较高,致晚年病肺癌,不治死。

(摘自于《郑逸梅笔下的文化名人》,上海书画出版社2002年版。)

作品欣赏
  • 云山日出
    作品:云山日出 作者:樊少云 年代:1959年 尺寸(cm):230×96
  • 谿山雪霁
    作品:谿山雪霁 作者:樊少云 年代:1961年 尺寸(cm):80×31
  • 冲雪送粮图
    作品:冲雪送粮图 作者:樊少云 年代:1958年 尺寸(cm):1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