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王 褆(1880-1960)又名寿祺,字维季,号福厂、印奴、印佣、屈瓠、罗刹江民,斋名麇研斋。浙江杭州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
艺术历程
王福厂是(1880-1960),又名寿祺,字维季,号福庵、印奴、印佣,又号屈瓠,别署罗刹江民,斋名麇研斋。浙江杭州人。幼承家学,其父王同为晚清进士,善刻印,尤擅隶篆书法,偕其参与著书编纂事务,为金石书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少时,学过数学、木工程学,曾任教于钱塘学堂,后就职于沪杭铁路局。1904年,与丁辅之、吴隐、叶铭四人创议成立西泠印社。1920年,被北京政府聘请,任职于印铸局,并被“湖社”和故宫博物院聘为顾问,对清宫所藏书画器物精品,多所寓目,对铜器、印章、金石、拓本等文物常参与鉴定。北伐战争后,应聘任职于南京印铸局。 1926年辞官回沪,甘为布衣,乐于艺事。工篆、隶,得吴昌硕鼓励,另辟蹊径,专工小篆与金文。其篆工整规范,秀美遒劲,汉隶浑厚古朴,形成了雅隽怡静的独特风格,赵叔孺曾有“当前篆书无过福厂者”之誉评。所篆《说文部首》字帖是学篆极好的津梁。精篆刻,初受钟以敬影响,复宗“浙派”各家,后兼及皖,还兼取了晚周玺印及其他金石遗文,所作铁线篆印,章法妥贴精严,刀法凝练,淳朴茂密而不逾规矩。作品出版有《王褆篆书治家格言》、《咏怀诗墨遗迹》、《说文部首检异》等,著有《麇砚斋印存》及续集、《福庵藏印》、《石鼓文集联》和《武林丛话》。解放后,上海中国画院成立,被聘为画师。
评论文章
西泠印社创始人之王禔 —

王禔(1880-1960),原名寿祺,字维季,号福庵,七十岁后自号持默志人,又号屈瓢,别署罗刹江民。室名麋研斋。王禔出身名门,其祖父王言为嘉庆戊寅举人;其父王同,字同伯,号肖兰,晚号吕庐志人,同治丁卯举人,光绪丁丑进士,无意仕途而留心学术,以著书教育自娱,历任杭州书院院长,尤以紫阳书院为最久。

王禔幼小即随父在紫阳书院学习,耳濡目染,打下了深厚的学问根基。12岁即已弄翰、奏刀。光绪晚期进学为秀才,并任教于钱塘学堂。其时,印人因风相聚,遂与丁仁、叶铭、吴隐于光绪甲辰(1904)创议成立印社。“人以印集,社因地名”,就此西泠印社成立。“戊戌政变”后,西方新学输入,王禔曾学习于数学兼土木工程之类。1913年,辞去教职,就业于沪杭铁路局,与丁仁同事。隔年,转湘鄂铁路局,其时篆刻声名大躁于湘楚川汉间。1920年,因唐醉石之荐到北京,与唐氏一同供职于国民政府印筹局。“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印”及五院印筹,皆为王禔所篆。

北京当时为政治、文化中心,冠盖云集。王禔篆刻受到极大推崇,如陈宝琛、宝熙兄弟,溥氏兄弟,陈仲恕、叔通兄弟,罗振玉、马叔平等名流,皆为其文字至交。1924年,由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马叔平推荐,王禔参加了故宫博物院清点清宫文物的工作,为当时故宫的专门委员会15人委员之一。

北伐战争胜利后,王禔应南京政府聘请,任职印铸局技正。其时待遇虽好,但对宦游生活已无兴趣,他在一些所刻闲章中流露出这种感情。如取白香山句“秋月春风等闲度”入印,并于边款处跋曰:余股官白下,非我之志,年复一年,若被束缚,真如浔阳女儿,志大徒伤,因作此印以志恨。在南京任职两年后,1930年辞官回沪,定居于上海四明村,以艺自赡。建国后任上海画院画师

王禔书法颇有成就,尤精于篆隶。凡金文、碣、玉箸、秦权、汉碑额无不涉及,特别是小篆,结体典雅朴茂,用笔遒劲馨逸,其所篆《说文部目》向为行家肯定,是学习秦篆的极好津梁。其以小篆笔法写大篆书体,节涩不滑,刚柔相济,错落有致,别有一番韻味。王禔隶书取法汉碑,参以篆笔,故蚕头蓄敛,燕尾不露,苍古外观,隽秀内蕴,耐人寻味。

王禔篆刻,初从秦汉入手,旋深邃于浙派,兼及明清各家。前期创作面目众多,既有深厚苍劲如小松、曼生之作,又有稳健茂密如让翁,悲庵之趣。40岁以后,博采众长而逐渐形成自己的面貌,白文醇厚蕴藉,朱文秀逸圆劲,特别是铁线篆,凝练委婉如洛神临波,嫦娥御风,二十年代即名震京华,对后学之影响甚巨,至今学习者遍布海内外。

丁仁在《咏西泠印社同人诗》中赞其“运笔专研十四篇,莫将微技消前贤。好奇更有王都尉,中稳多从小印传”。现代诗人兼印人沈茹菘赞王禔曰:“工整庄严灿若花,文章如玉思无邪。端容振择江湖下,砥柱中流一大家”。

王禔为人虚怀若谷,家教有方。他过世后,家属体其爱社如家之意,将他的自用印及藏印356方于1964年赠送西泠印社以为社藏。

王福厂与余绍宋 —

余绍宋印王福厂 刻


偶然见到一幅拓片,是《重修西溪厉樊榭先生祠堂记》,撰文为杭州马叙伦,书丹为龙游余绍宋,篆额为杭州王礻是,刻碑是杭州吴福生。

看着这件王、余两大家合璧之作,不由得使我想起了他俩一段情深意切的往事来。

余绍宋(1883—1949),字越园,号寒柯,别署寒柯堂,浙江龙游县人。先生自辛亥革命后,步入司法界,历任外务部主事,浙江政法学校教务主任,众议院秘书,司法部检事、参事,司法部次长,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等职。先生从政之余,精研金石,尤工书画,平日不轻以片纸只字与人,然海内外方雅无不知其为一代巨擘。其书各体皆工,作行草,合山阴父子与章草法度为一,操纵精熟,深得皇索之遗。作画为写字,蹊径之外,气韵天成,人皆叹为妙契北苑,颉顽元季浙中三大家。

先生尝编杭州《东南日报》特种副刊《金石书画》,旨在“使古人精神所寄,渐以浸渍于人心,有所观摹,有所凭藉,庶足以发其兴趣,油然生敬爱故国之思,而乐于从事,以渐臻夫发扬光大之域”。可见先生戮力传播中华文化,弘扬国粹之用心良苦。《金石书画》自一九三四年九月十五日创刊,初为旬刊,自四十八期始改为半月刊,至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五日因国人抗战爆发而停刊,共出版了八十七期。

一九三○年十一月,王福厂虽还在南京国民政府印铸局任技正,但此时他已决意引退,一再递上辞呈,虽未获得批准,而其去志已坚。遂于该月中旬,将眷属悉数迁沪,静候开缺。福厂在作出对其来说实为“冒险”之举后,唯一担心的是寓居沪上其养家活口的笔墨营生如何,会不会成涸泽之鱼,陷入尴尬境地。然吉人自有天助。没想到迁沪第二日,邵裴子(长光,1884年生,1968年卒,19岁中举。工书法,能篆刻,精鉴别陶瓷等古文物。曾襄助陈汉第选辑《伏庐印谱》。)忽然光降,专程来为余越园求刻自用印十方。福厂喜出望外,谓之开张大利。遂稍事笔砚安顿,便立即刻起印来,不久便竣工交付。

从此以后,王、余便常有艺事上的合作与交往,前述《重修西溪厉樊榭先生祠堂记》便是合作完成于一九三二年八月。我所看到的由福厂所刻的越园自用印不止十方,也说明了这一点。

王福厂与他的金石至交 — 周建国

王礻是(1880—1960),初名寿祺,字维季,后更名礻是,号福厂、锄石农、微几、屈瓠、印佣、罗刹江民、石奴、福厂居士,晚号持默老人、持默居士。生于杭州一个世代书香之家,祖父王言是嘉戊寅恩科举人,父亲王同是光绪丁丑科进士。长兄王寿抟为光绪酉科举人,福厂在此环境熏陶下,自幼耳濡目染,浸淫于金石书刻之中。当时杭州地灵人杰,文人雅士因风相聚,恣意探讨金石书画,并谋结社广交同道,遂于1904年福厂与叶铭、丁仁、吴隐一同创议成立西泠印社——我国第一个研究金石书画的学术团体。

在此之前,王福厂尚未弱冠时结识了长其14岁的杭州金石书刻家钟以敬(1866—1917)。以敬字越生,一作裔申,号让先,别号窳龛、窳堪、家龛、似鸥、似鸥佚(逸)士、翼倩、烟梦、烟梦子、月身、柳浦遗民、柳浦闲鸥、秦望山樵等。祖上虽曾经商,但不经声色挥霍,坐吃山空,无处栖身,寄居古庙僧舍。因其少嗜金石,摩挲不倦,友朋劝其刻印以衣食。以敬通《说文》,工篆籀,学吴天发神谶文,苍劲有致;精刻竹,摹金文者更胜;善篆刻,法西泠浙派诸子,精整隽雅。在其留下的印作中,有宗陈鸿寿的如“福厂篆隶”,款曰:“仿曼生司马法,申。”有法赵之琛的如“邓杨伯仲”,款曰:“福厂四兄属仿补罗迦室法,甲辰正月上瀚以敬。”有拟赵之谦的如“嫌其铜臭”,款曰:“赵撝叔大令曾有此制,以敬为福厂仿之,壬寅三月十日。”数印均深得神似,故当时同道推为浙派巨擘。

钟以敬其时虽负盛名,但对后学的王福厂热情勉励,真情相待,遂结金石书刻忘年之交。在其刻的“庶有达者理而董之”一印的边款曰:“王子福厂嗜金石工篆分,而于猎碣尤得古奥之致。己酉孟春摘许书后序语属钟敬治印,……遂于溽暑中挥汗奏刀焉,既竟并刊原叙于石侧。……”近三百字的款识尤为精到,恰似秋堂转世。

世事艰难,谋生不易。钟以敬在给福厂信函中言:“去岁在沪,笔耕虽不逢年,尚可勉强溥衍。今春蹴觉萧条,迨入夏以后则寂寞不堪矣。……不得已于七月间作吴下之游,冀得砚田丰稔,一纾积困。无如此间,讲究金石者亦觉寥寥,铁笔一途,赏音绝少,且又乏人说项,遂致生涯冷淡,无以自存。……”“尊处为尚有续委之件可否假贷英帙四五枚,倘荷府兄济我燃眉,不胜感篆之至。”“如赐回信请寄苏城火神庙前征赏斋碑帖店下转交。”

同于长期穷困潦倒的生活,使钟以敬身心憔悴,过早地谢世,享年仅52年。在其所刻的“福厂书翰”一印之侧,王福厂补款曰:“越生社兄为刻此印未及署款已归道山,丁巳冬日福厂补记,时距公殁正一初祺矣。”又在其篆毕未刻的“麓山游客”一印的边跋上,福厂补曰:“越生为余篆此印,未及奏刀遽归道山,今于遗箧中检还亟刻成之,丁巳二月福厂记。”

钟以敬曾为王福厂刻印逾百纽,在福厂的《麋研斋印存》中,有4册皆为钟以敬给福厂所刻之印,可见当时印坛前辈对后学诲教不倦,后学对前辈谦逊敬重。福厂如此集众家之长,为日后成为印坛一代宗师奠定了基础。

王福厂金石书刻早年已闻名于东南一带,中年旅居长江中游,其书刻艺术又有新突破,求书乞刻者络绎不绝,声名大噪于湘楚川汉间,在此期间他与金石至交——唐醉石的友谊更为深厚。在醉石刻的“穷年弄笔衫袖乌”一印的石侧,福厂记曰:“甲子春,福厂自篆于燕,越六载,已巳醉石为刻成之。余与醉石初遇于杭,嗣会于湘,又聚于燕,今又来秣陵,皆朝夕弄笔为乐。”在醉石所刻的“王寿祺”一印的边跋上,记曰:“甲寅春,维季来湘,入夏适余因事赴杭未能畅舒怀抱。秋间返里与纵谈金石,晨夕无间颇极一时之乐,行将之汉索刻此印,即以志别,嘉平月望日醉石记于水月林东轩。”
醉石还善制印钮,两人兴致所至合刻一印,其乐融融。在“三缄其口学金人”一印的边款上,这样记着:“醉石制钮以赠福厂。甲寅十一月十有九日越一日,福厂醉石合作印面。”闭门造车,固步自封,皆是艺术创作之大忌。他俩常在一起探讨印艺,有时出一诗句,各自篆稿刻成后,放在一起细细琢磨其得失,遂使印风相互影响。如“胸有千秋恨古今”一印,福厂所刻与醉石所刻篆法刀法何其相似,英雄所见略同,真谓火功赤壁,一时瑜亮。福厂曾刻一印曰:“摘花销恨。”醉石拿来细品。此印原“花”字右边,“销”字左边皆粘边,醉石提议是否将“花”字上部和“销”字金旁中间一横离边。结果大妙,印面更显雍容大度。每忆及与福厂朝夕过从畅论金石,醉石留恋不已,其所刻的“家在西子湖畔”一印石侧记曰:“余作客西湖,壬子回湖。今福厂来属刻此印,怅触前游,何日能再于西泠桥畔寄我一廛,以遂此愿耶,乙卯九月朔醉石并记,时同在长少。”

1925年,福厂在北京臂遭电伤,数月后痊愈,醉石得知后好不欣喜,遂刻“真手不坏”一印以贺。福厂侧记曰:“余手触电大愈之后,醉石作此见贻。今栓视之未署款也,因补记之,乙亥春福厂。”福厂极为珍视这种友谊,更是悉心珍护那种艺术真心相待互相切磋的进取精神,在《麋研斋印存》中,有一册皆是醉石为福厂所作之印。

王福厂先生于1920年受聘于北京国民政印铸局为技正,入春进京。1924年年又应“清室善后委员会”(故宫博物院前身)之聘,出任该会古物陈列所鉴定委员,参与《金薤留珍》印谱钤拓之事。京城乃千年古都,当时虽帝制废除,共和方兴,然仍不失为政治文化这中心。清室遗老,文士骚客,学者藏家热衷于传统文化中的诗、书、画、印。福厂先生书印艺术早已有闻于江浙一带,中年后又旅居长江中游,其艺又有新突破,声名大噪于湘楚川汉间。故进京不久,便有声于京城艺坛,文人名流为之倾倒,求书求印,络绎不绝。就在这一时期,福厂先生与同乡伏庐先生结识,千印斋里,畅谈金石书画,遂成艺坛至交。1926年辑成的《伏庐藏印续集》扉页便是伏庐请福厂于京城所题。

1928年,因国民政府迁都南京,印铸局亦随之迁往,至1930年11月,福厂先生辞去印铸局工作,定居沪上以鬻书印为生。在此时期,两公鱼雁来频繁。伏庐在函中言:“与福厂同客燕京有年,每以所藏古印共欣赏,偶得佳石辄求治,无不应诚,两世石交也。今福厂南归已三年矣,回忆畴昔过从之乐,不可复得。”在福厂所给伏庐信中,常有“引领北望,无任依驰”,“遥想高斋闳敞,不禁神往久之,恨无两翅飞去,与公作十日之谭也”等语。除此还有论书说印,如“直生世兄明夏大婚,弟当篆庚子山春赋四幅为贺,傥能觅得山舟老人所书喜字以配尊藏横帧则更妙也”。“钱文僖咏竹诗句,此七字颇难安排,篆得两式请择而用之。此种印文全仗刀法,如心泉刻不好,不妨将石寄我,一为奏刀也”。伏庐常将平日精心搜集之古印印蜕寄予福厂,以飨同好。福厂答曰:“蒙赐印谱,摩挲累日,其中各印较前所更为精美,古缘不浅,惜弟无此眼福,不能登高斋而一一把玩之。”福厂先生尚有用历代名人名句为自己或给他人作岁辰纪年印:“余生四十有八年,发之短者日以白”(韩昌黎句),“四十九年穷不死”(苏东坡句),“僶俛六九年”(陶渊明句),“我年五十七,荣名得几许”(白香山句),“齿豁头童六十三”(张子和句)等。然此类佳句得之非易,福厂常征之伏庐:“公来岁五十八,纪年印有佳句否,请示知,弟当选石刻赠。”“今年纪年印迄未觅得佳句,白香山诗云,‘今年六十五’,此句太觉无味,不知邺架年鉴中别有佳句否,他书中或有者否,希示知,弟当备石刻充文房。”

伏庐先生于1938年秋定居沪上,两公卜居一地,过从更甚。于1939年辑成的《伏庐考藏玺印》便是在福厂四明村寓所内完成的,谱中邵长光序又是请福厂用八分书之。

1930年11月,王福厂虽还在南京国民政府印铸局任技正,但此时他已决意引退,一再递上辞呈,虽未获得批准,而其去志已坚。遂于该月中旬,将眷属悉数迁沪,静候开缺。福厂在作出对其来说实为“冒险”之举后,唯一担心的是寓居沪上后其养家活的笔墨营生如何,会不会成涸泽之鱼,陷入尴尬境地。然吉人自有天助。没想到迁沪次日,邵斐子(长光[1884—1968],19岁中举。工书法,能篆刻,精鉴别陶瓷等古文物。曾襄助陈汉第选辑《伏庐印谱》)忽然光降,专程来为余越园求该自用印十方。福厂喜出望外,谓之开张大利。遂稍事笔砚安顿,便立即刻起印来,不久便竣工交付。

从此以后,王、余便常有艺事上的合作与交往,前述《重修西溪厉樊榭先生祠堂记》便是合作完成于1932年8月。我所看到的由福厂所刻的越园自用印不止十方,也说明了这一点。此处所附的十方余氏自用印,不一定就是福厂为余氏首批刻治的。

(摘自《新美术》,2003年第1期。)

作品欣赏
  • 篆书七言联
    作品:篆书七言联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篆书毛泽东词
    作品:篆书毛泽东词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篆书节临邾公牼钟文
    作品:篆书节临邾公牼钟文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书贵瘦硬方通神
    作品:书贵瘦硬方通神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伤心人别有怀抱
    作品:伤心人别有怀抱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江阴谢善诒观
    作品:江阴谢善诒观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甲辰丁丑戊辰葵丑
    作品:甲辰丁丑戊辰葵丑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古杭王褆私印(放大)
    作品:古杭王褆私印(放大)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福庵书翰
    作品:福庵书翰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篆刻 蔡氏经籍金石书画之印(放大)
    作品:篆刻 蔡氏经籍金石书画之印(放大) 作者:王福厂 年代: 尺寸(cm):
  • 隶书毛泽东词
    作品:隶书毛泽东词 作者:王福厂 年代:1958年 尺寸(cm):1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