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张红薇(1878-1970)字德怡,号红薇老人。浙江温州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上海市文史馆馆员。
艺术历程
张红薇(1878-1970),女,字德怡,晚号红薇老人。浙江温州人。解放前,曾任广东洁芳女子师范学校校长、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讲师、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教授。抗战时,避乱入蜀,并先后在重庆中央图书馆和江苏同乡会偕甥郑曼青、次孙章钺举办“诗选楼三代画展”二次,颇受好评。1946年返沪后,于“中国画苑”举行画展,有作品百余件。曾加入“蜜蜂画社”,与郑午昌、吴青霞、李秋君、钱瘦铁等相互切磋。擅长花卉、翎毛、蔬果,法近恽南田、蒋廷锡,远宗五代徐熙、黄筌。笔致秀雅、设色妍丽,曾举行过多次画展。亦工诗,著有《夏仙馆诗钞》、《红薇吟馆诗集》等。《水仙山茶图》刊登于1947年《上海美术年鉴》。生前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协上海分会理事、上海文史馆馆员。
评论文章
“三绝”画家张红薇 — 郑金才

张光,字德怡,亦作静仪,晚号红薇老人。女史师从名家汪如渊,与蔡笑秋、鲁纹合称“同门三闺秀”,为吾温著名女画家。历任广东私立洁芳女子师范学堂校长,北京艺专、上海艺专、杭州国立艺专教授。桃李遍天下,画家吴冠中、朱德群皆为其杭州国立艺专学生。其甥郑曼青亦赖其全力栽培,郑曼青五绝等身,有“东方水墨大师”之誉。女史擅工笔花鸟,笔致秀雅,气韵生动,高古超逸。生平最得意之作为卷长三丈之《百花长卷》,历时三年始成。晚清民初各界名流多有题辞。此卷乃艺林瑰宝,外商欲高价相购,女史坚拒,云“吾敝帚自珍,宁愿留之后人,而不愿传于异域”。后于1955年捐献国家,陈毅曾亲笔复函嘉勉。

女史兼嗜临池真书,苍劲婀娜,师法禇河南,篆隶清严古朴。张光女史亦工诗,少时从兄朗西学诗,12岁时辄能诗画。后适瑞安名士章味三,夫唱妇和,真乃神仙佳侣。其诗工丽自然,出入义山、放翁间,蔡元培与其夫同年中试,情谊深厚,故呼其为“年嫂”,对其诗书画颇为推崇,曾多次为女史画作题诗,并为其诗集《红薇吟草》作序。称其诗“淳澹婉美,不矜奇,不立异。流行坎止,纯任天机”,题画诸篇“味淡境幽,是诗是画,殆不可分。超然慧观,于斯得之。”诗坛名宿钱名山亦在序中云:“集中有闲吟一绝云:‘连朝不雨花如渴,晓汲流泉为灌柯。忽觉满庭春泽足,盈阶细草际阳和。’元气淋漓,造化在手。”女史关心国事,喜阅各类报章,慷慨时事。尝以东瀛奇女子自许,有《游荷花庄有感赠蔡笑秋》四诗,今录一首,以见一斑。诗云:“时局弈棋哀国民,残山剩水亦精神。却将理想开天地,尚有桃源可避秦。”1903年,沙俄侵占东北三省,女史关心祖国危亡,于5月20日之《浙江潮》发表五首慷慨淋漓诗篇,一吐心声。其《题秋海棠补蟋蟀》云:“战事何年息,终输斗智工。数行爱国泪,化作满阶红。”《题黄白菊花》云:“篱落秋光爱晚香,感情无限寄缣缃。从来佳色都天演,黄种岂输白种良。”女史坚信中华民族能够屹立世界民族之林,“黄种岂输白种良”,豪情不让须眉。女史与秋瑾善,作有《秋瑾函促东渡不果往诗以答之》诗,诗云:“东国三千里,春风剑笈寒。他山希借境,怀宝莫轻干。阮子今绳法,祖生独挽澜。月明珠海阔,双泪沁红栏。”拳拳爱国心,读之一恸也。

张光女史诗书画倶佳,“三绝”等身。建国后被聘为上海文史馆馆员,复任上海画院画师,当享婆娑晚境,讵遭文革之劫,1970年12月病逝于沪上,享年九十有二。遗有《红薇诗草》《忘忧书屋诗钞》《红薇老人书画集》。

2008-4-25

红薇老人评传 — 包铭新

张光(1878-1870),字德怡,晚号红薇老人,浙江温州人。她自幼聪慧,从兄朗西学诗,师事汪如渊(香禅)习画。12岁时即能吟诗作画,是当地有名的才女。擅长画花卉、翎毛,近宗清代恽南田、蒋廷锡,远法五代的徐熙、黄筌。其作品笔致秀雅,设色妍丽,具有相当深厚之功夫。她亦工书法,篆隶严谨而古朴,但少为人知,留存也少。

与瑞安孝廉章味三结婚后,张光随夫宦游粤东,历经琼、崖、潮、梅诸州,饱鉴胜景,诗画俱进。20岁时,张光就担任广东省立女子师范和私立女子师范的监督,接受并传播维新思想。后章味三到北京任职,此时她已30多岁,为求以后能独立工作,毅然放弃安逸的生活,考入北京女子师范,继续深造。1929年2月,张光与黄宾虹、张大千、郑午昌、马公愚等名家一起受聘为上海美术专门学校教授。此外,她还曾执教于国立杭州艺专和北京艺术专科学校,担任教职历30载。民国17年(1929),大学院(教育部)聘她担任全国古今美术审查委员会委员。

张光擅作诗,工丽自然。著有《红薇吟草》、《忘忧书屋诗钞》、《红薇吟馆诗集》、《红薇老人书画集》等。章味三与蔡元培是科举时的同年,私交甚好。章味三任北京大学教务长时,蔡元培为校长。故蔡元培称张红薇为“年嫂”,并多次为她的画作题诗,曾为《红薇诗草》写序。

张光曾多次举行画展,颇受各界人士好评。其作品应德国柏林和美国芝加哥各大型画展陈列,得过一等奖。1936年10月,张光与郑曼青画展在南京展出。张光避乱蜀中时,两度与甥郑曼青及次孙章钺在重庆中央图书馆和江苏同乡会举办三代画展。1946年张光自渝返沪,同年在中国画苑举办画展。次年秋,张光举办个人画展。她亲自在展厅接待观众,和霭可亲,神采奕奕。

上海解放后,张光虽年逾古稀,仍孜孜于艺术。50年代,她被聘为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上海中国画院画师,并担任中国艺术家协会及上海分会理事。在上海历届画展中,都有作品参展。她平生得意之作是在广东旅居、历时三年完成的一幅长达三丈的《百花图》卷,描绘折技花卉百种,布局错落有致,设色淡雅清新。视为瑰宝,平常不轻易示人。每于举办画展时,始一悬挂,但不标价出售。红薇老人一生,历经战乱,藏书和藏画丢弃几尽。1955年,老人上书国务院,将珍存的《百花图》长卷献给国家。

(摘自包铭新《海上闺秀》,上海画报出版社2003年版。)

作品欣赏
  • 水仙
    作品:水仙 作者:张红薇 年代:1961年 尺寸(cm):103×34
  • 芍药
    作品:芍药 作者:张红薇 年代:20世纪60年代 尺寸(cm):11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