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长忆是江南 一体同观·沪苏美术交流季(2021)苏州国画院特展 上海巡展
2021年6月11日—2021年6月20日(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我的收藏
选择收藏分类

画师介绍
姚虞琴(1867-1961)名景瀛,字渔吟,晚年以字行。浙江杭县人。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
艺术历程

姚虞琴(1867-1961),名景瀛,字渔吟,晚年以字行。浙江杭县(今余杭)人。擅书法诗文、鉴赏。其画风秀逸婉丽,诗文独标新意。以写兰驰名江南,取法明人,上追元代赵孟頫、郑所南。晚年画梅,间作山水。精于鉴别,有“春申吴(湖帆)黄(葆戉)张(大壮)姚(虞琴)四大鉴定家”之说。有《珍帚斋诗稿》、《杨柳楼台》等著作问世。1991年,浙江余杭为他编印纪念集《画家姚虞琴》。生前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上海文史馆馆员。

评论文章
诗画见真情 — 王人梁

和朋友相约在地铁站见面,我到得早了些,于是走进旁边书店。见到一本由上海文史馆编辑的《翰苑吟丛》,便随手取来翻阅以消磨时光。书中选录上海文史馆建馆以来馆员的诗词,包括张元济、江翊云、吴湖帆、沈尹默、丰子恺、陈声聪、申石伽等名家的篇章,其开篇便收录了老馆员姚虞琴的诗作十几首,有与画友吴昌硕一起游玩的欢愉畅吟,也有战乱时“漫道谢王门第改,寻常百姓已无家”的苦难悲歌。字里行间流露出他在这乱世中,只能靠自己的一技之长卖画度日的无奈,以及一心要做个不顾俯仰浊世、坦坦荡荡的文人画家的坚持,看他的题画诗:“遁迹依空谷,春来开数丛。馨香羞自荐,宛转谢东风。”一个文人的傲骨跃然纸上。

姚虞琴先生(1866-1961),名景瀛,字虞琴,浙江杭州人,久居上海,为中国画院画师,上海文史馆馆员,自幼潜心习诗作画,精鉴藏,尤以写兰蜚声江南。所作取法明人,上追元人赵孟頫、郑所南,晚年亦偶画梅和山水,著诗文有《珍帚斋诗稿》行世。他与画家陈夔龙、程十发、陈祖香、吴昌硕等交往甚密,常聚会“海上题襟馆”,或挥毫论艺,或诗歌酬唱,并多次与吴昌硕同游超山,在宋梅亭留有题咏。遇有求其画变钱度日者,不避严寒酷暑,有求必应。1937年,浙江图书馆举办全省文献展览会,以清帝诏令焚禁之《明念赏先生手抄稿》《明山阴刘宗周订定稿》《查初白诗二册》《石门吕晚村留良诗稿》等家藏珍品参展,其中《吕留良诗稿》属海内孤本。同年,日寇侵沪,虞琴蓄须深居,卖画度日。画兰不带土,寓祖国沦陷之意。

我喜欢听前辈老人叙述文人墨客的逸事,特别是书画家的故事常能深深地吸引我。据说姚虞琴性情极为温和随意,喜欢结交朋友,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对求画者一般都慨然应允,有时还会高兴地说,其人喜欢我的书画,皆是和我有缘者,有缘应结缘。这令我对他坦荡的胸怀更增添了几分向往之情。

我藏有一幅姚虞琴所作的《兰花图》,是一位前辈画家匀我的,此画文人气逸,大块石旁,有几枝静静的兰花,极为幽静和谐,毫无火气。此画作于丙戌年(1946年),时值抗日战争结束不久,他的兰花终于不再无土无根,想来当时先生的心境也是平和的。每当夏日炎炎,我便将此画取出挂在墙上,屋子里便也产生一种清凉的感觉,清幽美景如在眼前,使人心生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无怪乎古人称,石为天地之肝胆,兰为花中之君子,君子与敢为者肝胆相照,各尽所能,一派祥和,与世无争。

2008年10月19日星期日新民晚报B10版

运河发现著名画家姚虞琴故居 — 贾晋妍、吕芹

近日,余杭区文物普查队在运河镇,发现了与齐白石并称“北齐南姚”的我国著名画家姚虞琴的故居。

据《浙江通志》载:姚虞琴(1867—1961),名瀛,字虞琴,号景瀛,仁和亭趾(今属余杭)人。自幼潜心习诗作画,精鉴藏,尤以写兰,蜚声江南。早年习科举未第,曾在湖北水泥厂、造币厂工作25年。1916年到上海公茂盐栈当协理,与画家陈夔龙、程十发、陈祖香、吴昌硕等交往甚密,常聚会“海上题襟馆”,或挥毫论艺,或诗歌酬唱。多次与吴昌硕同游超山,在宋梅亭留有题咏。1921年为扶持家乡蚕农,出资建造庆成茧行。每逢家乡荒年歉收,辄出资赈灾,施米、施药、施衣。有求画卖钱度日者,不避严寒酷暑,有求必应。1937年,浙江图书馆举办全省文献展览会,以清帝诏令焚禁之《明念赏先生手抄稿》、《明山阴刘宗周订定稿》、《查初白诗二册》、《石门吕晚村留良诗稿》等家藏珍品参展。《吕留良诗稿》属海内孤本。同年,日寇侵沪,虞琴蓄须深居,卖画度日。画兰不带土,寓祖国沦陷之意。有人欲请他出主杭县维持会,遭严词谢绝:“我是中国人,怎能为日本人效劳!”

新中国成立后,姚虞琴欣喜万分,将自己珍藏稀世墨宝王夫之《双鹤瑞舞赋》,交由陈叔通先生转献毛泽东主席。毛主席批示,珍藏国家博物馆。而后,作《十年颂》等多首诗词,歌颂社会主义祖国。1957年,杭县文化馆举办画展,以生平力作和所藏名画一箱,无偿献赠。历任上海画院画师、美协上海分会会员、上海文史馆馆员。1961年3月,终老上海寓所,归葬超山海云洞西侧。著有《珍帚斋诗画稿》、《海上题襟馆》、《杨柳楼台》等。

姚虞琴故居位于运河镇亭趾社区日晖路24、26号(原亭趾南街),建于清末民初。现存二开间,坐东朝西,二层单檐砖木结构,前檐柱上饰有人物、动物纹牛腿。

姚虞琴故居的发现对于研究著名画家姚虞琴先生的生平、事迹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

2008-10-29

 

寻访姚虞琴 — 李文

姚虞琴是谁?相信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谁。如果他还活着,今年刚好140岁,但时间老人将他止步于46年前——1961年。

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人们已经很难再想起他了——如果不是西街口那块三角地上有他老人家的坐像雕塑,相信亭趾镇上的人,也早已将他忘却。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极为普通的江南小镇,居然出了姚虞琴这位与国画大师齐白石齐名、有着“北齐南姚”之美誉的名画家!

为了生计,年纪轻轻的他就离开了家乡,辗转东北中原等地,最后定居上海。在从事盐业经营的同时,少年时代即对书画有着浓厚兴趣的他,很快与当时海派艺术界的名流交往甚密,著名的画家如:陈夔龙、程十发、陈祖香、唐云等,其中与吴昌硕情谊甚深。早年还与吴昌硕游超山,筑宋梅亭,预建墓室。难得的艺术氛围加上他本人的天赋和勤奋,姚虞琴的艺术才华很快表现出来。除作诗外,姚最擅画兰竹,取径明贤,上窥元人赵孟 、郑所南。所作兰竹,幽静秀润。我们在西街口的纪念亭周围的壁上,见到了姚虞琴创作的兰竹,只可惜雕刻粗陋,线条呆滞粗重,难以再现画家笔下轻灵洒脱及草草逸笔下流露出来的淡雅气息。尽管亭已建,像也立,可在这弹丸之地的小镇上,我们周转地问了好些老年人,得到的结果却都不知道姚虞琴是谁。

姚虞琴和他生活过的地方,今天竟然会真的不留一点痕迹了吗?我们心有不甘却又无奈之际,竟有意外之得:我们找到了这镇上最熟悉姚虞琴的人,他说他是姚的侄儿(可惜没敢冒昧问老人的姓名)。

老人今年八十,身材高大。闲聊中,我们知道他就是姚的堂侄。问及有关姚的情况,老人说姚很早就离开了家乡,所以知道的也不多。况且姚的妻子和惟一的儿子、媳妇,都死得比老人早。解放后,姚在老家的房产都归公家所有,文革期间,竟被拆得一点不剩。也许回忆让老人陡生出对同宗先人遭遇的感怀,年迈的他主动带我们去姚宅旧址。我们往东走了没多远,就来到现已荒废不用了的乡政府大楼,一条满是浮萍以及各种垃圾的水沟半环着几间破旧的平房,这就是姚宅的旧居。屋边稍见风景的,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但想来这也不可能是姚宅旧物。

告别了老人,坐在回去的车上,我的思绪仍停留在回亿中……岁月让人们陌生了这样一位难得的名画家。本来“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只可惜的是,超山海云洞前的姚墓,在文革中也被破坏,墓庐被挖,夷为平地……

城乡导报 2007年8月25日 第8版

清标典范 诗画裕后 — 王京盙

 

存亡三十载,事过悉成空。
不惜沾衣泪,并话一宵中。

韦应物的这首绝句,想不到道出了千年后的去年(1990年)6月10日,我随余杭政协诸公夜投“上海文艺会堂”,与李雪华同志同室共语时的襟怀。

此番沪上之行,我应余杭县政协之邀,为《画家姚虞琴》一书征稿,忆及往事,不由思绪万千,夜不能寐。

1947年,我奉丁师福保命,在沪筹办“上海贫儿工读院”,并奉命延请有“北齐南姚”之誉的姚虞琴先生为发起人之一。这是我认识姚先生之始。

其实姚先生是我的乡前辈。他庭生地余杭亭趾镇,原属杭县,所以他早年书画作品落款大都具“杭人”。他中晚年定居上海。当其未去上海前,常从亭趾来杭城清河坊方药雨所创之“豫和钱庄”(经理乃夏丏尊叔父,出纳主任刘子行乃收藏家葆珊先生尊公),与方学勤(光绪举人),经亭颐、夏丏尊等在内室吟诗唱和,合作书画。刘子行好庋时人书画,姚等惠赠甚多,惜均毁于抗日战火。

不久“上海贫儿工读院”在众多文艺界知名人士和商界钜子联合支助下,通过丰子恺先生,借用到江湾“立达学院”废址办起来了。董事长为周信芳女婿,南京东路“大观商场”总经理张中原。我每周数次前往与商院事。张能贾、能唱(骐派名票友)、能绘、又喜广交天下客,书画大家如唐云、江寒汀、张大壮等更是商场内室“樾荫轩”座上常客。姚先生住在新昌路,与“大观商场”仅百米之隔,可谓天天必到,我与姚先生见面机会亦相应增多。

我12岁在杭攻习书画篆刻,16岁涉猎书画鉴赏,恒为真膺困惑。19岁负笈上海,书刻转师王福庵,鉴定则无常师。抗战胜利后,我广交沪渎书画家,并耳闻春申有吴(湖帆)、黄(葆戉)、姚(虞琴)、张(大壮)四大鉴定家之说。吴、黄、张,我都有往还,独姚先生未及谒见。如今因办工读院,常获教于“樾荫轩”。亲炙机会多了,时间长了,闲好睹状,也就把我看成是姚先生未曾磕过头的弟子。同时,我也不知不觉地由喊“姚先生”为“姚师”了。

姚师随口讲的书画鉴定术,是从“三求”(真、精、新)到“三力”(眼力、财力、魄力)。又从“缴学费”(谑称。即开始收藏,因不懂而买进伪品,又不能退货,以致遭到经济上的损失),到“莫欺人”(即有一定鉴赏力了,则不能用欺骗手段,以真说假,买进便宜货)。其间更介绍了骨董商作伪手法种种,历代大家,尤其是比较常见的明清吴门画家、四大高僧、金陵八家、清初四王、扬州八怪、翁刘梁王、三任一赵的代笔人,作伪者,姚老对此均能一一道出,洞若观火。而对审纸、审印、审画风、审款式更作了详尽阐述。尤能面对真伪从多方面指出其所以然。

我曾得明陆俨山纸本自书诗卷(共700余字,全长九米),呈请姚师一审。姚师仅展阅数行,即说:“字画劲挺,转折流畅,运的是狼毫;色在不浓不淡间,用的是方于鲁墨。”当其读完全卷,又说:“整卷神完气足,不苟一笔,难能难能”。又说:“纸微黄,用的是明初佳宣。役此三宝,文裕公身为一国祭酒,詹事府詹事,当拥有此一切。同时,所钤皆其常用印,堪称无上好品”。后请吴湖帆先生评断,所论无异。二老精到,令人钦折。

后我又得清查士标纸本山水轴,虞师展至卷首留白处,即曰:“纸微灰,早先挂旧之物”。下见款字一半,即谓:“用墨浓枯而五色具,章法疏松,而遒劲见”。继即一展到底,又谓:“落笔无多,清气照人,的是佳品。”最后谓我曰:“孺子有眼不弱,可鉴常物也。”大壮先生闻我得查轴,索观,所言亦同。

姚师所庋书画珍品甚富。精妙绝伦者见日本版《唐宋元明四朝名画大观》(二厚册)。被选作品藏家为庞莱臣、狄平子、吴湖帆、吴待秋等。书签为当时我国驻日公使汪荣宝所题,扉页为日本公爵近已文磨题记,“内山书店”经销,影响至大。
姚师也是浙籍版本学家,古籍收藏家、和同享盛誉,又同客海上的“九峰草堂主人”王绶珊交谊甚笃。常为审版论书,久居其家穷数月而不归。

姚师早负诗画、鉴定、版本盛名于黄歇浦(即上海)。现年八十有六之杭州籍著名老画家申石伽先生,回忆其初至春申前夕,特专诚拜会其师王潜楼,请绍介上海艺坛名家,争得支持。王答:“杭州艺苑中人,初客上海,宜访乡前辈姚虞琴先生。”并即席修函让申携沪面尘。申访姚于新闸路新闸桥边“上海盐栈”。姚启王函阅毕,答明晚介绍时贤。申准时而往,姚俨然含笑中座,为介绍左右书画名家嘉兴籍郭兰祥,郭兰枝兄妹四人……。姚师为潜楼先生所重又若此。

杭州名教育家、小说家、光绪举人钟毓龙先生七十大寿,以四尺对开寿屏十条,每条20格,取义“双百”,盖并颂其夫人也。每格按年齿为序,请名书画家各写一寿字,下带款志印章以贺。姚师年最高,首条第一字即出其手。二百人中,有吴待秋、吴湖帆、马衡、马一浮、孙智敏、张宗祥、陈伯衡、高渔占、高野候、高络园、余绍宋、马叙伦、黄葆戉、沈尹默、郑石桥、褚乐三等,其见重又如此。

一日,“樾荫轩”来客有虞师、江寒汀,轩主张中原出一纸,请为合作。虞师年长,以兰叶着花开笔,江以斧劈石垫其下,张则细竹一杆,个叶两丛于石之上、兰之左。末央姚师持请陈夔龙端,姚笑受之。越二日即报,张大喜。是帧数年前张定居美国,犹携悬异国主壁,惠照给我,以显以喜。

姚师温文儒雅,和霭可亲,从不见其厉声愠容,且求者必应,其手迹留传沪杭两地特多,我叨为师生之谊,年有所索,姚师必报。积年累计有十五、十六幅,但大都为文革所夺,现仅存两件:一为贺我49年结婚,承赠丁字开竹石,并录明贤七绝一首题端;一为扇子,系与夏敬观合作。师绘双石一松,夏丈楷书旧句《庐山吟》。俱绝精好。本可入此册以飨读者,奈老屋拆迁,现正寄居他处,大小书箱三十余只,堆叠满壁,寻觅至难,怅憾特甚!

今名山水画家孔仲起先生孩提时,在其尊翁小瑜丈熏陶下,即喜弄笔挥染。一日,叨在父执之谊,大胆要求与前辈虞琴先生合作。先生频频颔首,欣然命笔。高仅愈桌之仲起,亦拈毫落墨。先生之爱幼若此,迄今仲起先生每一忆及,犹感德不已。

姚师三绝诗书画,爱及老中幼,言传身教,我感尤深。值此辞世三十周年际,必潮腾涌,卒成一绝:
旧迹依然三十秋,高年九五万人求。
不与同寅评得失,写来四友乐神州。


1991年1月20日于古荡秦望山麓灯下

原载于《画家姚虞琴》,余杭文选资料第六辑,1991年。

作品欣赏
  • 兰池清夏
    作品:兰池清夏 作者:姚虞琴 年代:1959年 尺寸(cm):139×35
  • 梅竹图
    作品:梅竹图 作者:姚虞琴 年代:1958年 尺寸(cm):102×34